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7日 星期四

回憶吳大師(2)


譯自:讀賣新聞2015年3月10日記事

(二)一再反覆閱讀的著作,是我的寶物

文:牛力力女士

吳清源老師對於所有喜愛圍棋的人來說,就等於是棋神一樣。而在中國黑龍江省長大的我,則是在中學三年級時和圍棋相遇,甚至因此退出了原來所屬的桌球隊,可說是完全被圍棋的魅力迷住。而當時我第一本拿到的圍棋書,就是吳老師的作品。其中有黑棋佈局、白棋佈局、定石要領等為題的一系列五部書。

在當時的中國,從棋盤、棋子到圍棋書,都屬於非常貴重的東西。因此我可是一讀再讀,甚至都看到破破爛爛了,但這些都是我最重要的寶物。

吳老師在戰後首次回到中國來,是1985年的事。那時他出現在中國圍棋的全國團體賽現場,正準備題寫「四方風動」的書法時,我就在旁邊偷偷看著。當時我簡直就像是抱持著如同詩經「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一樣的心境,來拜見這位偉人。這就是我和吳老師的首次相遇。

到了1989年,我去到了日本。而到了1993年5月,我和芮迺偉女士等三位中國女性棋士一起第一次去拜訪吳老師當時在東京四谷的家。而吳老師給了我們每人一張他親筆寫的棋譜,還分別跟我們解說了這些棋譜的內容。這一天的回憶對我來說就像昨天才發生一樣。可說是和崇拜的吳老師一起相處、充滿感動的一天。

之後,我成了吳老師的助手,幫他完成報紙、雜誌、單行本、錄影講座等各式各樣的工作,不知不覺就過了二十多年。這些和吳老師一起過的日子,可說是我生涯中學到最多的珍貴幸福時間啊。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