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4日 星期四

吳清源-江崎誠致(30)


如果想窺探吳清源對於在這場十局賽進行中開始的太平洋戰爭抱持著怎樣的想法,則他本人有在當時的隨想中吐露其心情,以下就來介紹其中的一部分:

「如果去思考世界的歷史,就會發覺其中總是會出現往追求調和方向前進的態勢,而一旦真正到達了調和的境界,世界就會進入真正的和平時代;這雖然是從圍棋世界來的我隱約感覺到的想像,但我由衷希望新建立起來之所謂大東亞共榮圈,就是達到調和至極的狀態。」

這個能夠打動人心的吳清源之願望,很遺憾地被無情地打碎了。然而,我認為吳清源曾經是用這樣的願望來看待這場戰爭之事,是我們日本人絕對不能忘記的。

「以前我在和木谷實先生下十局賽之時,也曾感受到時間流逝下世界變動之激烈,然而將這次和雁金老師所下的十局賽與時間的流逝轉移到圍棋勝負上來思考時,就會覺得我們所在的圍棋世界,簡直像是非常平靜不動的太古湖泊一般。不過,去探究從靜止變成動態的道理時,又會覺得只有我認為是我的天職之圍棋,是無法捨棄而會和這個世界一起行走下去的東西。」

以上這段話,有點像是祈禱一般的喃喃自語。在吳清源眼中,應該也看到了隨著日漸擴大的戰爭而被迫帶走的許多棋士們的樣子吧。在「只有我認為是我的天職之圍棋,是無法捨棄而會和這個世界一起行走下去的東西」的非常隱晦文字背後,我還是彷彿聽到了其內心的吶喊。這是一種雖然充滿悲傷、卻沒有喪失尊嚴之人的言詞。

我對吳清源文字的這種看法,也許是把當時的陰鬱氣氛看得太嚴重了。因為說到昭和17年(1942年) ,雖然還看不到戰爭的發展結局,卻是國內還沉浸於戰勝氣氛的年代。就連棋界,也是藤澤庫之助、高川格升上六段、坂田榮男升上五段,形成了緊跟在橋本宇太郎、木谷實、吳清源之後的新秀精銳集團之時。

至於吳清源自己,則是在昭和17年秋天,追在木谷腳步之後,以28歲的年齡升上了最年輕的八段。此外他也在這一年的二月和中原和子結婚,而自從到日本來之後一直和自己一起住的母親與妹妹則是回到了中國,使其開始了自立的生活。因此,他那「只有圍棋,是會和這個世界一起行走下去的東西」的話,也可能只是表明要將圍棋作為天職的決心吧。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