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4日 星期日

煩惱天國(7)


週刊碁2016年1/25日版 
煩惱天國~治勳的人生諮詢室194

[我不覺得有落差]

Q:趙治勳老師您好。先介紹一則和老師您有關的故事。前幾天,在吃飯的位置上被上司發現我在看週刊碁而讓他大吃一驚。這是因為他看到了老師您在煩惱天國這個單元中一如往常般寫出很有趣內容的關係。他甚至說出了「這不是我認識的趙治勳」、「他是具有專家氣質而不會給人能言善道的印象」的話來。如果上司說的是真的,那我就對老師的個性更感興趣了。這是因為我在看老師的評論等文章時,就覺得您應該是用那種輕妙詼諧的口吻講話才對。相對的,我不善言辭又很笨拙。而且至今為止的人生已經大致決定了我的特質,所以也放棄成為一個有趣機靈的人了。不過,如果老師如果真的是從專家氣質變成現在的個性,則我自己應該也有機會改變看法才對。所以我想請問老師您真的有上司前述那樣的個性落差嗎?如果是的話,又是因為怎樣的機緣而變成現在的個性呢?又要怎麼變呢?

~和歌山縣 M‧Y 地方公務員 29歲

A:我想應該有很多人會對我抱持著像您上司那樣的印象。每當我上電視或上雜誌時,幾乎都是在下棋的場面,大概只有在解說電視棋賽之時,才有機會在大家面前說話吧。不過我又不太有解說的工作,可能才會讓大家產生對我的這種誤解吧。

但最近因為我下棋都下不贏了,所以就開始去各處打工起來。好比說能在這裡長期連載「煩惱天國」,真的要感謝週刊碁的編輯長賞我一口飯吃。順便在此解個機會好好感謝他。這裡也要順便說個秘密,要是以前的話,我是絕對不會接受這種工作的啦。這可不是在開玩笑喔。拜託先調高一下稿費吧!...啊,對不起,我有點錯亂了。

哎呀,不管是解說也好,或做甚麼其他的工作也罷,我總是會想辦法讓喜歡圍棋的棋迷開心。也就是有點怪怪的搞笑。也因此我不覺得我的個性有和M先生上司感覺到的那種落差。到現在為止,我也都認真的想過如果我從棋士這個職業退休、離開圍棋的話,想要去當搞笑藝人的說。畢竟我很想讓大家開心嘛。就好像我崇拜的喜劇王藤山寬美先生那樣。

認為在「煩惱天國」中回答大家問題的我,才是我真正的模樣也沒關係。但如果是下棋的場合,則我就會是M先生上司心中描畫的那個趙治勳的樣子。這點是我想強調的地方。

但是啊,就是因為最近棋都一直都下不贏,如果我能像井山先生那樣一直都贏的話,說不定就會霸氣的說出:「我怎麼會為這麼低的稿費做這種事啊!」的話來...。啊,應該說是一面在連載煩惱天國的話,怎麼可能下得贏井山先生呢?也是因為這樣,我在不知不覺之間,就放棄了要贏井山先生的事了。對於棋士而言,這樣還滿丟臉的。從這個角度來看,說不定M先生上司說的也有幾分真實呢...。

不過哩,稿費很便宜這件事也算是救了我。因為就是稿費很低,才會使我不在圍棋上努力的話就會活不下去。如果到了讓我可以吃飽喝足的高額稿費的話,我在圍棋上的成績可能會更加悲慘。因此現在要是編輯跟我說「稿費就調高到您喜歡的程度好了」的話,我也會當場回絕。

編輯長,要不要試試看呢?試試跟我說會把稿費調高?拜託你,試著說說看吧。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