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0日 星期三

吳清源-江崎誠致(32)


而並不屬於主戰派或主和派的岡傑博士的言論,讓我感覺到某種魅力,因為我覺得真正在支撐這個世界的人,直覺上就是這種人。每當出現甚麼重要的政治事件時,常常就會聽到狀似得意的解說者在感嘆為何日本就是要這樣分成贊成反對或傾左傾右兩派,但其實日本人並不是只分為這兩種人而已。也有像岡潔博士那樣只是默默地、誠實地過著生活的人才對。岡博士雖然還有寫著作,但像岡博士那樣沉默寡言的人應該也是多到數不清才是。

雖然不是日本人,但已經歸化日本的吳清源,也是其中的一人。如果去看他的履歷,就會看到在昭和20年(1945年)的項目中看到「因為戰爭災害的關係住家被燒毀而追隨璽光尊」的記述。在這個短短的記述中,就可判讀出已達一技之長的吳清源內心的深刻苦惱。

當然思路條條有理的岡潔博士之宗教觀與在璽光尊之前可以拋棄一切的吳清源之宗教觀,並不會相同。因為環境變化而覺得宗教是必要的岡潔博士與從年輕時代就隨著宗教一起生存的吳清源,也不可能具有同樣的概念。不過以戰敗為界,而和宗教結緣的兩者型態,其形式上的不同雖然毫無關聯,但他們那種被甚麼深刻烙印在心中的樣子,卻是非常的相似。

岡潔博士在學問上的成績,我雖然沒有資格評論,但聽說在數學與宗教這兩種一見之下似乎是矛盾的領域中,岡潔博士卻都能陸續發表出優異的論文。而吳清源也去追隨了璽光尊,並且看起來一旦捨棄了圍棋,但即便如此他過去對棋道所做出的貢獻,也不會跟著消失。反而應該說,以此為契機,說他過去的貢獻反而更飛躍增大起來也不為過。

我想在這裡,需要稍微介紹一下吳清源與璽光尊相識的過程。

自從昭和10年(1935年)秋以來就開始信仰紅卍教的吳清源,之所以會被璽宇教吸引,是因為隨著戰事的擴大,而無法接受到紅卍總院來的壇訓,而無法在日本進行紅卍教的活動。而且,這也和日本棋界陷入最糟狀態的時期重疊在一起。

在此期間,吳清源雖然和木谷實下了十局賽、昭和16年(1941年)也和雁金準一下了十局賽、在昭和17年(1942)又和藤澤庫之助下了讓先的十局賽,看起來是持續活躍著,但隨著戰局一路惡化、日本本土開始遭受空襲而顯露出濃厚敗色,各種企業只能統合整併、報紙的版面跟著縮小,到最後甚至圍棋專欄也完全消失。變成了圍棋完全無所立足的時代。

在這樣的狀態中,能捉住吳清源內心的就是「璽宇之館」。在璽宇教中,和紅卍教有宗教型態上相似之處。其教主是一位名叫峰村教平的人,正是吳夫人的遠親。所以無法從事紅卍教活動而想追求心靈寄託之處的吳清源,就不知不覺地和夫人一起成為了璽宇教的信徒。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