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4日 星期一

當席弗林遇上巴坤(下)



T:
接下來,則是請巴坤先生來跟大家說幾句話。

摩里斯.巴坤(以下簡稱B):
首先,我要強調一點很重要的事,就是讓單簧管演奏家以外的人聽聽自己的演奏。去參加管弦樂團的甄試時,會先根據音準、演奏技術,接下來則是音樂性來判斷。而在現場的評審並不全部都是演奏單簧管的人喔。在樂器的演奏技術上,我想大家每天都會努力鑽研精進。不過,雖然不見得都是樂器的錯,但對於單簧管演奏家來說的確有點倒楣的地方,就是樂器如果沒調整好的話,對單簧管演奏家會造成負擔。對有志於成為管弦樂團演奏家的人來說,這樣的樂器差異影響非常巨大,畢竟通常樂團考試會有幾百人來考。所以我是把怎樣讓更多的單簧管演奏家可以更輕鬆演奏當作第一目標。從業餘演奏家或學生到頂尖演奏家,我和很多人都有過交流,這是因為實際聽到現場演奏出來的聲音,對於樂器製作者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事。

T:
以前我們也採訪過潔西卡.菲利浦(Jessica Philip)女士,她也特別替我們介紹了巴坤公司的單簧管,她說摩里斯.巴坤先生所製作出來的單簧管,是保持了單簧管悠長歷史中的優良傳統,而套用了最新的技術,讓技術與傳統的各自優點融合在一起。愛用巴坤單簧管的音樂家以里卡多.摩拉里斯(Ricardo Morales)先生為首,還有潔西卡.菲利浦女士、艾迪.丹尼爾(Eddie Daniels)先生、科拉多.朱佛迪(Corrado Giuffredi)等,都是世界有名的演奏家。剛才我也實際看到了他幫席弗林先生調整樂器的樣子,就像是醫生在進行診療一樣,讓我覺得學到不少。

B:
就到上個月為止,我去了日本等很多亞洲國家。我覺得日本是不管去幾次都很棒的國家。由於我常和優樹聊天,所以也許他對我的事情很熟,但這次透過雜誌的關係讓大家多認識我,讓我覺得非常光榮。其實我的妻子也是溫哥華歌劇院的首席單簧管。我決不會向單簧管演奏家強迫推銷我的樂器,也不想透過知名音樂家來替我的樂器背書。但很令人感激的是,還是有很多單簧管演奏家跟我說他們很想演奏我的單簧管。這不僅讓我覺得很光榮,也激勵我今後要更加努力做出更好的樂器。由於每個人各有差異與喜好,所以我總覺得需要準備各式各樣的樂器,以提供出最適合每個人的樂器。而其他的各樂器製造商,也都有各自的技術與風格。因此比起去注意其他樂器商在做甚麼,我更重視怎樣讓自己的樂器讓更多演奏家喜歡。只要拿到我的樂器時,能讓演奏家感受到和我之間距離變得更近,就是我的光榮。

其實Moba單簧管的連接處(Joint)是用碳纖材質做的,不會伸縮。這是希望樂器本體、調音管(Barrel)、與號口(Bell)稍微拔出來時,也完全不會漏氣的設計。樂器使用的材質是黃檀木(Cocobolo)或黑檀木(Grenadilla),都是從非洲訂購而來、嚴格挑選過的最高級木材。而且上管與下管一定都是由同一根木材切削出來的。也許大家偶爾會看到上下管的木紋不一樣的情形,但我對這種是毫不妥協的。

T:
時間一下子就過去了,最後請兩位再跟日本讀者說些話。

S:
我最近很久沒去日本了,但明年(2016年)三月或和巴坤先生一起去日本拜訪。日本有很多熱心學習單簧管的朋友、我自己也很喜歡日本文化。希望這次能和更多的單簧管演奏家交流。謝謝大家。

B:
這次能和優樹、大衛以及耶魯大學的學生交流,談了很多單簧管或音樂上的東西,另外在交換樂器情報與測試樂器之間,時間一下子就過去了。能夠被單簧管雜誌採訪,也讓我覺得非常光榮。我想世界上應該找不到像貴誌這樣優秀的單簧管專門雜誌了。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