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4日 星期四

見證忠臣藏?


[譯者前言]

除了本能寺之變外,圍棋界的本因坊家可能還見證了另外一件日本史上的重大仇殺事件....

譯自:每日新聞

新年剛開始沒多久的1月18日,在前一天晚上下雪還留下的冰凍寒冷中,在東京巢鴨附近的本妙寺舉行了秀哉的忌典。負責主祭的則是正邁向稱霸七冠之路的井山裕太本因坊。而他以異於平日的莊嚴表情,在秀哉的墓前合掌祭祀。雖然接受山下敬吾九段挑戰的棋聖七局挑戰賽已經開始,但對於冠上了本因坊頭銜者來說,秀哉忌才是一年起始的大事。而順利完成這個重要任務的井山以嚴肅認真的神情說:我祈求今年這一年中都能下出內容良好的棋局。就像我平常說的一樣,我會一局一局努力地去下下去。

如果說京都的寂光寺是本因坊輩出之地,則東京的本妙寺就是本因坊完結之地。在歷代世襲制的本因坊中,第一世算砂到第三世道悅是葬於寂光寺、而第四代道策開始到第二十一世道策為止是於本妙寺永眠。

本因坊家是在德川家康時代接受幕府聘用,獲得了50石、10扶持的待遇。但從京都移去江戶(東京)的生活卻充滿了謎團。能夠解開這些謎團的一部分關鍵就在東京的兩國。

從JR兩國站往回向院方向步行約五分鐘,會在一排公寓並立的街角看到「本因坊宅邸遺址(本因坊屋敷跡,住址為墨田區兩國3-5-7)」的小小立牌。此處就是以前本因坊家建構據點之處。

告訴我們這些事的,是立正大學的兼任講師高尾善希(42)先生。他的專攻領域是江戶時代後期的民眾史,但他笑著說:「其實我弟弟正是前本因坊高尾紳路,有了這樣的緣故,我就去調查看看了」。

高尾老師根據許許多多的資料中提及的部分判斷,本因坊家在江戶幕府時代拜領的土地是大約長方形三百坪左右的地。其中有約130坪是當做居住空間使用,剩下來的部分則是出租給武士居住的長屋(類似集合住宅)。這塊土地是在現在被尊為棋聖的道策時代的元祿元年(1688年)拜領的。在此之後就成為直到江戶幕府末期為止的本因坊門派的總部,並且造就了歷代本因坊的出現。

其實就在距離此處不過幾十公尺的地方,就是以忠臣藏故事著名的吉良上野介宅邸。而赤穗浪士攻入此處報仇的時間是元祿15年(1703年)的12月15日,此時相當於五世本因坊道知的時代。

「因為只有這一點距離,所以可以充分懷疑當時的本因坊是第一時間目睹這一報仇事件才對」。

高尾老師的這個想像可是輕輕越過了三百年的歷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