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4日 星期六

吳清源-江崎誠致(13)


新佈局是昭和八年(1933年)夏天,二十四歲的木谷實與十九歲的吳清源為了調養身體而去信州地獄谷溫泉而誕生的故事,到了今天已經成為昭和棋界有名的傳說。

地獄谷溫泉,是在昭和六年(1931年)嫁給木谷的春美夫人的故鄉。當時,木谷與吳其實正在進行時事新報舉辦的十局賽。這場十局賽是過去怎樣都無法突破木谷厚壁的吳清源在前一年升上與木谷同樣的五段、終於可以讓大家看到兩人實力勢均力敵對戰的企劃。

然而,這種世人對兩人的評鑑比較,對於這兩位燃燒著只想專心探究棋道的棋士來說,只不過是與他們無緣的俗事罷了。就算是後來,兩人以強烈的敵手型態而吸引著世人目光時,卻也毫未產生出影響他們私人情感的關係。兩人之間,總是保持著莫逆棋友的溫暖交友關係。

在1933年夏天也是這樣,由木谷邀請吳,一起前去地獄谷溫泉。吳清源對於可以離開都市塵囂數日而能前往山中幽靜環境中居住感到非常高興,甚至說在出發前夜出現了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的心情悸動現象。而且在這次旅行中,他還攜帶了平常愛讀的「易經」上卷與「中庸」的兩冊一起前往。換句話說,這真的只是為了養生,一開始並不是為了探究棋理的目的而去的。

這兩人都不嗜酒。不過說是去保養身體,其實木谷還有本「佈局與定石統合」的書的修飾工作要做,所以在同住的房間中,當木谷與吳兩人聚在一起時,談話中勢必還是走到圍棋方面上。但這種對話,其實是遠離對局世界的歡談。兩人似乎是以對於圍棋若即若離的闊達心境來談論。就在這種非正式的環境下,超越傳統二次元想法的行棋構想,就在兩大天才的腦中浮現出來了。

對於當時的狀況,吳清源也在隨筆集「莫愁」中寫下如下的文字:

「到達的當晚,我們兩人很快就開始了很大規模的討論。這個討論就是我們兩人毫不保留地探討起和以往完全不同的佈局。到了最後,則是因為我太固執,而讓木谷先生有點受不了」。

真理往往就是像這樣在偶然的機會中出現。如果當初木谷沒有邀請吳清源,說不定新佈局就不會以這樣的形式誕生,甚至有可能會是以不見天日的方式結束了。不過,歷史就是會在好的時機上送到對的人身上。一見之下可能是偶然的事件,其實也都藏有一定會演變成那樣的必然性。而這種偶然與必然的相遇,就是我們這種一般人平常說的命運。而木谷與吳清源的地獄谷溫泉旅行,其實就是命運的一著棋呢。

本來這兩人此時心中所浮現的佈局構想,還不是新佈局的內容。當時正在寫「佈局與定石統合」這本書的木谷,想的是以中央為中心的佈局思想;而過去與木谷下過天元東坡棋的吳清源,則是抱持著以一手保角為佈局出發點的想法。這兩種構想,就在地獄谷幽靜明亮的風光中交織,讓重視全局均衡的新佈局主體理論,朦朧地在兩人體內開始發酵。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