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8日 星期一

中部雙星專訪(2) 完


井山六冠

採訪:
說到圍棋界最關心的事情,應該就是井山六冠是否能達成七冠挑戰了。伊田先生,您會希望井山先生成為十段的挑戰者嗎?

伊田:
我雖然不希望,但已經有所覺悟。

王:
如果真的是井山先生挑戰的話,我會替伊田先生加油。至於要我問誰會贏的話,畢竟井山先生也會看週刊棋,這裡我就先不予置評好了(笑)。

採訪:
前年伊田先生和井山先生下本因坊挑戰賽時,有何感想?

伊田:
他細算的正確性非常了不起,往往覺得應該不會死的棋,他卻跑來追殺,表示他都已經算清了。雖然覺得他細算的量和我們沒有甚麼差別,但正確性卻是完全不同。

採訪:
本來殺龍是伊田先生的世界呢。

伊田:
以前我是只做詰棋,自然就會很喜歡殺龍。在我剛成為職業棋士時,也都是靠吃龍取得勝利,但漸漸就變得殺不到了。職業棋士的龍很難殺,勉強去殺時失敗,地就不夠了。因此我現在就變得非常安分了(笑)。

採訪:
王小姐有和父親王立誠九段下很多棋嗎?

王:
父親在我院生時代常常指導我,最先是跟我分先下,但我不記得有贏過,因為他一點都不會放水。現在我回家也常會和父親聊天,講講最近下棋的內容、或者是成為話題的定石。雖然他也有教我一些關於面對勝負的心態,但我沒有做筆記記下來,所以馬上就忘記了(笑)。

海外

採訪:
伊田先生很常出國呢。

伊田:
第一次參加國際賽的本賽是四年前的事了。大約是入段左右時去中國集訓,發現身邊的人年紀大半都比我小,特別感受到中國棋士層非常厚。那時我遇到的那些選手,現在很多都已經站在棋界的頂端水準了。

採訪:
您覺得現在誰是世界第一?

伊田:
應該是柯潔吧。

採訪:
井山先生呢?

伊田:
應該在十名前後,絕對在二十名之內。

採訪:
伊田先生自己呢?

伊田:
我想我大概在一百名左右吧。

採訪:
覺得日本的棋和海外有何差別?

王:
海外的棋比較激烈。

伊田:
就算是日本,也有像余正麒君(七段)這種比較日本風格的棋、與許家元君(三段)或姚智騰君(二段)等獨特且會下在意想不到地方的棋。而就算是海外,韓國棋士的棋是比較沉穩一點,而中國棋是的話則是有非常激烈的棋風,也有下得非常厚的人。

採訪:
那他們的練習量與方法又是如何?

伊田:
我聽說中韓的練習量非常大。我也曾問過李世石(九段)老師,他說日本是以研究佈局為主,但他們會對決定勝負處進行徹底的研究。李世石老師也會一個人研究好幾個小時。因此我也開始反省自己輸掉的場面。不過,最近我覺得日本的棋也能在世界賽中一較長短了。海外的女子棋士雖然很強,但我覺得日本女生也不會輸給她們。因此,希望王小姐接下來也能在世界賽中多加油。

王:
謝謝。

成功的關鍵

採訪:
您覺得職業棋士要能成功所需要的天分、努力、運氣等條件中最重要的是甚麼?

伊田:
當然,天份與努力是必要的,但在那之上能決定出頭的運氣也非常重要。運氣所占的比率可能非常大。

採訪:
那您怎麼看只挑選有天分的小孩實施集訓培育的中國英才教育呢?

伊田:
這是因為在中國有天份而努力學習是理所當然之事。而這裡面也還是只有贏出頭的人才能參加比賽。換句話說,就是結果代表一切。如果自己從小就去中國的話會怎麼樣?是否能耐得住這種整天都泡在圍棋裡面的日子?有可能是變得更強,也有可能是受到挫折而變得討厭圍棋。

王:
伊田先生在形勢有利之時,會用怎樣的心態去面對?因為我逆轉輸掉的棋很多,所以想要請教一下...。

伊田:
最近有腦科學的專家來替國家集訓隊的成員上課。他跟我們說當大腦意識到會贏時就會停止思考,因此直到真正決定勝負為止、千萬甚麼都別亂想去下棋比較好。不過我自己最近也才歷經過很糟的逆轉敗,實在也不好意思說別人就是了。

採訪:
最後,想請教兩位未來的目標。

伊田:
首先是衛冕十段。在那之上,是能在國際賽中活躍。另外就是盡量將日本的棋力水準再提高起來。

王:
因為拿下了頭銜而使得可以參加的棋賽變多,所以我得更加努力。然後,希望自己的棋力能更進步,希望能成為參加更上層棋賽的棋士。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