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8日 星期五

吳清源-江崎誠致(33)


後來自稱為璽光尊,成為璽宇教獨裁教主的女性長岡良子,一開始是被稱為「蒲田夫人」,是進出璽宇之館的其中一位信徒。但因為她是具有強大靈異功能體質的女性,並且能利用法力替人治病,甚至也有自己的信徒,據說一開始就特別受重視。

久而久之,元教主峰村教平與蒲田夫人在教團中的地位就逆轉過來了。昭和二十年(1945年)峰村變得病弱起來,並且在聽到空襲警報時顯露出慌張的樣子,使得教徒不再相信他,相對地蒲田夫人卻是冷靜確實地指揮若定,因此信者們的信仰就轉移到了蒲田夫人這邊了。

到了空襲更加劇烈之後,峰村教平疏散去山中湖畔的別墅,因此集合起剩下信眾的蒲田夫人就正式宣稱起自己是璽宇教教祖,並且使用起璽光的名號。而這位璽光大人,又藉著信眾的增加來提升自己在宗教上的身分地位,沒多久就自稱為神,號為「璽光尊」。(譯註:日本古代神話中的神祇,名字後大多有個「尊」字。)

於是吳清源就跟著成為教祖的璽光尊開始過著放浪的生活。由於璽宇教借住的「璽宇之館」會有很多信徒進出,自然就會和房東與相關人士鬧出糾紛。也是因為這樣璽宇教就不得不一直搬家。而吳清源就為著隨時可能搬家而找適當的新房子或是為著其他各式各樣的雜事而奔走。


「沒想到當時我的身體竟然在這樣的奔走下還能挺得住。」

這是吳清源後來回憶當時的生活時,說出來的感想。

年屆古稀的吳清源、以其回憶過往生涯編織而成的隨想集「以文會友(中譯本:天外有天)」中,有一段總括過去和璽光尊相關生活的文章,這裡就順便來介紹一下:

「璽光尊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從佛教轉移到日本神道的關係,因此她的思想是混雜了佛教式的末法思想與江戶時代復古主義式的日本中心思想。也因此,她非常討厭紅卍教打破排他性的做法、也有很多紅卍教講究道慈的精神不相容,這對打從心底把紅卍精神看得很重要的我來說,出現無法心靈同調之處。所謂的心靈同調,就是璽光尊能和類似的靈魂共鳴。具體來說,在持續祈禱後,就會出現接靈(類似附身)的狀態,而和璽光尊共鳴的靈魂就會與其同調。剛開始時,璽光尊和我都試圖努力使我們的靈魂共鳴,都結果都是徒勞無功。

也是這樣,因為我和信徒同伴們的思想並不一致的關係,而不被璽光尊所喜愛。而我也不是像外面世論所想的那麼親近的親信,甚至可以說是即便鞠躬盡瘁還是會遭受冷遇的關係。對璽光尊來說,一度打算把我永遠逐出教外的,但也許是後來認同我有利用價值,而還是把我安排到她們一行之中。

另一方面,不知道內人是不是比較年輕單純的關係,就和璽光尊之靈非常合,就被當親信而重用,總是隨侍璽光尊之側,並且活躍的幫了不少忙。

戰爭結束後的混亂時期中,人人都失去自我、陷入不知該如何是好的狀態下,璽光尊卻能在道場中堂堂立起日本太陽旗,提倡日本思想、充滿信念地行動,這讓我覺得很了不起。也因此,雖然自知我不受璽光尊所喜,卻還是認真相信璽光尊。」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