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7日 星期四

吳清源-江崎誠致(七)


而此刻登場的,則是比木谷實年輕五歲的吳清源。吳清源的大手合出賽時間,是考慮到等待他適應語言與生活習慣的問題,而決定從昭和五年(1930年)開始參加大手合。在參加大手合之前,就由新聞社安排特別對局。而他們兩人首次的對戰,則是在昭和四年(1929年)夏天,吳清源15歲、木谷實20歲的時候。不用說,這場神童對怪童丸之戰,當然是讓所有的棋迷引領期盼。而這一局也是至今仍讓許多人可以朗朗上口般出名的吳清源東坡棋。這種大膽的下法,不僅是棋迷、就連專家棋士們都為之啞口無言。

在前一年秋天才來到日本的吳少年,在贏了本因坊秀哉名人的考試棋之後跳升三段,並且開始下時事新報主辦的新聞棋賽,並且以讓先的局差連勝了村島誼紀、篠原正美、前田陳爾等當時氣勢正盛的新銳四段軍團,終於和他心中目標的木谷實面對面對戰的棋,就是這局東坡棋。至此為止,吳少年在來到日本之後還沒輸過一局棋。如果是常人的想法,當然會選擇堅實的手法來下這一局。然而吳清源卻將第一手棋下在天元上,然後一路模仿白棋的下法直到63手棋為止。

這樣的下法到底反應如何呢?根據知道當時狀況的人之說法,大家對於這位完全不拘泥日本圍棋傳統、而是自由奔放下棋的吳少年之反應,似乎就僅僅是驚訝而已。不過,大家對於這種東坡棋的下法幾乎都沒有好意見,據說連秀哉名人也說出了否定的見解。而且因為最後是木谷贏了三目,讓當時的棋界都無話可說,也讓這種東坡棋的下法還沒引起大家模仿的風潮就結束了。

換句話說,單純只看這一局棋的話,吳清源是名符其實的吃了敗績,不過這場對上自己目標木谷實的第一仗,結果該不會只是他想嘗試奇招而已?但就算不能說他是完全沒有這種想法,但意圖應該也不止於此而已。吳清源雖然自己說:「這是一種趣向」,但這種趣向,在內容上和平常所用的趣向相比,意義是大不相同的。

吳清源的趣向,據他說是想要確認天元的價值,是將目的集中為一的趣向。而要達成這個目的,試著去下東坡棋的確是一種最確實的方法。這種就常識而言不得不說是邪道的東坡棋,他卻拿來在和無疑是自己最敬畏的木谷實所下的第一局中來嘗試,顯示出他對天元的價值抱持著超乎平常的關心。恐怕從這個角度來看,十五歲的吳清源才是極致追求圍棋本質中的先鋒呢。

對我自己來說,不得不認為這位在我心中總是燃起青藍妖火的中國天才少年與無法接受他這種實驗的怪童丸之首次相會,其實就是在暗示昭和圍棋界的走向。就在他們相會的四年之後的昭和八年(1933年),這兩者創造出了圍棋革命的新佈局,然而不得不說此新佈局的萌芽,可能已經在初次對局的兩人心中某處誕生了呢。

當時的木谷,在此局的對弈之中,對於不知何時才會停止模仿的吳清源不發一語,卻好幾次帶著負責採訪的記者去對局室廊下抱怨。當時負責採訪的記者,正是後來轉職到每日新聞、參與創設本因坊戰,可說是觀戰記者中非常著名的三谷水平先生。

三谷先生和文壇的淵源很深,在川端康成「名人」一書中所描述的本因坊秀哉名人的退休棋,也是由他擔任觀戰記者。從那時起,邀請文人名士來寫本因坊挑戰賽觀戰記的企劃案,其實也是他提出來的。在戰後,我也成為撰寫觀戰記的一員,因而和職業棋界加深了關係,期間他就毫不保留的跟我說了很多戰前棋界的秘辛。

而這位戰功彪炳的觀戰記者三谷先生,在擔任圍棋記者生涯中所發生第一號對局糾紛,也正是吳清源的東坡棋。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