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9日 星期六

吳清源-江崎誠致(28)


而認識雁金的人,是異口同聲地說他是性格非常溫和的人。而這樣性格的雁金在本因坊繼承人之爭中敗下陣、在秀哉於明治41年(1908年)繼承第二十一世本因坊之後,就遠離一切比賽,遁入只和業餘對手下指導棋的韜光養晦世界中。這段期間是直到大正八年(1919年)的十數年之久。

怎麼會有這麼溫和的性格啊?我認為雁金的性格真是非常不得了。在本因坊繼承問題中敗下陣而失意,而秀哉成為新一任的本因坊後當然也會對那些簡單投靠過去的同伴有所不滿。然而他的韜光養晦並不是單純的逃避。身為棋士,如果沒有他那溫和的性格與無法從外貌上推量出來的強健韌性,恐怕是無法達成遠離棋賽十數年的境界吧。

不過,他的韜光養晦毫無疑問的是有期限的,因此他在大正8年(1929年)加入方圓社重新比賽時,他的棋力不僅不見衰退,恐怕還比過去更多挑增了一分魄力。顯然是他仍維持著專家棋士的尊嚴而對棋力鑽研未曾怠惰的關係。

到了大正11年(1932年),正如前面所說的,雁金和鈴木、瀨越等人組織了稗聖會朝向改革棋界的目標前進,造就了坊門、方圓社、稗聖會三派鼎力的狀態。然而這個三派鼎立的局面卻因為突然而來的關東大地震而崩潰,於是三派在大正13年(1924年)共同創立日本棋院來營運。然而很快地在同一年中就因為意見相左,雁金和鈴木、高部等人脫離日本棋院創立了棋正社。於是就在大正15年(1926年)、讀賣新聞社主辦的院社對抗戰中,終於實現了秀哉、雁金的恩怨情仇對局。

在院社對抗戰中進行的秀哉對雁金之戰,可說是大正時代最高等級的爭棋,因此讓棋迷們異常興奮。而棋局壯烈激戰的內容,更將兩對局者間糾結在一起的種種對立恩怨在盤上一口氣爆發出來,也可以說是必然會引起大眾關注的結果。

這場爭棋,最後以雁金遺憾敗北而告終。而且是以時限用盡的方式下輸。其實就算是收完官子,雁金也會輸六目,所以也可以將時限用盡當作另一種投子認輸的形式。而這種輸棋的方式雖然也被當作戲劇性的終局來宣傳,但其實雁金到時限用盡為止前都未拿起棋子,無疑地表現出對手是秀哉時不想平穩終局的心情。也是一種拒絕說出「我輸了」這種向對手低頭的行為。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