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9日 星期一

追悼風靡一世的「昭和棋聖」之吳清源九段特選譜專輯(5)


(5)「岩本本因坊的挑戰」

採訪:
戰後的吳清源十局賽,接著橋本宇太郎之後成為挑戰者的是岩本薰八段(本因坊薰和)。說他是挑戰者的用詞可能不太適切,畢竟這是分先的升降賽。不過,本來岩本老師的對局費僅僅接近吳老師的一半,待遇上似乎是有差的。

林:
岩本老師此時正在本因坊連霸中。第三期、和第四期的本因坊都由他拿下。當時應該是兩年一屆的比賽制度吧?

採訪:
在岩本老師的回憶錄「將圍棋推廣到世界」中,寫了「剛好我連續拿了兩屆本因坊,因此社會上就希望我出來,加上我自己也覺得我也還在棋力全盛時期;而吳清源又是棋界的第一人,就有想要和他正面對決的心情」的話。當時岩本老師是46歲,而吳老師是小一輪的34歲。

林:
這就是想要和強手對戰的心情。可以說像是棋士的本能一樣的心情。此刻,吳老師和璽宇教的關係不知道怎麼了呢?

採訪:
當時璽宇教的車是要在對局當天早上才會開到(譯註:照慣例應該是要在比賽的前一天住進比賽會場的旅館),下完後也不進行局後檢討,就早早把人載走。不過,在下這場十局賽的後半段時,璽宇教陷入了毀滅狀態,據說他們就自然和璽宇教斷絕關係了。

林:
原來如此。這場十局賽下到第六局是吳老師的五勝一敗,將岩本老師降級成半先局差。這次介紹的第一局,就結果來看等於已經分出了比賽的高下明暗了。

採訪:
本局終局階段出現了規則問題。所以發表成白一目勝或二目勝的曖昧結果,不過後來很快就訂正成白棋一目勝了。


升降十局賽第一局
昭和23年(1948年)7月7~9日
弈於東京.小石川「紅葉」

白 吳清源八段 黑 本因坊薰和
不貼目,時限各13小時

第一譜(1~60) 撒豆成兵棋
Iwamoto_Go_10_1st_01.png

林:
黑13也可以考慮在A迫拆吧?接下來白60二間拆時,黑B、白C、黑D加厚外壁是要領。

採訪:
白14打入,相當激烈。

林:
由於不貼目,白棋就會想這樣下。

採訪:
黑15、17可說是定型式的運子,但白18很少見。

林:
如果照1圖的白1到10進行,則打入的白子成為負擔。實戰的白18普通來說可能有點太緩,但左邊白棋的幅度夠寬,可以接受。右邊到白30為止,也是白棋的一種理想型。

1圖
Iwamoto_Go_10_1st_02.png


採訪:
白32時,黑33的應法很輕妙。

林:
這很像被稱為撒豆成兵的岩本老師之棋風。白34以下的應接也很有趣。白36在2圖的白1退也很有力。黑4防止白8點入,然後白7到黑10為止黑棋是可以作活,但白棋也很厚實。

2圖
Iwamoto_Go_10_1st_03.png

採訪:
後來吳老師反省白60有問題呢。

林:
對。下在E並附近會比較好。接下來黑會下在F吧?然後白棋下在G位緩攻,大致會變成長期抗戰的狀況。因為白下了60,後續一下子變得不太妙了。


第二譜(61~121) 黑棋始終簡明進行 
Iwamoto_Go_10_1st_04.png


採訪:
黑61以下衝出很嚴厲。

林:
這樣非常簡明。黑67也是好點。不過吳老師的白68覷也相當機敏。黑69堅實應對。不過3圖的黑1也可以考慮。白如果2應,則黑3撞型態佳妙。黑1如果下在2位擋,則白A侵入時,黑棋很頭痛。

3圖
Iwamoto_Go_10_1st_05.png


採訪:
之後就是淡淡地進行。

林:
白96為止作活很大。後續還有112位夾碰的手段。也許岩本老師是判斷右上活棋與左邊黑97是相等之點吧?但黑117有問題,我覺得黑棋在這裡有補過頭的嫌疑。此棋還是要在A位侵消比較大。白118、120圍中空,局面非常細微。但實際上還是黑棋稍好。岩本老師可能有點太樂觀了吧?畢竟之後的官子很難收。


第三譜(122~200) 終於逆轉
Iwamoto_Go_10_1st_06.png


採訪:
左邊的白122非很大嗎?

林:
這和中央的127位擋住不知道何者較大?白122、124後再126飛,是流水般的進行。這裡我有一處不明,就是岩本老師的黑137。此棋應該是隨手。此處應該要先黑143碰、白144、黑145、白146、黑173、白174、黑195定型才對。由於經過上述手順後,白棋擔心角上打劫,只能在196位補。經過這樣交換後,黑棋就不是跳137而是可以跳到138了。這和實戰相差將近三目吧。

採訪:
而黑147據說是敗著。

林:
白先148、再150斷是絕妙的手順。黑147如果照4圖進行,則是黑棋微差獲勝。白4後,黑5、7叫吃再黏。之後白A斷時,黑B退,甚麼事都沒有。此處黑棋明顯損失兩目以上。

4圖
Iwamoto_Go_10_1st_07.png


採訪:
但黑棋本來不會輸的。

林:
嗯。但白152之後再154打,黑棋就不行了。黑棋收官出現兩次失誤是致命傷。

採訪:
至此為止的十局賽,對木谷、對雁金、對橋本似乎都是這樣,吳老師都是確實抓住對手一瞬間的失誤而逆轉成功。

林:
的確,吳老師有很多是逆轉勝利。這也許可說是對局被十局賽獨特的氣氛給吞沒了。總之,可以感覺到吳老師精神力的強大。


第四譜(201~328) 奇妙的終局
Iwamoto_Go_10_1st_08.png


採訪:
終局有點奇妙。雙方都已經開始下單官了,卻還是不解決第四譜中237位的劫爭。

林:
這是因為規則的不完備造成的。也是當初會發表成白一目勝或兩目勝的原因。本局如果再細微一點的話,就會發生大問題了吧。由於勝敗已分,所以雙方就不爭這個劫爭了。不過,因為「只要劫材夠多,最後的劫就可以不補而終局」的日本棋院內規,所以最後訂正成白棋一目勝。

採訪:
因為這件事的關係,導致了隔年制定了日本棋院圍棋規則,並且到了平成年代演變成了日本圍棋規則。

林:
現在的話,黑棋得要在A位提取解決劫爭終局,於是結果是白2目勝。如果是本劫的話,規定是無關劫材,最後要補棋;但要是寬氣劫的話,就是靠實戰解決。

採訪:
下次就要來介紹吳老師和藤澤庫之助九段的十局賽。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