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7日 星期日

吳清源-江崎誠致(37)


相較起來,藤澤就是充滿鬥志的年輕武士。而且氣勢如日中升,還有滿滿絕對不會輸的氣魄。而雙方為了對局條件爭執,也助長了對戰的緊張氣勢。比如說,時限問題就是最好的例子。相對於吳清源主張縮短時限,藤澤反而主張要延長時限。更麻煩的是,還有並不是單純技術面的因素混入,使得這件事就更難收拾。

從大正到昭和期間君臨棋界的本因坊秀哉,在下六十紀念對局、退休棋時,就像前述一樣是使用今天無法想像的超長時限。秀哉的退休則成為了新時代的黎明。買下本因坊名號的每日新聞,將此名號轉寄給日本棋院,就是打算發展出能夠去除舊弊,好比說採用封手制度等的現代棋賽,也就是今天的本因坊戰。

而本因坊戰在一開始時,時限是13小時,也就是三日制的棋賽。在同一時期開始的吳清源.木谷實升降十局賽的時限也是13小時。顯然,時限越久、越能下出好棋是當時思想的主流。所謂的主流,主要是指本因坊一門的棋士,當然也是有坊門以外的棋士主張下長時限的棋。最有名的就是木谷實的老師鈴木為次郎。以下就是每日新聞的三古水平記者跟我說的實際故事。

在某次的本因坊預賽中,長考派的鈴木為次郎可用時限已經快要用完,到了要開始讀秒的階段,紀錄就跟他說:

「鈴木老師,您只剩五分鐘了」。

鈴木卻慢慢地回過頭對記錄狂吼:

「你以為這手棋是五分鐘就下得出來的嗎?」

這讓剛好在對局室中的三谷嚇傻了。他說:

「鈴木先生當然是知道他再不下就要被判裁定負了,所以我也裝作一副若無其事的表情,但知道想要應付這樣的老師室非常麻煩的」。

既然說到了時限的問題,正好可以從上述三谷先生的回憶看到以往這種充滿個性的風情。

儘管如此,想要對抗這種風潮、一貫主張縮短時限的,就是橋本宇太郎、吳清源的老師瀨越憲作。他在隨筆集「圍棋與人生」中,寫下了以下的見解:

「我認為在圍棋中,無法用較快速度下出好內容棋局的人,不配稱為真正的名人。非得要要求多少時限才能下出好棋,其實也代表著其技藝未達名人之域。如果用相撲來比喻,沒有像以前的常陸山那樣、隨時聽到對手邀請就會出來應戰的胸襟,則不算是真正的人物。這也是本派的門風

鈴木為次郎先生雖然跟我說,我們要各自創造出各自的門風、在各方面產生出相當有趣的對照;但自從採用時限制以來,之所以會大幅縮短了時限,我認為也是掌握住對局習慣的關係。如果不花費很長時間、就無法下出名局的這件事,絕對會讓我抱持者絕大的疑問。」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