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8日 星期日

有點讚的圍棋故事(12)


深愛圍棋的中野孝次先生

譯自「NHK圍棋講座」2014年11月號 「有點讚的圍棋故事」(ちょっといい碁の話)

---By二十五世本因坊趙魔鬼治勳

===

今年六月,創了了一個名為郵儲杯的新棋賽。其正式的名稱是「第一屆郵儲杯 青年圍棋大賽---紀念中野孝次先生」。棋賽的名稱能冠上中野孝次先生的名字真的是非常棒。在這裡我也要感謝參與創設這個棋賽的所有相關人士。

中野孝次先生是一位非常成功的作家。好比說,讀過其「清貧的思想」、「哈拉斯在我家的日子」等等作品的讀者應該很多吧?除此之外,他還創立了中野孝次基金,並且以此基金為基礎,替棋界創設了「中野杯U20棋賽」。這是個限定二十歲以下的棋士或院生的比賽,也是因為他總是會替我們關心棋界未來的發展。中野杯到去年為止,總共持續辦了十屆,到了這一屆,才改變成郵儲杯的比賽。

第一屆的中野杯,是2004年舉行的。中野先生雖然很期待欣賞冠軍賽,卻沒有機會真的看到這個對局。最後我們向他報告是由關西棋院的瀨戶大樹先生獲得冠軍,是在他去天堂大概一個月之後的事。

所以這一期,我就來談談中野先生的故事吧。中野老師的著作中有不少很難懂,老實說我就不太有看過(笑)。只不過,他真的非常喜歡圍棋,在我當上本因坊的那段期間,他還曾幫我寫過觀戰記。他在寫觀戰記時,就會抓住擔任紀錄或來觀摩的年輕棋士,和他下棋。這已經是當時晚上娛樂室固定會上演的劇情了。我記得大致是受年輕棋士三到四子,有輸有贏的成績吧。

不過,有一次他卻突然這樣問我:
「如果職業棋士認真起來,我到底得擺幾子才夠?」

想來他對自己可以跟職業棋士受三、四子還算平分秋色的成績一直抱有疑問吧。

但要回答這個問題,就讓我很頭痛了。畢竟我跟業餘棋友下棋時,總是把能夠讓棋友開心當作最重要的目標,所以幾乎都不太贏棋的。因此,我就反問他說:「老師,我真的可以說實話嗎?」。然後他就說請問一定要認真回答。但我想,這樣的話,就只能真的下下看囉。所以我就說:「我會認真下,就請您擺上自己覺得會贏的讓子數」。

到底他擺了幾子呢?老實說我記不太清楚了,只記得不是在星位上都擺滿子(九子)。不過,應該是比五子多。所以大概是六~八子之間吧。結果,黑子還是被我殺的七零八落。於是中野老師的表情看起來就非常悲傷。不過,這樣講大家就多少能理解老師的棋力程度到哪裡了吧。對自己的棋力抱有疑問,其實也是要有相當的實力才辦得到的哩。而且身為作家,總是會很想想對真實一窺究竟吧。

接下來開始我就和中野老師結下了不可思議的緣分了。中野老師在很多方面都很關照我,當我狀況不好時,也會寄給我鼓勵的信件。到現在為止我都還記得,他一定會在信件的末尾上加上一句「請不必回信了」。這讓我非常開心,因為可以鬆口氣了。畢竟要回信給大師級作家,可真的會讓人很害怕啊(笑)。後來,我也和他合出過對談集,偶而也會一起上電視節目。

中野老師晚年時曾說過想送我一個硯台。我想他那時應該是覺悟到死期將近了吧。我稍微去探望他,他就這樣爽快地跟我說有這樣的願望。結果卻是沒能進展下去。大概是覺得不久於人世的人送的東西會給在世的人負擔吧?他真是個善體人意的大師啊。

敬啟,中野老師:現在日本的新秀,託您之福,成長進步起來了喔。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