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1日 星期四

野狐圍棋最強戰一力遼自戰解說(上)


譯自:碁世界月刊2016年正月號

野狐中日圍棋最強戰第一戰
2015年11月1日網路對戰

黑 一力遼七段(貼六目半) 白 羋昱廷九段
時限各40分 讀秒30秒3次

第一譜(1~60) 一力展開攻擊
Ichiriki_Bi_001.png

一力七段持黑先著。

2015年12月30日 星期三

吳清源-江崎誠致(32)


而並不屬於主戰派或主和派的岡傑博士的言論,讓我感覺到某種魅力,因為我覺得真正在支撐這個世界的人,直覺上就是這種人。每當出現甚麼重要的政治事件時,常常就會聽到狀似得意的解說者在感嘆為何日本就是要這樣分成贊成反對或傾左傾右兩派,但其實日本人並不是只分為這兩種人而已。也有像岡潔博士那樣只是默默地、誠實地過著生活的人才對。岡博士雖然還有寫著作,但像岡博士那樣沉默寡言的人應該也是多到數不清才是。

雖然不是日本人,但已經歸化日本的吳清源,也是其中的一人。如果去看他的履歷,就會看到在昭和20年(1945年)的項目中看到「因為戰爭災害的關係住家被燒毀而追隨璽光尊」的記述。在這個短短的記述中,就可判讀出已達一技之長的吳清源內心的深刻苦惱。

2015年12月29日 星期二

光榮的法國禁衛軍樂團(11)


由於這個時期正好進入了收拾戰後混亂回復和平的時代,因此重整好態勢的禁衛軍管樂團很快就重新開始了活潑的演奏活動,除了理所當然的法國國內巡迴外,又去了瑞士、比利時巡迴;此外也重新進行了廣播演奏。戰爭結束沒多久的1948年,剛好是禁衛軍樂團創立的100周年,但在這前一年,經過奧里奧爾(Vincent Auriol,中文音譯採用維基百科版本)總統建議,在禁衛軍樂團的編制中增設了弦樂聲部,並且在1947年6月23日發布了與禁衛軍樂團組織變更相關的第47-1109號法令,並且在6月25日公布的149號官報中,明記了新的樂手名額與樂器編制:

2015年12月28日 星期一

吳清源-江崎誠致(31)



7.敗戰前後

數學家岡潔博士的著作「春宵十話」中,有以下的一段話:

「在戰爭中要能活下來,只要靠理性就很足夠,但要在戰後活下來,只靠理性不夠了,宗教是一定必要的慰藉。這樣的狀態是一直持續到現在。宗教並不是有或沒有的問題,而是需要或不需要的問題」。

據說在太平洋戰爭剛爆發時,岡潔博士似乎就覺得日本要滅亡了。不過在戰爭中他卻是一直埋首於研究之中,換句話說就是把自己關在理性的世界中過活。然而,戰爭結束時,日本打了敗仗沒錯,卻沒有被滅亡。取而代之的是原本誓言生死與共的日本人,卻開始互相爭奪糧食,因此人心急需慰藉。博士之所以遁入宗教之門,就是因為怎樣都看不到未來、也無法將自己關在研究裡,而只能求助於救贖了。

2015年12月27日 星期日

第二屆Over40快棋賽冠軍戰簡評


譯自碁世界月刊2016年元月號

第二屆Over40快棋錦標賽 王立誠九段冠軍

[前言]

去年開始的第二屆Over40快棋錦標賽的準決賽與決賽在2015年的11月7日舉行。這個比賽的預賽是一手10秒、一分鐘考慮時間三次的超快棋,但進入正式賽事後則是改為一手30秒、一分鐘考慮時間十次的NHK式規則。

準決賽是由王立誠九段對中小野田智己九段、王銘琬九段對大矢浩一九段。這些資深棋士的對局分別都下出了充滿火藥味的激戰。結果是由王立誠九段與王銘琬九段進入了決賽。

2015年12月26日 星期六

光榮的法國禁衛軍樂團(10)


如前所述,在1930年代這個時代的禁衛軍樂團有非常多的一流演奏者加入。其中各巴黎管絃樂團的團員、或音樂院的教授來禁衛軍樂團兼職的人也不少,所以為了想辦法長期留住這些優秀演奏家,都彭再次提出了待遇改善是必要的進言;結果陸軍部長就在1938年2月7日向法國總統提出了禁衛軍樂團樂手待遇改善案,法國總統當天立即同意,並在同月15日的官報公告出來。這項編制改善如下所示:(此外在同年7月也增加了職務津貼)

巴黎禁衛軍管樂團樂手構成人員

一等樂手(准尉) 13名
二等樂手(特務曹長) 25名
三等樂手(曹長) 25名
四等樂手(禁衛兵) 20名
總計樂手 83名

從上面這個表可以看出,一等樂手的階級已經到了准尉,也讓一等樂手的成員可以參加一般軍樂隊樂長(准尉級)的考試了。

2015年12月24日 星期四

吳清源-江崎誠致(30)


如果想窺探吳清源對於在這場十局賽進行中開始的太平洋戰爭抱持著怎樣的想法,則他本人有在當時的隨想中吐露其心情,以下就來介紹其中的一部分:

「如果去思考世界的歷史,就會發覺其中總是會出現往追求調和方向前進的態勢,而一旦真正到達了調和的境界,世界就會進入真正的和平時代;這雖然是從圍棋世界來的我隱約感覺到的想像,但我由衷希望新建立起來之所謂大東亞共榮圈,就是達到調和至極的狀態。」

這個能夠打動人心的吳清源之願望,很遺憾地被無情地打碎了。然而,我認為吳清源曾經是用這樣的願望來看待這場戰爭之事,是我們日本人絕對不能忘記的。

「以前我在和木谷實先生下十局賽之時,也曾感受到時間流逝下世界變動之激烈,然而將這次和雁金老師所下的十局賽與時間的流逝轉移到圍棋勝負上來思考時,就會覺得我們所在的圍棋世界,簡直像是非常平靜不動的太古湖泊一般。不過,去探究從靜止變成動態的道理時,又會覺得只有我認為是我的天職之圍棋,是無法捨棄而會和這個世界一起行走下去的東西。」

以上這段話,有點像是祈禱一般的喃喃自語。在吳清源眼中,應該也看到了隨著日漸擴大的戰爭而被迫帶走的許多棋士們的樣子吧。在「只有我認為是我的天職之圍棋,是無法捨棄而會和這個世界一起行走下去的東西」的非常隱晦文字背後,我還是彷彿聽到了其內心的吶喊。這是一種雖然充滿悲傷、卻沒有喪失尊嚴之人的言詞。

我對吳清源文字的這種看法,也許是把當時的陰鬱氣氛看得太嚴重了。因為說到昭和17年(1942年) ,雖然還看不到戰爭的發展結局,卻是國內還沉浸於戰勝氣氛的年代。就連棋界,也是藤澤庫之助、高川格升上六段、坂田榮男升上五段,形成了緊跟在橋本宇太郎、木谷實、吳清源之後的新秀精銳集團之時。

至於吳清源自己,則是在昭和17年秋天,追在木谷腳步之後,以28歲的年齡升上了最年輕的八段。此外他也在這一年的二月和中原和子結婚,而自從到日本來之後一直和自己一起住的母親與妹妹則是回到了中國,使其開始了自立的生活。因此,他那「只有圍棋,是會和這個世界一起行走下去的東西」的話,也可能只是表明要將圍棋作為天職的決心吧。

===


相關系列文章:

2015年12月23日 星期三

方便好用的免費樂譜網站


其實,這個主題早就有人做過了,好比說這篇:一定要知道的十個超實用免費樂譜網站

所以,我想走「冷門應用篇」路線,稍微區隔一下。

所謂的「冷門」,指的是我只打算介紹以單簧管為主的樂譜。至於「應用」,則是想介紹一下怎麼使用這些網站。以下就朝這個方向進行。

2015年12月22日 星期二

吳清源-江崎誠致(29)


在院社對抗戰後沒多久,棋正社的成員就回歸到日本棋院,但輸給秀哉的雁金卻不回到日本棋院,毫不改變堅持獨自一人無所屬的立場。綜觀雁金一生,被大家說是個性溫和的他,其實也是非常倔強、貫徹信念到底的人。不管發生甚麼,他就是堅持不和秀哉共事的態度。身為秀榮晚年的入室弟子,自從繼承人問題發生以來,雁金一直保持和本因坊家相悖而行的姿態中,反而更讓人感受到他對本因坊家的思慕。

因為雁金的存在,絕對不把他拉上可見天日大舞台的秀哉,終於在昭和15年(1940年)1月、以65歲的年紀去世。此刻雁金雖然也是年過六十,卻和渡邊昇吉等弟子夥伴數人在昭和16年(1941年)成立了瓊韻社。名字會讓人聯想到清脆玉石聲響的瓊韻社之創建,雖然不能說是和秀哉去世有直接關係,但他之所以想要另外創立一個組織,無疑地還是不想和秀哉站在同一邊的鬥士表現。

2015年12月21日 星期一

3D球路分析系統普及的徵兆


譯自:日經

體育資訊革命的衝擊!

刁鑽的球路也能用3D方式重現的「球路分析」系統普及的徵兆

2015/12/18

[前言]
銳利的變化球、從外角邊緣削入的球路,現在可以用3D方式簡單顯現出來。從2016球季起,日本職棒實況轉播就會用這樣的方式拓展看球的新樂趣,而讓球迷興奮起來。這是因為美國大聯盟全球團都採用的球路分析系統「PITCHf/x」也有了在日本國內推廣起來的徵兆。造成這樣的開端,正是2015年10月舉行的日本職棒季後賽與總冠軍戰中,NHK衛星頻道首次在日本嘗試使用「PITCHf/x」來轉播球賽。有了這樣的成功行動作為基礎,日本棒球機構也開始檢討導入這套系統,以期提升裁判的判決技術。

2015年12月19日 星期六

吳清源-江崎誠致(28)


而認識雁金的人,是異口同聲地說他是性格非常溫和的人。而這樣性格的雁金在本因坊繼承人之爭中敗下陣、在秀哉於明治41年(1908年)繼承第二十一世本因坊之後,就遠離一切比賽,遁入只和業餘對手下指導棋的韜光養晦世界中。這段期間是直到大正八年(1919年)的十數年之久。

怎麼會有這麼溫和的性格啊?我認為雁金的性格真是非常不得了。在本因坊繼承問題中敗下陣而失意,而秀哉成為新一任的本因坊後當然也會對那些簡單投靠過去的同伴有所不滿。然而他的韜光養晦並不是單純的逃避。身為棋士,如果沒有他那溫和的性格與無法從外貌上推量出來的強健韌性,恐怕是無法達成遠離棋賽十數年的境界吧。

2015年12月18日 星期五

孟德爾頌的兩首單簧管與巴賽管音樂會小品


整理自:維基百科


孟德爾頌:兩首為單簧管、巴賽管與鋼琴合奏的音樂會小品


孟德爾頌共替單簧管與巴賽管寫了兩首音樂會小品(Konzertstück),這兩首曲子可看成是室內樂或是協奏曲類的作品,因為「音樂會小品」有時也會翻譯成「協奏式小品」。這兩首曲子分別是f小調的作品113號與d小調的作品114號。

2015年12月17日 星期四

光榮的法國禁衛軍樂團(9)


因為上述的制度改善,將過去的輔助樂手制度廢止,並且停止了將兼任行政的若干樂手視為編制外的規定。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禁衛軍樂隊的活動也以出征士兵的歡送會或是各種愛國活動演奏、以及前往前線進行慰勞演奏等軍樂隊專屬的任務為主,但他們分別在1916年前往同盟國英國與1918年前往義大利巡迴演奏。

2015年12月16日 星期三

吳清源-江崎誠致(27)


其實要將僅僅相差宛如一紙之差的優勢確實地轉換成勝利,這件事有多麼難,恐怕不是我這個外行人可以說明清楚的。特別是在採用有時限制的爭棋中,要確實贏得勝利可就更加困難了。而吳清源就是能將這種難事幾乎確實達成的稀有棋士。畢竟要將實力宛如一紙之差的比賽中確實地勝出,這種難度就像是走在斷崖之上一樣。

就理所當然的發展來看,擊敗了木谷的吳清源,立刻就成了所有棋士的目標,並且成為接二連三而來的十局賽之爭的對象;但對於吳清源自身來說,並未對這些十局賽抱著像世人想像的那種真刀真槍對決之觀念。

2015年12月15日 星期二

B社創立190年紀念室內樂音樂會報導 (台北篇)


[台北蘆洲篇]

B社創立190年慶祝活動弄得非常盛大,除了7月在東京舉行過了慶祝音樂會、十月在新加坡辦了紀念重奏比賽,前一陣子在大本營巴黎也舉行了豪華明星聯合音樂會。本來還覺得沒辦法去熱鬧一下有點遺憾,沒想到前幾天看到國內知名天團魔笛單簧管四重奏的公告,得知B社和台灣代理的博凱公司也要聯合在台灣辦一場創立190年慶祝音樂會,既然東京、巴黎沒閒沒錢去,這次台灣親自主辦的音樂會再怎麼說也得趕去躬逢盛會了。畢竟,好歹我還是有買B牌的樂器啊(只不過,我的收藏大部分都是非B牌的w)。

這場音樂會是12月12日於新北市蘆洲功學社音樂廳舉行。其實當天有分下午的木管場與晚上的銅管場,這和東京與新加坡都只有單簧管音樂會不同,比較接近於巴黎主場的舉辦方式。身為單簧管收藏家(已認證,笑),自然是參加下午這場。話又說回來,說是木管場,雖然B社也有生產雙簧管或薩克斯風等其他木管樂器,但最主力、最受歡迎的木管樂器還是單簧管,所以木管場全部都是由單簧管擔任主角。

2015年12月14日 星期一

吳清源-江崎誠致(26)


當然,吳清源的超群戰績,不用說是在其卓越技術支撐下的結果。但他的技術,並不單純是所謂的細算或感覺之類的棋力而已,而是還具備了甚麼特質。我自己至今為止聽過好多人用「神秘」之類的誇張詞語來形容吳清源的棋力,我想這種「神秘」或許可以用「將運氣拉到身上來」的言詞來替代吧。

這裡尚請各位讀者原諒我的擅自想像,就是我認為他的這種棋力與前述他所擁有的信仰心是相關的。毫無疑問地,信仰與圍棋的確是完全不同的世界。只不過信仰心如果是從生在無限不可解人世、自覺到自身卑微渺小中發展出來的話,那麼信仰家吳清源謙虛面對同樣是無限不可解的盤上變化時,不就能從中得道嗎?信仰對於他深奧內心中所培養出來、對於圍棋細算與感覺的自信來說,其實並不矛盾。

2015年12月13日 星期日

合成簧片之異業結合篇(應用篇)


今晚拿出睽違一週的中音單簧管時,突發奇想:既然大樂器上可以裝小簧片(單簧管裝Soprano Sax的簧片,參照前篇),倒過來小樂器也可以裝大樂器的簧片(降E調單簧管裝降B調簧片,但得看調音管的設計是否能配合,否則會干涉。或者Soprano Sax也可以使用降B單簧管簧片也是同樣的應用);那中音單簧管.應該也可以裝上低音單簧管的簧片才對吧?!

而且中音單簧管的的吹嘴比脖子大,就算低音豎笛的簧片比較長,應該也不會干涉才對。實際比了一下,低音豎笛的簧片也只比中音豎笛的簧片寬一點點。所以....

2015年12月12日 星期六

吳清源-江崎誠致(25)


思考時間被逼到只剩下九分鐘的木谷實突然流鼻血起來、離開棋盤而在廊下休息之際,吳清源說出「木谷先生您怎麼了?我已經落子囉」的有名故事,正是發生在這場十局賽第一局的大劫爭過程中。結果在吳清源同意下,雙方停戰休息二十分鐘;但如果是在的頭銜挑戰賽進行中,不管是甚麼理由,只要有一方無法對局,就會被裁定為時限用盡敗。

由於當時還沒如現在已確立的對局規則,因此採用了對木谷有利的臨時休息措施;但沒寫其過程的觀戰記中刺激性的文字表現,恰恰使吳清源受到了大眾的誤解。因為這篇觀戰記把對著流鼻血倒下的對手說「我已經落子囉」的事情,用類似貫徹勝負態度的無情口吻之風格,寫出來讓讀者大眾吸收。

2015年12月11日 星期五

禁衛軍管樂團第六次日本巡迴記


譯自:Band Journal雜誌1996年2月號

第六次來訪日本的禁衛軍管樂團

「禁衛軍」,終於第六次來到了日本!這也是自1984年睽違23年後(譯註:指的是1961年的首次訪日)、每隔數年持續來到日本之間每次都受到熱烈讚譽下的結果---這種說法其實一點也不為過。特別是禁衛軍樂團和總是錯開年度輪流持續來到日本的伊士曼管樂團(Eastman Wind Ensemble),可說是國外管樂團的雙璧,這兩者對於日本管樂界的貢獻,更得給予正面的分析與評價。

而這次禁衛軍管樂團全部準備了七種曲目,從10月22日的市川開始到11月9日的仙台為止,共在全日本11座城市歷經19日、14場演出,而筆者則是去欣賞了11月2日在東京山多利音樂廳的演出。

2015年12月10日 星期四

吳清源-江崎誠致(24)


6.十局賽

就在進行本因坊名人秀哉退休棋爭鬥的昭和十三年(1938年)秋,吳清源結束了大約兩年間的療養生活重新回到棋界,並且在隔年的昭和十四年(1939年)春升上了與木谷實並列的七段。

只要是在勝負之道上討生活,這兩人終究就得一戰。木谷雖然是戰勝了秀哉名人而獲得了棋壇第一人的地位、而且又總是比吳清源快一步升段,旦天下萬民都還是認為這兩人的實力是分庭抗禮的。

或者是說,根據大手合的累計成績來看,吳清源的成績要比木谷稍稍好一些,而從兩人分別是華麗與厚重的對比棋風印象來看,兩人的受歡迎度也是微微偏向了吳清源多一點。此外,也多少混有幾分期待吳清源能擊敗將秀哉從神聖寶座上拉下來的木谷實的心情存在。

2015年12月9日 星期三

同時擁有A調與降B調巴賽單簧管的理由(下)


採訪:
您是為了演出歌劇的工作才買了這把降B調巴賽單簧管嗎?


十龜:
不是,其實這兩首曲子都有改編成鋼琴伴奏版,而我就在今年六月、日本單簧管協會主辦的「第二屆單簧管的樂趣」音樂會中演奏。這兩首曲子的獨奏部分也有改編成使用一般單簧管演奏的版本,但我覺得機會難得,就想照原曲使用巴賽單簧管來演奏。

但其實在我之前就有人已經買了賽格爾克降B調巴賽單簧管(譯註:日本人真可怕,甚麼都有人在收藏),所以原本我是想跟那個人借樂器來演出的。當初我在買A調巴賽單簧管時,代理賽格爾克單簧管的石森公司也一起進口了降B調巴賽單簧管,那位朋友就是那時候買去的。當我聽到朋友說他買了這把降B調巴賽單簧管時,還忍不住說出:「你怎麼會買這種樂器啊?!」(笑)。不過,正當打算跟他借樂器來演出而打電話過去時,才發現他設定了海外出差的訊息。那麼該怎麼辦?因為再不準備好樂器,就來不及演出了。當我想著「搞不好石森樂器還有降B調巴賽單簧管的庫存吧?」而打電話過去問,他們回答:「阿魯油!(有啊)」(笑)。既然人家都說有貨了,那....。

採訪:
應該就是「血拚」模式全開了吧。(笑)

2015年12月8日 星期二

同時擁有A調與降B調巴賽單簧管的理由(上)


譯自:PIPERS雜誌 2015年11月號

賽格爾克(Seggelke)單簧管專訪系列V

打開莫札特低音域的門扉~
我擁有一對A調與降B調賽格爾克巴賽單簧管的理由

單簧管演奏家 十龜正司專訪

[前言]

現在這個時代,使用巴賽單簧管(Basset Clarinet)來演奏莫札特單簧管協奏曲已經是理所當然之事了:而十龜先生甚至更進一步地購買了在莫札特歌劇中會使用到的降B調巴賽單簧管。

而他也持續使用這兩把都是賽格爾克公司(Schwenk & Seggelke。譯註:由於名字太難唸,在日本一般簡稱「賽爾格克」)製造的巴賽單簧管來開拓單簧管演奏的新樂趣。

===

2015年12月7日 星期一

第40期日本新人王戰決賽第二局許家元自戰解說(2) 完


第四譜(76~108) 形勢轉為互角
Hirata_Kyo_Shinjin_2_12.png


許接著說明:
白80飛時,黑81長是問題手。這手長對於接下來的攻擊並沒有太大的效果。此棋如果照9圖黑1應,則上邊可以圍得不小。

9圖
Hirata_Kyo_Shinjin_2_13.png

接下來他又說明對局時的心境:
白82不管好壞,就是得這樣才搞成一拚勝負的狀態。

黑83挖就是前述許家元提過的81長的後續手段。不過至黑85止,雖然黑棋成功切斷白棋,但也讓白86碰成立。

雖然黑87是必然的反擊,但至白92為止,白棋破了上邊黑地,然後再於94位渡回。

許:
如此形勢已經平分秋色。勝負要看中央的下法而定。

平田接下來選擇黑101碰,以下至黑107為止從一路渡回。乍看之下是巧妙的收官,但許家元認為黑其實並不便宜。

許:
這樣反而讓白棋變厚,而生出了A碰、黑B黏、白C跳出的手段。

接著他又說明:
黑103應該照10圖黑1碰比較好。白棋如果從上方擋住,則黑3先衝一手,再於5、7吃掉一子定型。這樣反而比實戰獲得更多的實利,顯然較優。當黑1碰時,白棋如果走11圖下扳,則黑3、白4交換後,再於5、7先手斷吃一子。

10圖
Hirata_Kyo_Shinjin_2_14.png

11圖
Hirata_Kyo_Shinjin_2_15.png


第五譜(109~129) 侵削中央而逆轉
Hirata_Kyo_Shinjin_2_16.png


白116覷時,平田老實於117黏,也是有問題。接下來黑119到121、123雖然再左邊圍到了一些地,但白124下到,黑棋就無法於中央成地了。

雖說如此,黑119若照12圖黑1鎮,則白2、4也可破掉黑棋左邊陣地。

12圖
Hirata_Kyo_Shinjin_2_17.png


因此許家元說:
我覺得黑117應該於13圖1附近應。

白2如果補強,則黑3在中央圍地,還是平分秋色的局面。

13圖
Hirata_Kyo_Shinjin_2_18.png

許:
白124下到後,我就覺得已經逆轉了。


第六譜(130~194) 勝利在望
Hirata_Kyo_Shinjin_2_19.png


黑131如果照14圖1長,則白2到6可以破掉黑地,自己還能圍到一點目數。

14圖
Hirata_Kyo_Shinjin_2_20.png


白148普通於154虎就很充分,但此棋是好棋。

許:
下了這手之後,就覺得勝利在望了。黑如果於15圖1應,則白2補強弱點。將來白棋還有A、黑B、白C圍地的利益,並且白D是先手,將來也有於E切斷的狙擊。

15圖
Hirata_Kyo_Shinjin_2_21.png


最後白棋還搶到了白170的逆官子,差距就明顯拉開了。

194止 白不計勝


===

相關系列文章:

2015年12月6日 星期日

第40期日本新人王戰決賽第二局許家元自戰解說(1)


譯自碁世界月刊2015年12月號

許家元自戰解說新人王戰第二局

第40期新人王戰三局決賽第二局
2015年9月16日弈於東京日本棋院

黑 平田智也四段(貼六目半) 白 許家元三段
時限各三小時 倒數5分鐘開始進行1分鐘讀秒

第一譜(1~13) 平田的趣向
Hirata_Kyo_Shinjin_2_01.png

佈局黑棋下高位中國流。當白6逼來時,黑A小馬步締角是流行的下法,但素來以喜歡下趣向的平田則以黑7二間高締接應。

許:
局後平田先生自己說,我以前就想試試看了。

黑13如果照1圖黑1跳,則白2尖碰再4跳,黑棋笨重。

1圖
Hirata_Kyo_Shinjin_2_02.png

2015年12月5日 星期六

許家元奪得新人王後專訪


譯自:碁世界月刊2015年12月號

希望能像頂尖棋士那樣下出穩定的棋

文:松尾太郎

[前言]

許家元三段式在入段第一年中將拿到了週刊碁所主辦的中野杯U20(非正式棋賽)冠軍,在2013年棋戰優勝者錦標賽中雖然輸給了井山裕太六冠(當時),卻是意外擊敗了其他的頭銜擁有者打進了前四強而贏得眾人的注目。到了入段第三年的今年,他又連續在第二屆郵儲杯青年錦標賽與第40期新人王戰決賽三局賽中稱霸,一口氣展現了頭角。因此我們就想專訪這位新銳並請他對新人王決賽作自戰解說。

===

採訪:
恭喜您獲得了新人王。入段才兩年五個月就贏得這項冠軍,可是新紀錄呢。

2015年12月4日 星期五

追悼風靡一世的「昭和棋聖」之吳清源九段特選譜專輯(10)  完


(10)「從吳到林,世代交替時期的一局」

採訪:
最終回要講的則是當時21歲的林海峰七段與吳大師所下的第三期名人戰循環圈的一局。

林:
吳老師自從第一期名人戰最後一局下成和棋後,運勢就一直不好。第二期、第三期雖然都有爭挑戰權的機會,最後都是屈居第二。到了第四期甚至還被淘汰出循環圈。

採訪:
第四期的吳老師可說是因為車禍後遺症而身體最差的時期。接替他出頭的就是林老師呢。這局第三期名人戰循環圈的棋則是吳老師的第一次對局。

林:
這是指正式比賽的第一次對局呢。在這之前,贏得朝日新聞主辦的新銳棋賽冠軍的大竹英雄先生,可以獲得吳老師指導一局;而獲得亞軍的我也突然順便中獎來接受吳老師指導一局。當然,這兩局棋都是受先。

採訪:
在第三期名人戰循環圈中,記得林老師的戰績最後是四勝四敗呢。

林:
最後一局和宮本直毅先生下的一局(參照吳大師的名局細解)是決定保留淘汰之戰。最後我獲勝而獲得保留,而宮本先生就被淘汰,一直到很後來宮本先生都不太順利。那一局可說是命運的分歧點。

採訪:
到了隔年,林老師成為了挑戰者,還從坂田榮男老師身上奪去了名人寶座。因此和宮本先生的爭奪保留之戰的確可以名之為命運的一局。回到和吳老師下的名人戰之局,是在「留園」下的。以前我也問過您關於「留園杯」棋賽的事情呢。這是坐在椅子上對局嗎?

林:
是。這是考慮到因為車禍而腳不太方便的吳老師的狀況。不過,老師雖然腳不方便,但下起棋來卻仍然相當硬朗呢。

第三期名人決定循環賽
昭和38年(1963年)11月18~19日
弈於東京.芝「留園」

黑 林海峰七段 白 吳清源九段
黑棋貼五目,時限各10小時

第一譜(1~38) 心理動搖
Go_Rin_1963_01.png


採訪:
到黑11止是當時的流行定石呢。雖然說黑7是下在A位高夾比較多。白14也是採用同樣的低夾。

林:
黑15前後有很多種下法。而黑19到23是為了黑25跨作準備。白26如果照1圖遮斷,則我當時覺得黑2以下黑棋不錯。因為黑棋征子有利,所以黑8切斷馬上就成立。但是實戰的白26我卻沒怎麼算到,記得看到這手棋,還有點心理動搖呢。

1圖
Go_Rin_1963_02.png


採訪:
黑29可以說是新手嗎?

林:
的確是我當場想出來的,但此棋並不好。不管怎樣,黑棋都要先在2圖黑1切斷才行。因為角上被吃太大,所以此刻白2應該會黏,接下來黑3扳,白棋不好應。如果下圖中白4,則黑5、7嚴厲。然後白8拐時,黑9黏,黑7一子也不會被吃。而白8如果改於9提,則黑8、白黏、黑A、白B、黑C,黑棋也滿意。黑棋此處追究白棋起來就會很順暢。到實戰黑31為止實在下的太緩了。

2圖
Go_Rin_1963_03.png


採訪:
接下來吳老師的白34到36、38,下得非常自由自在。

林:
就是黑棋被玩弄於股掌之中的樣子。


第二譜(39~58) 黑棋後退 白棋順暢
Go_Rin_1963_04.png


採訪:
黑39上扳見似當然,但被白42長出後,我覺得黑棋反而看起來不知如何是好呢。

林:
的確如此。我原本是期望黑41長逼白44黏後,我再於42位打。結果白棋被搶先長出,我就手忙腳亂了。所以黑41是多餘,應該要馬上照3圖1打才行。白2衝時,黑3以下進行到黑9扳出恰好,白棋無法切斷。或者黑3直接於A跳出也不壞吧,畢竟黑棋已經先收下了▲一子呢。此處被白42長出,黑棋已經陷入苦戰。

3圖
Go_Rin_1963_05.png


林:
另外一手下得很怪的則是黑43,此棋照4圖黑1黏是只此一手。即便如此,白棋大致還是會在2黏,然後黑3掛。然後白4扳時黑5忍耐,局面還很漫長。這樣下,下邊白棋雖然看起來還有活路,但讓白棋做活黑棋也不會生氣。實戰黑1於A虎,被白B扳到,黑棋就很麻煩,白棋活得更輕鬆。即使如此,黑45也許還是照4圖3掛比較好。

4圖
Go_Rin_1963_06.png


採訪:
白48下得很順暢呢。

林:
當黑棋下得很奇怪,白棋就越來越順暢,是理所當然之事。

採訪:
關於這局棋,吳老師也說過甚麼嗎?

林:
我記得不是很清楚,但還有印象他只指謫了左上的下法。接下來是我下的太糟了...。黑53就算在54打吃封鎖,還是會被白活定,如此黑棋在目數上簡單就輸掉了。

採訪:
那黑棋是完全沒機會了嗎?

林:
嗯...幾乎是完全不行了呢。唯一的機會也許就是白58拐的時候吧。


第三譜(59~103) 唯一的機會也....
Go_Rin_1963_07.png


採訪:
唯一的機會就是黑59的長是嗎?

林:
對。黑棋只能照5圖黑1、3渡過才行。接下來白4到8下厚,形勢雖然還是白好,但接下來黑棋搶占第三譜譜中的A鎮(也是圖中的A位),還是有機會一爭勝負。之後根據修理白棋右邊一子的狀況,黑棋並不是沒有一窺勝利的機會。明明這是黑棋唯一可以寄望之處。

5圖
Go_Rin_1963_08.png


採訪:
被白60位擋到後,黑棋的希望就沒了對吧。

林:
下邊黑棋下的真的很糟。白76、黑77之後,白棋再於B立下,不但左側黑棋的眼位沒了,白棋自己於C長出反而可以活定。到了這裡黑棋已經束手無策了。

採訪:
不過看起來黑81以下還是很拼命呢。

林:
就是不能下得太平凡而已。白88如果照下圖進行的話,則黑棋還有一點點希望...

6圖
Go_Rin_1963_09.png


採訪:
不過黑103還是成功渡回了。

林:渡是渡回了,但黑棋還是眼位不足。

第四譜(104~192)
Go_Rin_1963_10.png

林:
黑棋就是被逼著到處求活,目數上相差很多。由於我下的太糟,吳老師下起來應該覺得很沒勁吧。

採訪:
不過到了第四期,您卻是確實贏了回去,也算向他報恩了。最後,謝謝您這十篇的解說。

192手完 白不計勝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