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7日 星期六

每日一巴心得


  • 巴賽管真是一種對右手負擔很大的樂器,雖然每每吹到最底下的C都會覺得很有快感(爽!),但右手拇指就是很酸痛....B社的C、升C這兩個鍵的設計恐怕還是應該再往外移會比較好?不過,我想我應該是可以吹得出莫札特的嬉遊曲了 XD

  • 接下來就很不識相的拿出孟德爾頌第一號來挑戰一下了。

    結果第一句就好難@@

    因為,第一句是C(Low C )~Eb(一點)的大跳。雖然不是圓滑線,但這是要右手拇指和右手小指加左手拇指的切換。這種標準豎笛沒有的按法,實在是粉痛苦。
    M1.png


    不過,這還不是最難的。終曲的部分出現了C(Low C)+G(喉音)+Eb(一點)的快速大跳樂句....
    Mendelssohn_1_bhn.png


    只能說:古人好厲害啊!!
  • 吹了巴賽管後,終於可以體會有好樂器會越來越愛練的心情....(特別是回頭去吹爛樂器後)
  • 好想帶巴賽管去罰站啊!(過去假設句)
  • 很明顯孟德爾頌第二號的巴賽管部分比第一號要簡單。除了第二段慢板需要循環換氣的分解和弦地獄以外。
  • 莫札特的大組曲(Gran Partita)真的好好聽,而且因為編制上需要兩把巴賽管,只要有人有演,就應該去聽。不過有趣的是這首曲子的第一部巴賽管只有一個音超過正常單簧管的音域,而那個音剛好和第二部是齊奏,等於不吹也沒差;而第二部巴賽管也只有兩個音左右到Low C,所以理論上可以用一把普通單簧管加一把中音單簧管蒙混過去....(音色當然是有差啦,好小孩不要學喔)
  • 意外發現蒲朗克著名(?)的單簧管/低音管奏鳴曲竟然有單簧管/巴賽管版本,而且在作品編號後面加了a,看起來似乎是作曲家自己(或接納建議?)改的。順便一提,也有把低音管改成低音單簧管的版本。

  • 孟德爾頌第一號真的有點難,主要是之前說的那幾句Low C的分解和弦大跳。後來發覺這有Bass Cl的版本,但移調之後,就變成了一堆兩點Sol跑來跑去了,豈不更淒慘? XD



Mendelssohn_1_bcl.png


  • 雖然不太可能會用到,但巴賽管最低音的降D調指法上相當拐手(雖說本來就是個拐手的調)。

    實際上按起來的指法會是這樣:

    Db(右手拇指)、Eb(右手小指)、F(左手小指)、Gb(右手小指)、Ab(左手小指,通常沒有左手Ab鍵的樂器到這裡就GG了,此外左手小指不夠長的話也會GG)、Bb(右手食指)、C(左手食指+中指+無名指)、Db(再加左手小指)。

    前面五個音可說是拐中之拐....

    所以如果要寫巴賽管的樂曲的話,真的不要寫這個調,會很慘!

  • 在巴賽管上吹降D調音階固然是悲劇,但仔細想想吹降D調的琶音更是悲劇,簡直就是慘無人道....不相信?來看看指法:

    降D(右手拇指)-F(左手小指)-降A(右手小指)-降D(左手小指)、F(右手小指→左手小指)-降A(右手小指)-降D(左手小指)-F(左手拇指)....
    是不是?要使用"換指"的密技耶!而且只能用換的,滑是滑不過去的。
    (是說,也可以換在降A上,不一定要換在F上。不過沒有左手降A鍵的樂器只能選F來換了。話又說回來,左手降A鍵比較遠,還是換在F上比較自然。)

    有沒有很殘忍?就有點像是用標準豎笛吹升G(降A)小調一樣的感覺。

    所以在巴賽管上千萬不要寫降D調(實音降G)啊~

    印象中,有首曲子就是寫在這個調上。就是在1812序曲的中段,老柴寫了個降E小調,就是降G調(等於巴賽管的降D調)的關係小調。幸好,就連這首曲子的管樂改編版都不會用巴賽管就是了(笑)
  • 今天旁邊的巴薩學弟說他喜歡這把巴賽管的音色,就讓人覺得這錢不算白花了
  • 今天又成功地混過了一次移調考驗,雖說還是錯音一堆、吹不出來的還是吹不出來(就算換Alto也吹不出來),但不特別講的話,應該沒有人知道我在移調。至少3D的視譜移調我是跟得上的(這好像沒甚麼了不起就是了)。
  • 有人主張應該用現代的巴賽管全面取代Alto Cl。仔細想想也對,明明音色更圓,音域還多半音,真是家家必備、送禮自用兩相宜的神器。特別是習慣視譜移調後,差不多就可以把Alto給廢了。
  • 拜Alto之賜,往上移五度的視譜移調有好好地鍛鍊了一下;這次拜Basset Horn之賜,往下移四度也可以對付了。
  • 雖然音域上沒有辦法完全對應Cello的低音,但我覺得拿巴賽管來吹巴哈大提琴無伴奏或相關的大提琴曲目會比低音豎笛好吹(不那麼費力),而且效果應該也會不錯(一定比Alto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