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4日 星期三

許家元專訪


譯自:碁世界月刊2014年6月號

「Go 碁 JAPAN」(日本國家隊,由於「碁」與Go諧音,因此此隊名有日本加油的雙關意義在)選手介紹

許家元二段(當時)專訪

[前言]

入段才一年,他就已經開始建立起「後井山時代的有力候選人」之穩固地位了。

去年,他在新秀限定參加的中野杯中以新進職業棋士之姿拿到冠軍的光彩,也因此他的這項成績被拉拔起來參加今年(2014年)新舉辦的棋戰優勝者選手權比賽,並且連續擊破了小林覺九段、村川大介七段等一流棋士、打入了前四強---證明其實力已經到了和第一流棋士毫不遜色的程度了。

甚至棋士們之間對他的評價也是超乎尋常之高,因為常常會聽到「只有許家元沒有勝算」的說法。

現在他才16歲,是包含著無限可能的大器之材,因此我們想請他他現在的心境。

===

只能說是幸運

成為職業棋士後到現在,剛好才一年,首先想到的就是「運氣真好」。

雖然目前為止的成績是16勝2敗,但其內容與這個成績並不相符...。常常出現明明是已經完全輸定的棋,卻不知為何最後對手總是會出錯,讓我逆轉成獲勝的結果。

這很明顯就是包含前半盤的下法在內,我的實力還差的很遠,因此實際上和高強的老師們對局時,都是序盤就下得糟糕,然後就這樣一路輸到底。

中野杯能獲得冠軍,也只能說是幸運。在第一輪面對橋本寬初段(關西棋院)時,也是到了「我何時該投降」的局面,橋本先生卻看錯了棋,才能獲勝。

此外決賽對上平田智也三段(當時),也是我在佈局階段就已經明顯糟糕了。結果卻能獲勝,也還是只能說是太幸運了。

因此說到現在的目標或是課題,應該是不能只靠運氣贏棋,而是「以確實的內容獲勝」;與面對高強的老師們時,下出「至少不要遭到完敗」的內容。

高林門下躍進的一翼

我學會圍棋是四歲的時候。當時是父親想讓我哥哥學圍棋而讓他去上圍棋班,我是以順便一起上的形式跟著去的。

結果到小學二年級為止,我都還是將圍棋當作是興趣之一而已,但上了三年級時才想要「希望正式的研究下去」。然後開始每天用功練棋,並且參加各項比賽,拿到了台灣業餘六段組的全國冠軍。

到了小學四年級時,我也報名參加了台灣的職業棋士考試,結果以一勝之差成為第三名,結果沒能入段。

到了五年級時,再度挑戰職棋失敗,但六年級時王立誠老師卻給了我「還有去日本目標成為職業棋士的路」的建議,成為了我來日本學棋的起因。

當我說了「很想去日本」後,雙親也很支持我的決定,而且王老師也幫了我很多忙,讓我成為了高林拓二老師(六段)的內弟子。

現在高林門下,有富士田明彥先生(當時四段)獲得了新人王冠軍,而伊藤優詩先生(二段)也在天元戰的本戰中活躍。然後我是去年入段,而今年外柳是聞先生與張瑞傑入段。這些師兄弟的棋力都很強,也很有朝氣,但我想是我們這些師兄弟常常下了很多實戰練習賽,加上一起共同研究,可能是大家都有好成績的要因之一吧。

我現在的課題,還是要好好磨練佈局的感覺,將來希望能成為世界棋賽中爭霸的頂尖棋士。

[對局感想]

內閣總理大臣杯、文部科學大臣賞 2013年棋戰優勝者選手權賽 準決賽

2014年3月22日

黑 井山裕太六冠(貼六目半) 白 許家元 中野杯冠軍
Iiyama_Kiyo_01.png


這是我在棋戰選手權賽準決賽中完敗給井山老師的一盤棋。

白16還是應該下在A位飛。黑23如果照圖1進行的話,白棋就麻煩了。實戰白棋獲得了24打、26擋的機會,還可一拚。

圖1
Iiyama_Kiyo_02.png

但白34是敗著。此棋應該從C位方向擋住,接下來如下圖進行,則白棋可以吃掉上邊黑子。

圖2
Iiyama_Kiyo_03.png


實戰被黑35到45為止回家,白棋就已經無法獲勝了。

171手完 黑不計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