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6日 星期六

光榮的法國禁衛軍樂團(10)


如前所述,在1930年代這個時代的禁衛軍樂團有非常多的一流演奏者加入。其中各巴黎管絃樂團的團員、或音樂院的教授來禁衛軍樂團兼職的人也不少,所以為了想辦法長期留住這些優秀演奏家,都彭再次提出了待遇改善是必要的進言;結果陸軍部長就在1938年2月7日向法國總統提出了禁衛軍樂團樂手待遇改善案,法國總統當天立即同意,並在同月15日的官報公告出來。這項編制改善如下所示:(此外在同年7月也增加了職務津貼)

巴黎禁衛軍管樂團樂手構成人員

一等樂手(准尉) 13名
二等樂手(特務曹長) 25名
三等樂手(曹長) 25名
四等樂手(禁衛兵) 20名
總計樂手 83名

從上面這個表可以看出,一等樂手的階級已經到了准尉,也讓一等樂手的成員可以參加一般軍樂隊樂長(准尉級)的考試了。

都彭為了這個時代的軍樂隊歷史點綴了不少輝煌功績,以下則是當時都彭自身的回顧:

說從1930年到1938年代之間的禁衛軍樂團的演奏技術,達到了過去未有最高水準也不為過。伴隨著將高水準樂曲與優異的編曲納入曲目之中、卓越的演奏者能夠容易且穩定地加入禁衛軍樂團,對於當時的禁衛軍樂團被評為是與管弦樂團同樣都是音樂界的菁英有很大的幫助。

不過,因為第二次世界大戰德軍打到了巴黎的關係,因此法國政府在1940年6月13日下令都彭樂長與禁衛軍樂團全員立刻移防至夏托布利洋,而樂團所屬的法國共和國禁衛軍也在德軍佔領巴黎後,在8月30日變成了巴黎禁衛隊,而從事一般警察的任務。另一方面轉移之後的禁衛軍樂團則是在同年8月19日將一部分的團員編成了法國首相禁衛軍樂隊(Musique de la Garde Personnelle du Chef de l’Etat)。

在這段移防期間雖然有很多團員退職,但也有新的團員加入替補,並且在法國解放後移回到巴黎,還參加了1944年11月7日於夏樂宮舉行的紅十字會大演奏會。這場在法國解放後首次舉行的演奏會也是由都彭指揮,但都彭樂長樂在同年11月18日屆齡退休,並且以升上中校階級的形式退伍。在下任樂長決定前,則是由禁衛軍樂團的副樂長兼編曲與雙簧管樂手、共同與都彭樂長建立起禁衛軍樂團黃金時代的佛雷來暫代樂長的職務。法國當局為了維持這個樂長考試的權威與困難度,於是嚴格挑選樂長考試的評審、並且增加了評審的名額,包含了以下這些成員:

戴爾文庫爾(Claude Delvincourt,當時的巴黎音樂院校長)
彪賽爾(Henri Büsser,巴黎音樂院作曲科教授
安(Reynaldo Hahn,著名法國作曲家)
易白爾(Jacques Ibert,著名法國作曲家)
加隆(Noël Gallon,巴黎音樂院賦格對位法教授)
弗列斯特(Louis Fourestier,巴黎歌劇院管弦樂團首席指揮)

在這個樂長考試中共有17位音樂家來參加,在1945年3月2日舉行的第一輪考試中,指定曲有杜卡的小巫師、拉威爾的達芙妮與克羅伊,最後有六人進入第二輪。第二輪考的是和聲、作曲、配器法、評審挑選的樂曲詮釋、由禁衛軍演奏實際演奏考者的編曲,結果是禁衛軍樂團當時的長笛首席布亨(François-Julien Brun)、其他樂隊的樂長波諾、步兵第56連軍樂隊隊長理夏(Raymond Richard)等三人通過考試,而被推薦給法國陸軍部。經過最後審查的結果,由布亨在同年4月升任中尉並成為新樂長。同時代理樂長的佛雷也在同年7月21日屆齡退伍。在他之後原本是准士官階級的副樂長改成了正式士官階級,並且任命之前在樂長考試中成為另一位樂長候選人的理夏少尉在同年10月16日起擔任禁衛軍樂團的副樂長。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