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4日 星期六

三十年前的音樂課本


今天原本預定要抄井山的故事的...

不過,看到朋友在寫教育經時,回想起自己的高中時代也滿好玩的。寫著寫著,就想把以前的高中課本找出來,來個「有圖有真相」,只好先跟井山說抱歉了(咦?)。

反正,喜歡回憶當年勇,就是老頭的特色咩 XD

其實,跟大部分的正常人一樣,我並沒有特別保存自己的高中課本,幾乎所有的課本都在畢業以後就賣給收舊書報的了,只有音樂課本保存了下來。這是因為,我覺得當年的音樂課本編得還不錯,裡面有不少歌曲我都很喜歡,所以就特別保留了下來,直到現在都還「健在」。

印象中,當年我念的那家位於信義路上的學校的音樂課還滿有趣的,大家也都很喜歡上音樂課。主要的原因有二,一是主要的音樂老師很搞笑,這點很符合高中生(特別是我)愛作怪的風格。我只記得他姓羅,名字已想不起來了,有點小抱歉。但我印象很深的是,他有在課堂上介紹馬沙利斯(Wynton Marsalis)利用循環換氣的技巧,演奏了帕格尼尼的「無窮動(Moto perpetuo)」長達四、五分鐘而無間斷,讓我們這些當年的草莓族,心靈上又受到了一次小小的打擊。

另一個原因,則是音樂課會有師大正妹(當年應該要叫「姊姊」)來實習。雖說其他課程也會有實習老師,但有一半的機率來的會是「葛格」,不像音樂課幾乎百分之百是女老師。更何況,「學音樂的女生比較正」(有這句諺語嗎?),所以音樂課的吸引力還是比較高。不過,關於這件事,可能見仁見智,就不討論下去了。

即便當年的音樂課非常好玩,但我上課的時候也不是太專心。常常有一半的時間在偷看圍棋雜誌,甚至直接就在課本上畫(背)起定石來了。印象中,我幾乎所有的課本上都有畫,但其他的課本都已賣掉,早就死無對證。畫在音樂課本上的圍棋,就成為了我是圍棋青少年的唯一證據。

以下就是本文主題的經典(Classical?)畫面:

2015-01-24 00.47.04.jpg

不過,翻出來後,才想起當年的音樂課本只有四本。換句話說,高三就沒有音樂課了。這到底誰設計的爛課程啊?!


2015-01-23 23.29.39.jpg
來,關鍵證據來了 :)

不過,我看到一頁的時候稍微有點愣住,因為我本來還在吹牛說:「我徒手畫棋盤,應該是可以畫得很精美」,沒想到我根本沒有畫棋盤(笑)。

問題來了,大家都知道裡面畫得是甚麼定石嗎?
不知道也很正常,因為我自己也不太記得了。

辨認一下,大致是這樣:
最上面那個是已經絕跡的小雪崩定石。第二排由左至右是小目二間高夾梶原定石、小目二間糕夾象飛定石、雪崩定石之吳清源特別型(這名字是我取的,笑)、小雪崩定石再來一次、小雪崩定石的征子。第三排由左至右是大雪崩外拐定石、不知道是啥變化型(哈)、小目二間高夾梶原定石(沒畫完)、疑似某個星位定石(但子數不太對...)。

至於後面那首被我糟蹋的曲子,則是舒伯特的歌曲。


2015-01-24 00.40.21.jpg

你砍砍,我當年也是知道「一色棋」的。 XD


2015-01-24 00.42.50.jpg
這一頁沒有遭到我的毒手,大概是因為這畫太有趣了吧?
這也證明我說的當年的音樂課本很意思,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