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3日 星期四

謝依旻專訪~專屬我的東京



圍棋棋士謝依旻小姐 回到自己十二歲的神樂坂

採訪編輯:庄司哲也 2016/3/2

我出生於台灣中北部、農業興盛的苗栗縣苗栗市。五歲的時候,一起去上哥哥參加的圍棋教室而開始學習圍棋。接下來,我就一直「泡」在圍棋之中,並且開始以成為職業棋士為目標,給人有沒有一天不想著圍棋的感覺。我是從十二歲開始獨自一人住在東京。當時的台灣,在棒球上有王貞治、圍棋上有林海峰名譽天元,都是台灣人的國民英雄。因此如果想要職業圍棋棋士為目標的話,來到日本打拼是非常自然的趨勢。

在東京生活的一開始,是由我父母輪流來陪伴照顧,但之後就是一直一個人住。也許一個才十二歲的小女孩就要獨自在異國生活這件事會讓大家很驚訝,不過其實我七歲的時候,就已經有一年三、四次一個人去韓國首爾、住在當地兩週學習圍棋的生活經驗,所以獨自住在東京,其實也是很理所當然的感覺。

還住在台灣時,我對東京的印象就是個漫畫與卡通的世界。這是因為當時在台灣我看的就是「美少女戰士」或「名偵探柯南」等卡通的關係。而帶給我影響最大的漫畫還是「光之碁(棋靈王/棋魂)」。當我第一次親眼看到漫畫中所描繪的日本棋院東京本院時,才知道原來漫畫畫得都是真實的場景,更加讓我印象深刻。

我在東京的生活是從神樂坂開始的。那裏有個從JR飯田橋車站開始算、沿著緩緩的斜坡而上、離車站很近的繁華街道,但其實我住的地方離街上還要更上去。我住的附近有供奉出世稻荷等神明的赤城神社,是比較偏安靜沉穩氣氛的環境。當初只是單純因為離日本棋院很近的關係而挑選這個地點,但是直到現在我都很喜歡這個地方。也曾經有一度從神樂坂搬去了墨田區附近,但結果現在又住回了神樂坂附近。

只不過,我最前面的兩年住的是一間不知道算不算是公寓的房間,那裏簡單來說就是有點破破爛爛。我想那棟房子的屋齡至少在30年以上了吧。我是住在這棟四樓建築的最上層,但平常並沒有電梯可搭。偶爾還會有蟑螂跑出來,甚至在聽到天花板出現「嘎、嘎」聲響時把天花板抬開來看,也會看到老鼠在啃建築的樣子。

而那時我也沒有甚麼錢,所以平常也不搭電車,而是從飯田橋沿著河堤走到日本棋院。而擠出來的錢則是拿去買國際電話卡,常常打回去給在台灣的母親。畢竟我還是會覺得很寂寞。

而當時我也只會說「您好」這種打招呼程度的日語,而且就算持續在異國生活,也無法保證一定能考上職業棋士。我想當時的心情應該是不安大於期待吧。不過,現在回想起來,那樣的生活也帶給我非常貴重的經驗。於是現在我住在東京的生活已經比台灣的生活還要長了。大概就是「故鄉是苗栗市、據點是東京」的感覺吧。

我在十四歲達成了成為職業棋士的目標,之後也陸陸續續獲得了頭銜。如果要我以職業棋士的眼光來談論東京這座城市,會覺得它既是個會累積壓力的場所,也是可以解消壓力的場所。所謂的累積壓力,主要是指我對局的地方。另一方面,當我想要轉換心情時,也一定能找到不管甚麼都有的最佳場所。當我集中於觀看電影與連續劇時,圍棋就會自然從腦中離開。因為我也很喜歡活動身體,有時也會在皇居周圍慢跑、也會去上嘻哈舞的課。

我也很喜歡神社與寺廟。除了附近的赤城神社外,我也會去明治神宮或是淺草寺。雖然台灣也有很多寺廟,但日本的寺廟比較能讓我心情平靜。在對局的前一天去寺廟參拜的話,我都會雙手合什,在心中告訴自己「明天要好好加油」。

當對局結束後,為了避免人潮擁擠的問題,我現在也是常常不搭電車走路回家。而現在每當我爬著一直持續觀看的神樂坂坡道時,也總是會喚起我向上爬往成為職業棋士目標的十幾歲時代的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