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5日 星期日

巴拉松當補藥喝之井山篇


譯自:朝日新聞

文:伊藤眾生

中日韓三國名人在中國西安市進行對決的第四屆世界圍棋名人爭霸戰中,井山裕太名人很可惜地錯過了奪冠的機會。最後他是在冠軍戰終盤階段遭到了逆轉敗。在局面相當逼近的持續戰鬥中的井山著手裡,有著和中日規則不同的錯誤。

Iiyama_Chen1.png


「看起來很有機會」、「似乎會贏」,這是和中國名人陳耀燁的決賽中,即將進入官子階段的130手過後,從日本同行而來的山城宏九段臉上,明顯可看到這樣的表情。圍住左邊的井山白棋,又搶先下到了中央好點,因此進入了稍微領先的優勢。然而,井山在讀秒中,好幾度錯過了最佳手段。

其中右邊白168就是惡夢的開端。這手棋如果下在譜中220位的話,白棋有濃厚的機會領先到最後。陳的黑169則是銳利的一著。這一手棋將井山逼到站在和規則有關的歧路上。就日本規則來說白174是好棋;但對於這此比賽使用的中國規則來說,就是稍損的罕見案例。

到了黑175止,就變成了右邊白棋無目數的雙活狀態。白174若照參考圖的白1來下的話,則黑白各獲得四目,就黑白雙方比目數的日本規則來說,這與實戰的結果沒有差異。而且當黑棋在右上250扳、白A擋後放著不管的話,則白棋還有獲益增大的可能性(白B提掉後,還可C叫吃減少黑棋一目)。因此如果此局是日本的正式比賽的話,白174算是連極小利益都不放過的最佳手段。


Iiyama_Chen2.png


不過對中國規則來說,這就是疑問手了。在中國,圍棋的勝負是計算盤上生存的棋子與地域目數的總和,所以總譜中D點也算是黑棋的權利(只有黑棋能下在這裡---但對日本規則來說,黑D是沒有意義的著手)。沒有想到這個規則的特性就成為了井山的敗因。此外,在中國規則中,即便是日本所謂的「單官」也算是一目(點)。相反地,不會理會提取對手的棋子。

也因此當白下出174時,據說陳耀燁露出了有點吃驚的反應。對熟知中國規則的陳耀燁來說,這是井山難以置信的失誤吧。

「我覺得稍微放鬆一點就可能會輸掉,因此總之就是想拼命地盡其最善」。不過結果並不符井山這種心情的期待。左下白190是敗因,如果冷靜地在191位黏住就可獲勝。據說就算在白198時於E位退讓也是白勝。結果井山就以半目之差飲恨。

「因為局面一直都很難解,所以我沒辦法進行形勢判斷。到了最後的小官階段,我才注意到黑D也算是黑棋的一目,但也是差不多同時才算清的」。

就在確定輸掉的瞬間,井山似乎為了讓自己服氣而好幾次微微地點頭。他說:「這就是我現在的實力。如果像這樣的棋還是無法確實的贏下來,就無法穩定地在世界賽中獲勝。總之,是個很好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