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1日 星期三

吳清源-江崎誠致(12)


  就在探究新佈局誕生的狀況中,也讓我抓到了一點想法。新佈局與傳統佈局可稱為一體的兩面,也可稱為互為陰陽,或者叫成角隅對中央、前後對左右等等,其實怎麼叫都可以,畢竟都是二次元平面的世界。然而,我們所居住的世界卻不是二次元的。為了探究真正的棋理,就應該要從二次元以外的其他次元方向來發想才行。如果真是這樣,總有一天就會有找到新次元想法的天才出現才對。而這位天才,如果有近乎棋神般的天分,則他會創造出三次元、四次元的構想,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吧....。

哎,感覺起來像是我在鬼扯一樣。畢竟這不過是我對棋裡的誤解中所產生的胡思亂想罷了。不過,圍棋這種遊戲就是會讓人抱持著種種胡思亂想,而讓我們更陷入宛如深淵的不可解世界中。也因此,就在這樣的世界中,突然出現的下著新佈局之吳清源與木谷實身影,看起來就充滿著神祕的風貌。

如前所述,這兩人的相遇是從昭和四年(1929年)的天元東坡棋開始的,但包含這盤棋在內,在吳清源來到日本後的數年間,不管怎樣都無法突破木谷實這道高大的厚牆。在昭和五年(1930年)日日新聞舉辦的棋賽中,雖然讓吳獲得了一勝,但在當時大家最認真對弈的大手合(升段賽)裏,他卻是在昭和五、六年中連續遭到了持黑負。

因此就不難想像,吳清源是比其他人更加想以打敗木谷實為目標而精進棋藝。根據知道當時狀況的人說,其實在這段時期中,完全感覺不到兩人間有競爭的氣氛出現,因為吳清源不僅是棋道,而是生活上所有的大小事都將木谷實當作大哥來對待,對於木谷實所說的話必定會謙虛地傾耳恭聽。

雖說是理所當然,但這樣把木谷當作哥哥的吳清源,在昭和7年(1932年)的大手合中,以半先局差持白的條件擊敗了木谷實之後,對於過去只要是說到棋理決不會對木谷反駁的吳清源,就開始堅持己見而不相讓了。這算是顯現出他覺得自己的圍棋技術已可與木谷實並肩而立的自負,但我聽到這個故事時,還是感到相當的恐怖。

本來像這樣的變化,不僅是吳清源,也應該可以在很多第一流棋士的身上見到。雖說棋道的進步必然是如此,對於覺得職業棋士棋力是高不可攀的我們外行人來說,還是會覺得這樣的轉變很恐怖。特別是在吳清源與木谷實之間,產生了這麼突然的變化,就更讓人如此覺得。

當然,這只是關於棋道上的心態變化,兩人之間的友情仍是牢不可破。但是經過這樣在棋道上的心態變化後,兩人的心中恐怕還是會有些微妙的糾葛吧。這種糾葛的內容是甚麼?我也不知道,畢竟我是無法解釋兩位擁有稀世棋才的高手心境。但我覺得這種糾葛是一種催化兩人對棋理思考方式產生化學變化的結果。換句話說,過去我把這種糾葛當成是促使他們終於創建出新佈局的原因之一,顯然是判斷錯誤。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