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日 星期二

[插播]吳清源大師追思紀念文整理


[譯者前言]


先整理目前在網路上可以看到的資料,後續再陸續補充。
(照理說,讀賣應該也會去採訪很多棋界人士,但其有很多內容是要付費會員才看得到的,所以事完全查不到,這點很可惜)

===

譯自:時事通信

繼承其遺志而努力實現世界和平

日本棋院理事長 和田紀夫

這是建立起現代圍棋最高峰的偉大巨星之殞落。我由衷祈禱他老人家一路好走。以中日韓為首造成世界圍棋持續熱烈交流的今天,曾經擔當起中日圍棋界橋樑的吳老師卻離世了,真的讓人非常遺憾。今後我們將繼承吳老師的遺志,透過圍棋促進各國之間的交流,努力實現「藉由圍棋達成世界和平」的目標。

===

譯自:朝日新聞

在接獲昭和棋聖仙逝消息的12月1日,我們請教了和吳先生關係深厚的歷代名人來追思其偉大功績。

其中身為吳大師弟子的前名人林海峰名譽天元(72歲)說:明明今年才剛慶祝過他老人家的百歲大壽的...。現在我們卻失去了一位偉大的棋士。現在真是不知說甚麼才好。吳老師的手法是變換自在且自由奔放,就像是棋神一樣。

而林名譽天元的徒弟、也是前名人的張栩九段(34歲)則說:吳老師在棋盤上創造了新的「常識」。現在我則將吳老師的棋譜中所感受到的東西轉化成自己的想法,而在實戰中進行嘗試。拜吳老師之賜,也讓我去思考應該怎樣做好一位棋士的事。

至於井山裕太現任名人(25歲)說:我雖然只拜見過吳老師兩次,但卻深深記住身為一位棋士的那種感動。吳老師嶄新的「新佈局」構想,可說是將圍棋世界變得更加寬廣的盤上實踐方法。

身為日本棋院顧問、前理事長的前名人大竹英雄名譽碁聖(72歲)則說:吳老師對我們來說就像是從天上下凡到圍棋界的聖人。我們只想單純對他表示感謝之意。現在也許他正在(天上)和木谷老師進行新的研究吧。

前日本財務大臣與謝野馨說:我有一位職業棋士朋友在狀況不好、或是要比重要的比賽前,一定會拿吳老師的全集出來擺。我雖然沒有被他指導過一盤,但有次和外國小朋友對弈的棋譜,卻給他檢討指正過。他可是建立起許多歷史傳說的昭和世代的最強棋士。而且他不為既有觀念所束縛,總是在追求新的下法,因此我覺得稱呼他為「圍棋的求道者」才是比較適合他的稱號。

===

譯自:每日新聞

敏銳的眼光、獨特的存在

金澤盛榮(每日特約圍棋記者、業餘七段、前日本業餘圍棋大賽代表)

「吳清源」這個名字,對於有志於圍棋的人來說,具有特別的共鳴。在我正式開始學習圍棋的接近半個世紀前,當時正是坂田榮男本因坊的全盛時期。而吳先生卻已經過了巔峰時期,在正式棋賽中已經沒有太活躍的表現。

然而,他卻早已是被奉為「棋神」一般的存在了。從他過去的棋譜集中挑出棋譜來擺時,就會讓我這個小孩子的內心為其電光火石的下法感嘆不已。終於,吳先生的愛徒閃亮出世,開始和坂田先生反覆進行著龍虎之爭。

後來林先生又從坂田先生手上奪下了名人、本因坊等大頭銜。就像轉移到了吳先生那樣的活躍表現一樣。而後來在一些圍棋比賽中也看到過吳先生幾次,但卻沒有說話的機會。

真正和他老人家第一次面對面的見面,是在三年前的夏天。那時他和妻子和子女士一起住在神奈川縣小田原市的老人安養院中。我是為了圍棋雜誌上寫最新的圍棋研究而去那裏請教他。當時他已經97歲,雙腳不太方便,看起來也是不太有精神,就像很想睡的樣子。

然而,就在他看到棋子之後,樣子就完全不一樣了。他立刻以敏銳的眼光凝視著棋盤說:「這樣的下法太薄不好,應該要厚實地下在這裡才好」。這就像是棋神降臨了一樣。整個過程大約三十分鐘。研究結束後,他又再安靜地躺回床上休息了。

至今為止,我曾和坂田先生、名譽棋聖藤澤秀行先生、林先生、趙治勳二十五是本因坊...等當代第一流的棋士對局過。但不知為何,就沒能實現和吳先生下過棋的機會。真想親身體會一下和「棋神」對弈的感覺啊。

大棋士、大恩人

愛徒林海峰名譽天元(前本因坊)說:少年時代,我還在台灣時,因為吳老師來指導我一局,才讓我有前來日本學棋的機會。並且也給了我各式各樣的幫助。他就是昭和時代的代表棋士。對這位大恩人我除了感謝以外還是只有感謝的話了。

我的聖經

趙治勳二十五世本因坊說:吳老師的棋譜全集就是我的聖經。我是一直擺到破破爛爛為止,不知擺過了多少遍。我就在打譜的過程中受到了激勵。他是想法很自由的棋。他並不是一手一手在想,而是總是以全局的觀點來考量。就是一直在實踐他自己「圍棋就是調和」的話吧。

從天上下凡的神人

大竹英雄名譽碁聖說:吳老師是從天上下凡的神人。從其對局的樣子中就能看到他的光環。最令我印象深刻的還是透過圍棋來追求「世界和平」這一點上。我們得要繼承這位偉大的前輩的遺志。

===

譯自:產經新聞

吳老師的碁非常嶄新

結城聰九段說:我只見過他老人家兩、三次。但還是十五年前左右,看到他大口吃冰淇淋的樣子,讓我驚覺到他即使年紀大了卻還是那麼的有精神。吳老師的碁非常嶄新,即使人已經退休了卻還是不變地熱心研究著。在我年輕時,常常打吳老師的棋譜來用功,但卻完全不懂他的棋,即使是現在也還是完全無法理解清楚。他那種不論幾歲都在追求真理的態度總是令我非常感動。真希望有再一次向他直接請教的機會...。

就像棋神一樣的存在

大竹英雄名譽碁聖說:在吳老師的對局姿態中能看到他的光環,就是棋神一樣的存在。在幾年前我見到他時,他跟我說:「大竹君,200」。就是為了要將圍棋的意義傳承給我們,必須要活到兩百歲的意思吧。而老師一直強調的透過圍棋來促進世界和平,我們也必須這樣的遺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