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日 星期日

追悼風靡一世的「昭和棋聖」之吳清源九段特選譜專輯(6)

(6)「首度兩位九段的爭棋」

採訪:
藤澤庫之助八段達成大手合制度下首位九段升段的紀錄是發生在昭和24年(1949年)6月的事。在那個仍然有九段即名人觀念的時代下,可是引起了很大的迴響。然而,出現該如何看待吳清源老師的聲音也變成了理所當然之事呢。畢竟他在和橋本宇太郎八段、岩本薰本因坊的十局賽中,都將對方降級到相差一段的半先局差,在昭和24年(1949年)舉行的「吳對高段聯合十局賽」中也拿到了八勝一敗一和的壓倒性優異成績。這個成績用大手合的升段規定來換算,也確實超過了需要升上九段的分數。於是日本棋院就在昭和25年(1950年)2月,贈與了吳老師九段證書。由於此刻產生了兩位九段,就必須透過十局賽來決定誰是最強的棋士了。

林:
不過贊助吳老師的讀賣新聞社卻和藤澤老師有些不合。這場十局賽卻是一直很難實現起來。



採訪:
據說這之間的談判是非常的激烈,因為雙方和解而開始下十局賽是拖到了昭和26年(1951年)10月呢。當時,林老師正在做甚麼呢?

林:
那正好是我九歲開始學圍棋左右的事。在台灣,吳藤澤十局賽也非常轟動,我還記得大人們談論的話題也都是他們的十局賽。且不論這裡挑選出來的十局賽第一局,其實這十局賽前半段的發展是藤澤老師有利呢。

採訪:
到第四局為止,是藤澤老師以二勝一敗一和領先。不過,從第五局開始,氣勢就轉變了,到第九局為止,變成了藤澤老師的二勝六敗一和,而被降級成半先的局差。

林:
接著馬上進行的第二次十局賽,又是藤澤老師被降級,而變成了讓先的局差了。

升降十局賽第一局
昭和26年(1951年)10月20~22日
弈於栃木縣.日光「輪王寺」

白 吳清源九段 黑 藤澤庫之助九段
不貼目,時限各13小時

第一譜(1~33) 白棋間距理想
Fujisawa_Go_01_01.png


採訪:
左下下成了沒看過的新型。

林:
黑的藤澤老師從黑13起就下得很積極。不過當白16扳出,黑17閃開避戰稍微有點痛苦。氣魄上會想在1圖黑1斷,但白2到12切斷,以下到黑25為止,白A、黑B、白C開劫會讓黑棋非常慘痛。而且白棋有D位的劫材,黑棋崩潰。

1圖
Fujisawa_Go_01_02.png

林:
實戰到黑23為止,雖是接近定石的型態,但白24扳到,左邊白陣的間距恰好,我覺得是白棋並無不滿。

採訪:
黑25或白26是相等之點。黑27大致是要這樣淺消吧。

林:
黑29是令人注目的要點,但吳老師此處卻下出白30碰反擊。白30如果應在31位,則黑A、白B、黑C是恰到好處。雙方在此處是虛虛實實的接應,非常有意思。而黑31這種可拿先拿的態度,也是藤澤老師的棋風。

採訪:
白32尖的型態也很有趣。

林:
這是吳老師苦心的一手。黑33也是藤澤老師獨特的下法。如果走黑D定型,之後白C、黑E、白F、黑G是一般常識性的感覺吧。這局棋真的是有很多一般常識無法適用的場面呢。

第二譜(34~90) 擒龍大作戰
Fujisawa_Go_01_03.png

林:
藤澤老師的作戰方針非常清楚。不論是右上的黑35或下邊的黑41都在反映這種戰略,就是先搶實地,然後再輕輕解消左上一帶的白棋大模樣。

採訪:
黑在左邊行動,結果到白50止被白棋吃掉。我覺得這塊白地看起來也很大呢。

林:
但也不能說是多豪華的大地。不過黑51以下似乎有問題。此處還是應該先於A長,如此局勢還很漫長。黑棋雖然有點討厭白棋在B位暴動,但黑C、白D、黑E、白F、黑G讓步的話,黑棋也沒甚麼大問題。

採訪:
實戰白54起逐步將黑封住,黑棋就騎虎難下了。

林:
一見之下是黑棋危險之型。接下來雙方的每一步棋都很難下。白68也可以考慮於H應,但讓黑棋於68接回,味道很不好。白72則是不饒黑棋而要強殺的態度了。

採訪:
黑73開始在角上找手段,看來就要形成大攻殺了。

林:
當然,也只能硬著頭皮殺下去了。白82如果照2圖1、3之後再5撲,是可以變成白棋有利的一手寬氣劫。不過,白棋要頭痛劫材去哪裡找,而且黑棋有A斷的利用手段,這樣還是雙方不相上下。

2圖
Fujisawa_G_01_03.png

採訪:
黑83一般都評為是妙手。

林:
沒錯。白如果照實戰那樣於84應,則黑85變成先手,而可以長出一氣。白84照3圖那樣1、3進行,則是攻殺白勝,但黑4渡過後,傾全力轉攻上邊白棋,形勢仍是平分秋色。其實白棋也真的得這樣下才對。

3圖
Fujisawa_G_01_04.png


採訪:
接下來就到了有名的雙方看錯棋場面了。到白90拐為止,雙方都誤以為角上攻殺是白棋獲勝。不過,事實上並非如此。

第三譜(91~94) 雙方看錯,藤澤歹運
Fujisawa_G_01_05.png

林:
黑91自緊一氣是藤澤老師的敗著。接下來就讓我說明一下雙方看錯的內容吧。黑91應該照4圖的1、3來緊氣。黑7提取二子時,白8提回,然後黑棋再於其右一路(4位)打吃。之後白如果於7位黏,則白棋可以形成四目大眼,的確是白快一氣吃黑。

4圖
Fujisawa_G_01_06.png


採訪:
這是兩位老師同樣算到的結果。

林:
但有時沒注意到的地方,就是會看不出來呢。到了終局後,擔任紀錄的鹽入逸造四段馬上就指出其實是黑勝才對。因為4圖的黑7是壞棋,應該要照5圖那樣聚成四子,故意讓白提取,然後黑棋照6圖1、3從內部緊氣。到了白8後,黑棋提劫,就變成了黑棋有利的一手寬氣劫。

5圖
Fujisawa_G_01_07.png


6圖
Fujisawa_G_01_08.png


採訪:
形成黑棋有利的一手寬氣劫的話,形勢如何?

林:
吳老師的感想是他會在A位壓,白棋尚可一戰;但我覺得黑棋於B扳後,還是白苦,甚至是黑棋勝勢吧。畢竟黑棋還有6圖的A斷,而白棋幾乎沒有甚麼劫材。

採訪:
錯覺真的很可怕啊。當黑93碰,白棋完全不理,而於94位吃淨,雙方差距非常大。

林:
這次的十局賽結束後,吳老師馬上就被邀請去台灣,而且受請託跟我下六子棋。結果是我輸一目。之後再回到日本,又再度和藤澤老師下半先十局賽,又被打到讓先的局差。可以說在十局賽歷史上,藤澤老師是最悲劇性的主人翁呢。

採訪:
下一期,則是介紹和坂田榮男八段下的十局賽。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