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日 星期一

吳清源-江崎誠致(39)


在經過這些風風雨雨後,大勢也是朝實現十局賽對決方向傾斜之中,藤澤也將自己逼上了毫無可退之路。不,甚至可說是他也不得不被逼上這條路。在吳清源升降十局賽中,對木谷之戰性格上是純粹的實力之爭;相較起來,對藤澤之戰是除了實力之爭外,還加入了四周而來的雜音,變成了散布著不穩氣氛的結果。
打開當時的雜誌來看,就會看到很多的執筆者,其文字中紛紛給予藤澤相當沉重的壓力。其中大部分大多是抱持著善意沒錯,卻反而更增加了這沉重的壓力,毫無疑問地加到了藤澤之肩上。以下我就直接引用一篇原文出來給大家看看:

「藤澤在宿命上有個加諸其身上的最大義務,就是打倒吳清源。這並不是他喜歡或不喜歡的問題,而是他必須背負的十字架...。或者,就算是有許多對他的天分抱持疑問之看法,只要他能一腳踢倒了命運的大敵吳清源,毫無疑問地可將這些惡評一舉打的煙消雲散。相反地,要是他在對吳清源之戰敗下陣來,則他至今為止努力所建立起來的地位或過去的光輝紀錄,都會失去光彩。」

以上這段,是藤澤在對吳清源的十局賽即將開賽前,在「棋道」雜誌上刊登出來、獨眼流先生所寫的「藤澤庫之助論」中之一節。大致上像這種口吻的加油文章,也在當時的圍棋雜誌中氾濫著。雖然不能說這是在倡言勝負師的最大恩惠,但在爭棋性格也該近代化的時勢中,這些文章不知不覺地生出了一種大時代的氣氛,逼得不論藤澤喜不喜歡,都得在此一戰中賭上了自己的棋士生命。

於是從昭和26年(1951年)起到27年(1952年)之間,這場吸引天下目光的第二次吳清源.藤澤庫之助升降十局賽,最後是以二勝六敗一和的成績讓藤澤被降級到了半先(戰前藤澤被讓先的十局賽是算成第一次十局賽)。藤澤毫不遲疑地再度挑戰十局賽,結果在昭和27年接著舉行的第三次升降十局賽中,成績更加惡劣,以一勝五敗的成績,從半先又被降到了讓先的局差。

在當時只有這兩位九段之間舉行的十局賽,結果竟然是這樣的成績,則吳清源的棋力強大,可以說幾乎就是以被神格化的型態,理所當然地深深烙入一般大眾的記憶之中。不過,這兩場爭棋,也和對木谷的十局賽一樣,並不像實際顯現出來的壓倒成績那樣,其實吳清源並不是那麼簡簡單單地降伏藤澤的。特別是在第二次十局賽中,吳清源也有很多只要錯了一步,就會陷入明暗轉變的危機之中。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