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6日 星期五

小黑維修記


自從意外購入罕見樂器降A調單簧管後(參見開箱文),慢慢開始覺得有些按鍵似乎漏氣,變得有點難吹起來,因此決定送這把新來的嬌客去進廠維修保養。


但畢竟是罕見樂器,國內也幾乎沒有人維修過,因此當我一開始帶著這把樂器去某老牌樂器維修公司時,他們就婉拒了,以免東西沒修好還得賠上聲譽(可能也跟當天老闆不在家有關)。
後來,決定把這把樂器拿去給大巨蛋對面的Trio Music試試,年輕的郭師傅果然就勇敢地接受了這個挑戰。不過,由於相關零件如皮墊等太過少見,因此完工的日期只能一拖再拖。我大約是一、二月送修,當時正是音樂比賽的旺季,所以約定三月底左右交貨。後來只好改到七月,然後八月、九月過去,終於在上週左右接到通知說,預定本週可以交貨。

題外話,不僅是樂器上的零件難買,就連簧片也很難買。我一開始找了某羅斯福路上的大牌樂器公司,他們自然是沒有降A調單簧管簧片的現貨,幫忙向法國V社訂貨的話,得三四個月才買到。於是,我只好求助阿罵爽和某美國快遞專家,總算各弄了一盒#3、與#4的簧片來。很明顯#3會太薄,高音幾乎都上不去,而且偏低實在太多,所以不得不用四號來吹。此外,由於管徑太細,一般的單簧管專用通布根本就無法使用,而必須改用雙簧管用的通布,才能清潔管身。



妙的是,剛好有朋友這幾天去Trio Music修樂器,也看到了小黑即將完工的樣子,我才知道這次是真的可以帶這把降A調回家了。因為平日要打工的關係,我預定是這禮拜六才過去拿,但剛好郭師傅本週得去北京出差的樣子,臨時希望我早點過去。於是我們就約在早早買好、不得不去聽的維也納愛樂歐騰大叔協奏曲之夜當晚十點半將樂器領回。(正常的樂器維修店大概沒辦法開這麼晚吧?---這也是Trio Music的一種優勢 XD)

在我聽完把交響協奏曲變成單簧管協奏曲的精彩演出後,立刻依約趕去了Trio Music。到了現場,不多說馬上進行測試,但畢竟很久沒吹到這麼小的樂器,手指都糾結在一起很難按準,頻頻嗶嗶叫,恨不得想把自己的手指剪斷(笑)。只知道樂器的確比送修前順很多,高音也很容易就上去了(雖然說高音的音準還是低的很恐怖,我才吹到一點Si,就忍不住和郭師傅相對苦笑)。所以,我就很爽快付錢,將樂器帶回家了。

2015-10-13 22.39.09.jpg
深夜11點前準備等公車回家的小傢伙
(這當然不是裝鈔票的皮箱!更不可能是核彈引爆器!!)

帶回家後,先幫這把樂器重新拍過「定裝照」,這才發現這把樂器也無法使用一般單簧管專用的支撐架....(以前都是直接立起來),看來還得買長笛用的才行呢~

2015-10-16 21.18.06.jpg
不過,拿台灣名產臭豆腐來當背景,似乎有點怪怪的(笑)

今天趁著週五提早下班,回家又重新測試了一下。放慢一點吹後,終於可以稍微適應按鍵太小的問題,勉強可以吹音階了。實際聽起來會是這樣個樣子







說這是半音階,其實音準非常的不平均、很奇怪。實際去對調音器的話,發覺中低音有幾個音非常高,幾乎高了快半音。而高音的話,過了一點Sol就開始越來越低。不過,還是可以吹到「指法上」的High G(俗稱的兩點Sol),但音準上聽起來差很多就是了。

手指比較習慣以後,忍不住就想拿出那首有名的曲子來惡搞...


原曲是d小調,用降A調來吹的話,得移到#F小調來吹。對於視譜移調功力沒那麼好、按鍵按不太準的業餘爛咖我來說太過吃力。因此我是改移到低一個全音的c小調上來吹(對於降A調來說是e小調)。

其中經過高音的Si或Do的時候,我會抽空加按側邊的按鍵來「作弊」,才勉強把音拉高一點起來(稍微快一點的樂句就不管了)。當然,吹到一半就錄不下去了,因為最精彩的花腔樂句,會需要大跳到兩點Sol,但這已經超過我的能力範圍,只好等以後更有心得一點再來挑戰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