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8日 星期四

有點讚的圍棋故事(19)


敬畏的小林光一(上)

譯自「NHK圍棋講座」2016年01月號 「有點讚的圍棋故事」(ちょっといい碁の話)

---By二十五世本因坊趙魔鬼治勳

===

這幾個月來,我都在說小林家的故事。不知大家是否有點膩了?(笑)

不過,從小林禮子女士(七段.1996年過世)開始、說到了張栩(九段)、泉美(六段)夫妻的話,當然不能放過以下這個人不管囉。因此這一期還是要請小林光一先生(名譽棋聖、名譽名人、名譽碁聖)登場了。

我和光一先生的過往,我有許許多多、各式各樣的東西想寫,不過不知道這些東西是否是大家期待的呢?總之,先從我和他相識之時開始寫好了。

我和光一先生是同門。都在木谷實(九段)老師門下切磋琢磨。不過,我是在六歲就來到日本,因此那麼久以前的事,我幾乎都不記得了。

光一先生則是比我大四歲,但他終於來到木谷老師這裡卻比我晚。我是昭和37年(1962年)夏天入門的,他的話應該是昭和40年(1965年)春天吧?老實說當時的事情,我完全都記不得了,倒是光一先生似乎說過我們相識的情形是:「當時木谷老師家中有個腰間掛著玩具手槍玩耍的小孩子,在房間或走廊之間跑來跑去。我直覺以為這大概是附近的小孩混進來玩吧?」(參見:小林光一的回憶),好像就是八歲的我的樣子(笑)。當時我心裡就只有在想該怎麼任性放縱去玩而已呢。

但棋力的話是我比較強。雖說小林先生當時是被稱為北海道旭川培育出來的天才兒童,但以職業棋士為目標來到東京學習的小林先生發現我比較強似乎是相當震撼的樣子。關於這個部分也很遺憾,我也沒有任何記憶了。

但是,在那之後,我們兩人過的可是完全對照的生活。小林先生是把輸給比較年幼的我當作奮發圖強的動力,徹底的努力學習。而我則完全相反,總之就是拼命的玩。小孩的話,當然是越用功進步就會越快。對於我倆棋力的差距,就可以明顯從升上職業初段時間的表現出來。光一先生是昭和42年(1967年,入門後兩年)入段,而我還要等到一年之後。

在我們相遇之時,搞不好我是天才而他是鈍才。明明是這樣,結果他卻在不知不覺之間超越了我。雖然有人說,我和他的競爭對手心態是從入段左右的時期才萌芽的,但這樣講恐怕是未必。

至少,他有一件在我心中留下強烈印的事情。就算是當時吊兒啷噹的我,也因為這件事不得不強烈地意識小林先生起來。

這件事我記得是他母親過世時發生的。這個消息當時是從他北海道老家通知到木谷道場的。對小孩子來說,母親是最重要、最親近的家人。當小孩發生了甚麼問題而哭起來時,不會叫「爸爸~」,而總是會叫著「媽媽~」不是嗎?對身為父親的人來說,有點不甘心就是了。

此刻大家覺得光一少年會有怎樣的反應?一般來說,是會大哭大叫起來吧。但是他卻只是一直對著棋盤打譜而已。大家相信嗎?他真的就是確實跪坐著,默默地把棋子擺到棋盤上。這個身影,直到現在都還深深烙在我眼裡。我看到他強忍著眼淚打譜的樣子,心裏想著:這傢伙到底是甚麼人啊?!這並不是尊敬,而是對這位不知是何方神聖的人所產生的敬畏心吧?我都還記得當時心中湧現這種感覺的樣子。

我覺得這才是小林光一.趙治勳開始競爭的原點。明明母親過世了,他是為了甚麼、又是用怎樣的心情對著棋盤打譜的啊?甚至令人想問:現在有必要打譜嗎?為什麼他可以做到這種程度?...。難道他是用專心用功來表達對亡母的思念嗎?總之,這只能讓我覺得不可思議。恐怕從這時起我才真正意識到小林光一這位棋士的存在吧。(待續)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