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5日 星期一

吳清源-江崎誠致(10)


新佈局一書中文章所具有的不可思議說服力,對於不明白當時社會狀況的人來說,也許會有點難以理解。至於我自己,也在讀著這本「圍棋革命.新佈局法」時,往往會想起當年念中學生時的事情。首先在腦海中浮現的,則是瞞著父母偷偷在看大森義太郎寫的「唯物辯證法讀本」的事。其實書中寫了哪些內容,現在已經沒有甚麼具體的記憶了,但是卻記得其中類似「星位是下在角上,卻不是為了角上而下」式的渾沌字句,也一直持續出現在書中。因為這本帶有另類異樣熱情的辯證法讀本,讓我確信除了在學校或家庭中流通的一般想法以外,這個世界上還有別的思考方式。這點我可是記得非常清楚。

安永,毫無疑問就是驅使著當時的翻譯風格辯證法大筆,來整理這部「圍棋革命.新佈局法」。而且就在當時那個馬克思主義退潮與軍國主義大旗昂揚的時代,將辯證法理論應用到棋理寫作上,我認為反而會讓世人感受到一種新鮮的說服力。甚至他還替這本寫著玄妙不可思議理論的書籍,加上了個「懂了這點就不需要定石」的強烈宣傳標語。

而這句宣傳標語,也絕對不是隨便亂講的誑語。所謂的不知道定石下法也能下棋這件事,雖然也算是一種與棋理衝突的話語,但如果從與其注重於角隅得失不如重視全局均衡的新佈局思考方式來看,這也是非常符合理論的正當主張。不過,如果只是不管定石來下棋,使得局部的損失累積太多,自然沒有贏得勝負的道理,如此這句話就免不了成為謬論之譏。

而且,何謂重視全局均衡的下法呢?在三百六十一點、具有無限變化的棋盤上,要能驅使這樣的理論,恐怕是遠比記住角上定石來下棋還困難的至高絕技。畢竟新佈局創始者的木谷實與吳清源兩人,是即使在棋士中也算是具有無比高強棋力與明察大局判斷的強手。而這兩位強手為了解明宛如無窮深淵的棋理,明知這是非常困難之事,仍勇於走上嘗試之道。因此對於一般外行大眾來說,這種佈局其實並不是隨隨便便就能修行起來的。

不過安永的怪辯筆法,卻讓大眾以為這是誰都能搞懂的一種圍棋革命。比如說三連星、三三、五五、天元等等最難窮盡好下法的落點,卻因為其本身位於均衡對稱的點上,就讓大家相信這是簡明平易的著手。然而也是因為這樣,他把圍棋中蘊含的理論,用各種配合不同程度的人可以理解的寫法,牢記於大眾心中,這點功勞非常之大。至少他在從角上定石開始的「記憶」學習進步法之外,提供了大眾另一種以棋子關聯行動開始的「思考」學習法。光這項新佈局的貴重副產品,就值得留存於愛棋家們的記憶中。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