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日 星期四

有點讚的圍棋故事(17)

父女兩代都是圍棋棋士夫婦---與小林家之間的回憶

譯自「NHK圍棋講座」2015年11月號 「有點讚的圍棋故事」(ちょっといい碁の話)

---By二十五世本因坊趙魔鬼治勳

===

我與小林家之間有很多很多的回憶。畢竟我和光一先生(名譽三冠)是從木谷道場時代算起就是對手了、小孩們也是同一世代。其中對於禮子夫人,有件有點傷感的回憶。

禮子夫人有一次、真的只有一次,打過電話給我。電話中請我幫忙的事已經想不太起來了,只記得我拒絕了。也就是因為我拒絕了,印象中那應該是沒甚麼大不了的事情才對。因為如果是比較重大的請求,而且那時我已經和光一先生和解了,所以就算是說要跟我借錢,我應該也會拍胸脯保證說:「包在我身上!」才對。哎,不過這種事也不太可能就是了。畢竟光一先生比我有錢多了(笑)。回想起來,恐怕是跟我要簽名之類的事情吧?不過我字真的很醜,所以才會拒絕...。

這件事的真相是在好多年以後,從泉美小姐(六段)那裏聽來的。根據她的說法,這事是發生在禮子夫人快要去世之前左右。而且當時她連說話都有些困難了,所以是一面由泉美小姐幫忙照顧一面打電話的。當時我完全不知道禮子夫人已經生病了,要是早點跟我說就好了...。現在想起來真是讓我心痛。禮子夫人也許是替很熟的棋迷來拜託我簽名的。

而泉美小姐就是從小看著她這樣母親的樣子長大的。所謂禮子夫人的樣子,就是指以圍棋作為自己的人生全部、將無限的熱情貫注於圍棋之上的態度。泉美小姐的父親是光一先生、外公是木谷實,簡直就是圍棋一直線的世家。而泉美小姐也符合身邊的期待成為了圍棋棋士,並且拿下了很多女子棋賽的頭銜。這樣的成就,並不是隨便說說就可以般的簡單喔。一般人可能很難想像她身上承受了多大的壓力吧?泉美小姐在結婚前,好像公開宣稱過:「圍棋上要比自己強的人」才是她理想的結婚對象之類的話之類的。當時我就想,這該不會是「棋力比自己弱就不行」才對吧?但我還沒問過她,所以如果猜錯的話,只好說聲抱歉啦。只不過,就算是這是別人想像出來的說法,大家卻還能接受,真是有點不可思議。不過不管怎樣,感覺上她也的確有這樣的想法。後來她和張栩先生結婚後,就將妻子的身分比重調到比棋士身分還高了。現在對她而言,養育小孩與照顧丈夫的身體狀況是比甚麼都要優先。這方面也非常像她的母親禮子夫人。

以下又回到禮子夫人的故事上。這是我從某位圍棋雜誌的編輯那裏聽來的。由於光一先生奪下了很多頭銜,所以就編輯端來說,拜託光一先生弄自戰解說才是製作棋賽特集焦點的正統手法。但是這招用直接拜託的方法可是不行的。因為只要打電話到小林家去,可以說是百分之百會由禮子夫人接去。這樣的話,一定得不到好的答案。當然,這絕不是因為她討厭雜誌編輯,其實我們都知道她重視棋迷的程度反而比一般人還要多一倍。但她擔心丈夫光一先生的身體更重於對棋迷的重視程度。所以啊,編輯部想要拜託光一先生接這種講棋工作時,都得直接去本人身邊拜託才行。好比說,在他對局時等到終局,然後想辦法直接抓到他就好了(笑)。

至於泉美小姐看上的張栩先生也真是位好男人。這一點我真想告訴給天上的禮子夫人知道:有這麼一位優秀的棋士和泉美小姐共結連理呢。我想泉美小姐也很想跟禮子夫人認同的人結婚才對。這應該也和當初禮子夫人對木谷媽媽(春美夫人)保持的想法一樣才對。對了,其實張栩先生對圍棋的想法也和光一先生非常相似呢。這一點想必也帶給泉美小姐很好的印象吧?而這樣的張栩先生,則是在今年做了一個很大的決斷。就是他從五月起將生活據點由日本了移回到了故鄉台灣(譯註:各位台灣捧油如果在路上捕獲野生的張栩時,別忘了合照啊!)。這對我來說,也算是一大事件啊!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