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0日 星期二

光榮的法國禁衛軍樂團(2)


譯自「管樂月刊(Band Journal)」1994年7月號

紀念於「海外管樂團CD」專欄大展文采的赤松文治先生

文:大石清

4月21日早上,管樂月刊雜誌送來一份請我寫稿子的傳真。但傳真的末尾卻加上了一筆:「赤松文治先生去世了」,讓我大吃一驚。我當下不知所措,於是試圖聯絡各方卻得不到詳細的狀況,處於半信半疑的狀態中。只好趕快打開管樂月刊5月號重讀一遍赤松老師寫的「海外管樂團CD」專欄,其內容仍是維持以往水準的詳盡,因此我還是無法相信這個訃報的真實性。(譯註:日本的雜誌通常是在前一個月的20日附近發行下一月號。所以五月號的雜誌,通常有可能在18、19日左右就會收到)

當我們在昭和34年(1959年)開始擔任管樂月刊的編輯時,由於赤松先生有很多關於海外管樂團的資訊,所以我們會常常拜託他寫稿,自此之後他的文章就是替管樂月刊創造了不可或缺的珍貴園地。他總是提供給我非常詳盡、仔細的介紹文字,特別是關於法國禁衛軍管樂團的部分,他還替我們寫了該樂團從二戰前都彭(Pierre Léon Dupont)樂長時代起的資料與解說。在該樂團在1961年首次來到日本之際,他也替我們照料了不少事情,他的一些建議,對於我們、以及全日本管樂聯盟的幹部幫了很大的忙。也因為他熟知禁衛軍管樂團的內部狀況,因此當我們想問甚麼東西時,也是他替我們寫信向當時的隊長理察(Raymond Richard)交涉,後來也都是由他替我們進行與歷任隊長書信往來的任務。

由於赤松先生長年在東芝公司服務的關係,逐漸對於後來喜歡的管樂音樂產生興趣,於是開始向歐洲為首、美國、加拿大等地的管樂團隊長寫信,獲得相關資料,並且收藏這些樂團的唱片、錄音帶與CD。我曾經有一次機會去他府上拜訪,想參觀他所收藏的許多管樂資料,順便看到了他所收藏的許多珍貴唱片。赤松先生的府上是在千代田區的永田町(譯註:永田町是日本的政治中樞區域),剛好就在首相官邸下面一點,周圍都是官廳或大公司的建築,附近還有首都高速道路的霞關交流道,可說是交通要地。他所擁有的資料非常龐大,可說比任何的管樂專門家還豐富、又具備各方面的知識,因此我還記得不管問他甚麼管樂問題,他都可以馬上回答出來呢。

特別是他對進行曲方面的知識非常豐富,因此當我要寫唱片解說時,常常需要向他請教。而我和赤松老師一起合作過許多唱片的解說,就從他身上學到很多東西。他也總是會去聽管樂團的音樂會,因此我也常和他在音樂廳的大堂中聊天,聽到許多樂團的秘辛。老師是比較瘦的體型,講起話來速度有點快,但給人有一點稍稍結巴的印象,因此如果老師接二連三地講著不同的話題時,要是不仔細聽,可能就會搞不清楚他再說甚麼了。然後,現在卻再也聽不到他聊這些事情,也讓我們無法再透過他接觸到世界各地管樂團的資料了。他替管樂月刊所寫的6月號CD專欄,竟然就成為了他的絕筆。

最後,深深祈禱老師安息。

合掌。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