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4日 星期二

吳清源-江崎誠致(22)


雖說稗聖會出了一篇很優異的綱領出來,但這些綱領並不是馬上就為棋界所接受。稗聖會的揭竿起義在棋士之間有各式各樣的反應,執著於名人權威的秀哉與其一門門徒當然是持反對的態度,即便是反秀哉派的棋士中,好比說跟秀哉起了衝突而被逐出本因坊門下的異才野澤竹朝,也對這種會清算掉他過去升降賽中好成績的競技方法表示異議,而拒絕加入稗聖會。

在這樣的結果下,日本棋界就產生了本因坊一門、方圓社、稗聖會三派鼎力的狀態。就在大家覺得這樣的混亂是越陷越深之時,關東大地震突然來襲,使得各組織都遭受毀滅性的打擊。震災對大家的傷害是決定性的,但也因為震災的機緣,造就了大正十三年(1924年)三派共同結成日本棋院的命運。不過,很快地就在同年中因為意見相左,雁金、鈴木、高部、加上加藤信六段、小野田千代太郎五段等五名就脫離了剛成立的日本棋院而創立棋正社,除此以外也還有其他流動的狀況出現。不過,漸漸地新聞棋賽的比重越來越高,讀賣新聞又企劃了院社(日本棋院對棋正社)對抗戰,使得日本棋界的大勢仍是往大同團結的方向發展。

秀哉也率領了坊門一起參加了日本棋院。日本棋院採用了藉由大手合賽來進行升段的制度,而名人即為九段的秀哉,則以審查員的資格,擁有了不參加大手合賽的身分。換句話說,他就是把當初稗聖會創立的旨趣直接冷凍起來,結果反而使得秀哉君臨於所有棋士之上的地位更加穩固。

他被稱為「不敗的名人」,也就是從此時左右開始。而進入昭和時代後的秀哉,其下過的勝負棋賽,就只有從昭和八年(1933年)到九年(1934年)接受吳清源挑戰的六十大壽紀念棋、與昭和十三年(1938年)6月開始花費半年和木谷實下的退休棋兩局棋而已。

如前所述,這兩局棋都是讓先,不是對等的條件、也讓秀哉單方面行使打掛的特權。而這兩局棋會讓大家有爭棋的印象,主要是主辦報社的宣傳效果造成的;但對局的雙方,特別是秀哉也的確是帶有爭棋的意識來對弈的。畢竟不是這樣,也無法產生真正的緊迫感。

會產生出這樣的氣氛,也跟六十紀念對局的對手吳清源是過去稗聖會鬥將的瀨越憲作門下、而退休棋的對手木谷實也是稗聖會成員鈴木為次郎的門下有深刻的關係。這樣的安排,雖然只能說是命運的偶然,然而假設當初這兩局棋的挑戰權是由本因坊門下的誰獲得的話,就不得不對這兩局棋是否會替昭和圍棋史大放光彩而產生疑問了。

過去稗聖會的成員曾經呼籲秀哉放棄名人的特權,降臨稗聖會來平等對局。雖說秀哉不可能理會這樣的呼籲,但六十大壽與退休畢竟是以強調他唯我獨尊的名目,才讓秀哉在進入了昭和年代後下了這兩局勝負棋。特別是在最後的退休棋中,如同川端康成所寫的「名人」所描述的一樣,出現了木谷對於生病的名人頑強地要求依約定來對局而毫不讓步的場面,這也多少給人有他是代替稗聖會時代的老師還和名人對戰的印象。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