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4日 星期一

同時與230人對戰的棋士(2)


「你絕對不可能當上職業棋士」

昭和30年(1955年),他從高中肄業,以17歲的年齡去到了東京。這是為了參加成為院生(日本棋院培養職業棋士的學習生)的考試。現在的話,院生制度是必須在十四歲以下才能參加考試。雖說當時的規則比較鬆一些,但17歲才來加入必須在18歲以前畢業的院生,可說是不論誰聽到都會覺得太遲了呢。

「當時的院生導師杉內雅男老師甚至跟我說:『你就只有一次機會,實力也沒甚麼可看之處,我看你還是回老家去吧』。但我來到東京前,鄉親父老才幫我辦過餞別會、又是這麼的支持我,可不能這麼簡單就回去。總算是再三拜託下,老師才幫我安排了下測試棋的機會。」

和我下測試棋的對手是當時在當院生、雖然還是小孩卻有參加成人比賽奪冠實力的小西泰三八段。另一方面,白江先生才不過是石川縣排名第五左右的棋力。

「大家都沒想過我會贏吧。不過,我卻來了個幸運一擊(笑)。基本上形式上就是我贏了,因此總算讓我成為了院生。就連杉內老師,也覺得反正我只有一年而已,應該很快就會出去了,就允許我留了下來。雖然老師說我『絕對不可能成為職業棋士』,這讓我很不甘心反而成為刺激我上進的好事。」

如果是說成至少還有一點可能性,可能就會讓人放鬆大意。但如果是說成毫無可能性的話,反而就會讓白江少年產生某種決意。一年的時間很短,如果被人家說是絕對不可能成為職業棋士,就只能用這些時間好好努力下去了。

「當時我大概一天研究圍棋十小時左右吧?在我居住處,也都是完全投入在圍棋研究中。常常發現自己已經在棋盤上睡著了呢。當時我去神保町(譯註:有名的日本古書店街),會用少少的零用錢,去買圍棋全集來擺。當時除了睡覺以外,幾乎都泡在圍棋之中呢」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