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27日 星期日

王景怡專訪


譯自「碁世界」月刊2015年9月號

第二屆會津中央醫院杯女流圍棋錦標賽決賽讓日本棋院中部總本部產生了新的女英雄

「入段之後七年,終於美夢成真~王景怡專訪

採訪:松尾太郎

[前言]

王景怡在第二屆會津中央醫院杯中擊敗謝依旻女流名人,獲得了首個頭銜。對於日本棋院中部總本部的女子棋士而言,這是楠光子七段在1985年獲得女流本因坊以來,睽違三十年的重要紀錄。中部總本部正好在今年創立六十週年,因此我們想來採訪這位正好在這個重要年份中突然飛舞降臨的新女王,王景怡二段。

採訪:
恭喜您獲得首個頭銜。既然已經過了一個月左右了,是否終於湧現了獲得頭銜的實際感覺?

王景怡(以下簡稱王):
多謝。有很多朋友也跟我賀喜,除了讓我很開心外,也出現了獲得頭銜的實際感覺。獲得頭銜本來就是我成為職業棋士以來的目標,但在今年有了希望能在三十歲之前獲得頭銜的強烈感覺,因此我就特別在新年的始棋式中宣告一定要拿到頭銜。沒想到竟然真的美夢成真...。

採訪:
真是說到做到呢。這次是和過去獲得過許多頭銜的謝小姐對局,而且還是第一次下二日制的決賽,會不會覺得壓力很大?

王:
從實際的成績來看,應該是所有人都會認為是謝小姐會贏才對。因此就算是輸掉也沒甚麼藉口好講,反而就會有乾脆放開來下自己的棋、下出好棋就好的心情。

採訪:
可以請您回顧一下整個比賽的過程嗎?

王:
預賽的決賽中半目獲勝,又在本賽的第一輪撿到了必敗之局而贏棋,就讓我稍稍覺得「看起來好像氣勢來了,搞不好可以打到決賽呢」。不過,就實力而言,我還很有努力的空間,因此竟然可以貞的打入決賽,是連我自己都有點不敢相信...。

採訪:
決賽是二日制的棋,因此身為前棋聖擁有者的令尊(王立誠九段),是否有給您像是封手棋時機之類的建議?

王:
他倒是沒有給我甚麼建議,但他卻跟我說不要太在意是誰封手這件事比較好。但由於我幾乎沒有能下二日制棋賽的機會,所以還真的有點想封手,結果最後也真是由我來封手。

採訪:
由於機會難得,因此也想請教您私下的生活。您在獲勝後的專訪中特別提到:「以往都沒有機會說出(對雙親)感謝的心情,因此這次想跟他們說聲謝謝」。在那之後,有好好跟令尊令堂報告了嗎?

王:
結果啊...在打電話跟父親報告時,父親卻直接跟我談起來決勝賽中的官子話題了(笑)。我是平常就很常跟父親聊圍棋的事。只要我的對局有網路轉播,他就會跟我聊我的棋。而我母親則是從以前就盡力於照顧家庭,因此當父親能爭奪棋聖或王座等大頭銜時,我覺得一定是有母親在背後支持他的關係。當然,我也是有母親支持我才能走下去。我真的很感謝我的父母。

採訪:
您在家中對話時,應該是使用中文吧?

王:
沒錯。我雖然是在日本出生、長大,但父母都是來自台灣,所以基本上在家中還是都講中文。只不過,不可思議的是我和弟弟(王景弘初段,隸屬關西棋院)卻是用日語對話(笑)。這次因為拿到了冠軍獎金,所以想請父母去海外旅行。

採訪:
真是很棒的孝順行為。不過,您還是由令尊教會下棋的吧?

王:
我其實是五歲半左右由母親教會圍棋,之後就去上岩田一九段的兒童圍棋教室。倒是沒有留下甚麼父親講些關於圍棋的東西的印象。但是,他是從以前開始就會幫我一起檢討我的對局。

採訪:
然後您就當了院生對嗎?

王:
是的,在我12歲的時候。之後由於我一直考不上初段,於是就在高中畢業後,進入了法政大學職涯規劃系唸書。所謂的職涯規劃系是要學習理解自己、並且要去接觸各行各業。但就在接觸過各行各業之後,更加確定自己想當職業棋士的心意。於是我在2008年再次報考職業入段考試,而終於成功入段。

採訪:
這一年通過女流入段考試後就決定您隸屬於中部總本部了是嗎?

王:
這是我入段時訂定出來的制度。因此,我自己也沒想過我會去到中部總本部,這是在這個制度導入前作夢都想不到的事。

採訪:
在中部總本部創立六十週年的這個重要年份拿到了頭銜,應該是有甚麼緣分吧?

王:
我也覺得是個緣分呢。我甚至在想如果不是來到中部總本部,搞不好我根本拿不到頭銜呢(笑)。對局當天,聽說中部總本部還特地幫我開了個大盤解說會,真是非常支持我。此外我現在正在負責一個「隨時都能入門」的講座,而講座中的學生也紛紛向我道賀。

採訪:
今年伊田(篤史)先生獲得了十段和NHK杯,接著王小姐又替中部總本部拿下了三十年來的首次女子頭銜,一定會盛大慶祝吧。此外,聽說您現在是一個人住在名古屋是嗎?

王:
是。我已經搬來這裡住五、六年了...。最先在名古屋完全沒有認識的朋友,所以會很期待休假時能回到東京來,但現在已經完全習慣名古屋的生活了。

採訪:
應該交了不少好朋友吧?

王:
由於在中部總本部裡沒有和我同年代的女性棋士,我都是和男性棋士混在一起,而和他們成了好朋友。在我剛到名古屋時,年紀和我最接近的女性棋士是金賢貞女士(四段),而她也給我很多方面的照顧。今年,牛榮子小姐(16歲,初段)也以中部總本部棋士的身分入段,這次就要換我給她建議、盡量在各方面上幫助她了。

採訪:
獲得頭銜之後,我想您應該也會獲選為世界棋賽的參賽選手才對。

王:
首先,我很期待能參加世界賽。以前我曾以台灣代表的身分參加過世界賽,但基本上沒甚麼機會能和世界級的棋士下棋,所以真的很期待後續能參賽。正好不久前,日本棋院給了我預定在十月中舉行的穹窿山兵聖杯世界女子棋賽的參賽資格,因此我會努力在比賽中好好表現。此外,我也會為了能在其他日本女子棋賽打到更前面名次而努力精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