2016年5月11日 星期三

AlphaGo特別座談會(4)



雷蒙:
看完第一、二局後就會發現AlphaGo是簡明的下法獲勝,因此從這裡就看出雙方的棋力差距。此外,如果換一位不同棋風的棋士去和AlphaGo下,又會變成甚麼樣子?我個人也很感興趣。說到這裡,我也聽說最近中國也開發出了很強的圍棋程式、而日本也有以打倒AlphaGo為目標所組成的「DeepZen」團隊。我也希望能和這些圍棋程式下下看。

大橋:
我覺得是佈局與大局觀相差很多人類才會輸掉的。

雷蒙:
而且是不知不覺之間形勢就被拉開了。

王:
其實我覺得如果人類能在中盤階段下得贏的話,即便是佈局階段也有機會不要讓電腦把形勢拉開差距才對。在佈局階段故意出奇招,反而導致不好的結果。

雷蒙:
我看起來李世石先生是非常僵硬、緊張的樣子。其實如果他能在佈局階段能下到平分秋色的形勢,AlphaGo不知道會下成甚麼樣子,也是我很感興趣的地方。

王:
此外,機器不會疲勞、也不會感情用事,更不會被前一天對局的輸贏或先入為主觀所牽動。這一點是機器的強項。而且它也不會拘泥於特殊盤面的變化。

大橋:
即便是職業棋士也常常會受到對手的影響呢。

王:
我們職業棋士偶爾也會在盤面爆發戰鬥時不做全局判斷就下下去呢。

大橋:
不知道Google公司今後會不會有和其他職業棋士對弈的計畫?好比說去找我們的井山裕太六冠(當時)或中國的柯潔九段?

雷蒙:
這就不知道了。我在現場聽到的消息是他們回到英國後,會花數週的時間討論,決定出下一步要怎麼做。這次的Google DeepMind挑戰賽的宣傳效果威力非常之大,所以他們也可能覺得這樣就夠了。如果他們決定今後要持續做下去的話,應該會想辦法克服第四局所出現的現象吧。如果是系統的缺陷,他們就會特別展示克服這些缺陷的成果才對。

王:
我也有同感。

大橋:
不知道在本雜誌發行之時是否會有新的發表出來啊?

雷蒙:
其實比起圍棋,AI對於包含動作的戰鬥遊戲更不擅長。所以聽說他們下一步會去挑戰StarCraft這個遊戲。

大橋:
這是他們認定已經打下了完全情報遊戲(在所有的意識決定點中,給予所有與現行狀態有關的資料來做判斷、類似圍棋或將棋之類的遊戲,或者是說遊戲進行過程中,所有資料=手數都不隱藏的遊戲)的意思嗎?

王:
不,只要AlphaGo仍然是使用蒙地卡羅法,就等於是將圍棋看成是不完全情報遊戲,這是我想強調之處。因為它絕對不是使用完全情報遊戲的方式來下棋。所以說他們已經是打下了完全情報遊戲的說法,我覺得是要加上問號的。

大橋:
我更在意的是以職業棋士的眼光來看,AlphaGo的棋力到底有多高?此外,今後隨著人工智能的發展,我們人類棋士的棋士是否能更上層樓也是我很感興趣之處。據說藤澤秀行老師曾經說過假設圍棋的全部變化是一百的話,他只懂五到六的程度而已,不知道AlphaGo又能懂到怎樣的程度?

雷蒙:
看到第二局那種對四線之子肩衝的棋後(前述圖B),就會有「啊,原來下那樣的棋也很棒」的感覺~~~一種好像從過去的常識中解放出來的心情。那手棋看起來就像是可以改變圍棋下法的引爆劑啊。

大橋:
在現場,雷蒙先生曾說過:「AlphaGo可能會像本因坊道策、吳清源九段一樣,引起圍棋思考方式的革命」呢。說不定真的會變成這樣喔。

王:
我也覺得會像麥可先生所說的一樣解放出來而變得心情輕鬆呢。不過我本來就是喜歡輕鬆下的人,所以搞不好受到的影響也比較少哩(笑)。只不過,從棋力增強的角度來看,可能是否定的喔。畢竟從原本100中明白5進步到5.1,其實並不能算是有甚麼很大的進步。就結果來看,雖說吳清源老師的確是在棋盤上引起了新革命沒錯,但如果要拿他和本因坊道策或秀策相比誰比較強,則又是另當別論了。畢竟就算是引起了革命,也不知道是否能使棋力向上提升呢。

大橋:
我還想再多看到一些AlphaGo的棋譜啊。因為我覺得它會帶給圍棋界好的改變。今天就謝謝大家。

王、雷蒙:
謝謝。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