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日 星期一

張栩的近況自我分析


譯自:NHK圍棋講座2015年1月號

曾在現行七大頭銜賽全部稱霸過,並且成就過史上首次同時擁有五冠光輝紀錄的正是張栩九段。但他卻沒有達成周遭人士對他「接下來要同時拿下七冠」的期待,其一帆風順的進擊因為井山裕太六冠(撰稿當時)的抬頭而遭受阻擋,現在變成無冠在手。

雖說如此,張栩九段現在也才34歲,仍然算非常年輕,完全不到衰老的年紀。因此大家當然會認為他會虎視眈眈地意圖捲土重來,結果他在2014年的卻完全沒打出來參加頭銜挑戰賽。到底張栩九段本人是在怎麼看他自己的現況呢?

* * *

張栩:
的確是有點漏氣。雖然我還是想要好好拚一下的說...。也許和細算的快速精確這種和勝負直接相關的能力上有些下滑吧。

其實頂尖棋士們各自都有其比較強的項目,大家也都是因為這些各自擅長的部份而有輸有贏,但這種差距其實非常之小,只要自己稍微發揮的不好,成績就有可能一落千丈。現在的我,可能就是出現這樣的狀況吧...。

另外體力的部分,也不像年輕的時候那麼好。以前遇上「這裡是勝負處了!」的局面時,就可以發揮出高度的集中力;但最近碰到這樣的場合時卻常常無法這樣好好集中起來。只要體力稍微變差一些,要到達那種最佳狀況的集中力就使不出來了。

更何況,現在年輕的強手是越來越多起來,從體力方面比較起來,要贏也是變得困難起來。

另外我也注意到隨著年齡增長,自己的角色任務也跟著改變了。因為現在我在日本國家隊中擔任起教練的角色,所以變得更有強烈的責任感在培育年輕新秀、或是以創造出新秀們能在世界活躍的環境方面為首,只要能多幫忙他們的地方就想盡量幫忙上。

當然當他們成長起來後,會對我自己造成威脅,但也有看到他們進步自己就跟著開心起來的地方。對於一個勝負師來說,我這樣的想法可能會有點太天真吧?

但如果以世界的角度來看,中國與韓國一直都在培育出超強的高手,從這點比起來,不可否認日本是落後給他們的。不過,我覺得最近差距有漸漸縮小的趨勢,雖然還不到馬上就完全追上,但將來是很值得期待的。

不只是要贏棋...

如果說到我自己的話,現在有很強的動機想要「好好進行各方面的嘗試」。以前都只想著要贏棋而已,現在則是會去想關於圍棋界全體方面的事。

從這個觀點來看,就會去想使用四路棋盤作出謎題感覺的方式來從事圍棋入門的方法,現在我也還在摸索其他能夠使圍棋界全體更加熱鬧的方法。就是想用我自己的方法作出我自己的貢獻...。

關於圍棋本身,也有更強烈的動機不是只想贏而是去追求「深度」。就好像不久之前擺吳清源老師的棋譜時想的一樣,新佈局時代的棋直到現在都很栩栩如生而有趣...。

現代棋由於相關的知識技術漸漸越變越多,反而是大家都是走定石化的下法了。雖然這樣可能也是水準非常高才能這樣下,但結果還是全部都變成公式化,這樣就找不到個性了。我自己心情上並不想變成那個樣子,但如果去思考現在該怎麼做比較好,就會覺得這和鑽研「深度」有關。

當然,我還沒有放棄要爭勝負喔。當我失去棋聖頭銜時,曾想過「雖然要贏井山先生可能非常困難,但一定可以馬上回到頭銜戰的舞台上」。不過已經過了兩年了,還是回不到這個舞台上。我想這方面就是首先要虛心接受這個事實,然後在這樣的基礎上再一度為了能向井山先生挑戰而努力下去。

譯註:前半段的訪談內容,如同他上圍棋聚焦節目說得差不多---NHK最近都是用這種一魚兩吃的手法,先上電視、再於雜誌上寫更詳細完整的報導---所以這裡就略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