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2日 星期六

吳清源-江崎誠致(25)


思考時間被逼到只剩下九分鐘的木谷實突然流鼻血起來、離開棋盤而在廊下休息之際,吳清源說出「木谷先生您怎麼了?我已經落子囉」的有名故事,正是發生在這場十局賽第一局的大劫爭過程中。結果在吳清源同意下,雙方停戰休息二十分鐘;但如果是在的頭銜挑戰賽進行中,不管是甚麼理由,只要有一方無法對局,就會被裁定為時限用盡敗。

由於當時還沒如現在已確立的對局規則,因此採用了對木谷有利的臨時休息措施;但沒寫其過程的觀戰記中刺激性的文字表現,恰恰使吳清源受到了大眾的誤解。因為這篇觀戰記把對著流鼻血倒下的對手說「我已經落子囉」的事情,用類似貫徹勝負態度的無情口吻之風格,寫出來讓讀者大眾吸收。

不過實情並非如此。恐怕這是吳清源一心不亂的思考著手之際,根本沒想到木谷是為了甚麼理由而倒在廊下。其實木谷是在對局中有很多激烈動作的人,而且常常起身去上洗手間也很有名。只是因為木谷一直沒回到棋盤前,而讓他注意到了木谷是不是發生了甚麼問題。所以吳清源才會問「木谷先生您怎麼了?我已經落子囉」,其實他是大可裝做沒注意到,默默落子就好的。

當我們在看爭奪最高地位的升降十局賽時,除了會看到所謂的勝負世界是真的非常殘酷的,另一方面也會重新感受到其爽快的一面。這當然不是指對敗者殘酷、勝者爽快之類的單純感想。而是勝負本身就必須分出勝者與敗者的東西、是一種毫無虛偽型態的感動。

以根本就不知道有甚麼評審基準的文學獎來說,它本來就不能保證作家或其作品的價值,而得獎之時大家大致都會露出笑容,但這種笑容就是笑笑而已,並不是擺出勝者的面貌。當然,性格完全不同的文學與圍棋很難放在一起相比,但對於一切都是自己負責、可以正確地分出優劣的勝負世界來說,我可是有某種欽羨的感覺。

在看報紙或雜誌上刊登出來的爭棋結束瞬間的照片時,一定會看到好像沸騰昇華的勝者表情與在其後嚼著悲傷滋味的敗者模樣。我總是會在這個顯現出兩者露骨對照的情景下,感受到真實的人生。而且越是激烈的爭棋,那種印象就越是深刻地進入內心之中。

在木谷.吳升降十局賽當中,也屢屢在描寫這樣的情景。對吳來說是常常浮現出勝者的表情,而在這些情形下,也會看到木谷的身後出現悲哀的背影。且不論段位不同的比賽,只要是實力伯仲雙方的爭棋,這種對照毫無疑問地會給人強烈的印象。

實際上,吳清源雖然在六局中以五勝一敗的壓倒性成績將木谷降級,但並不是那麼輕輕鬆鬆地降伏了木谷。往往就像相差一張紙般的差距、或是走在細微絲線之上一樣地驚險。有好幾局是在勝敗動搖的線上、抓住一瞬間的機會才獲得勝利。好比說第一局白棋二目勝、第四局的黑棋一目勝等,根據解說來看,其實是都是木谷有利的棋局。

只不過,勝負往往就是在突破一瞬間的破綻中決定的。這也正是拒絕虛偽的勝負之真正型態。勝負雖然也有運氣的成分在,但那只不過是其中的要素之一。是否能掌握住運氣、爭勝負的人又是否能掌握住運氣,卻也不像是抓住空中浮雲那樣的虛渺。

吳清源就有非常優秀的掌握運氣能力。他能降伏木谷,甚至於在之後所有的十局賽都能勝出,說是他能在一局勝負中的某處、比起其他棋士更能將運氣拉到自己的手中的結果也不為過吧。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