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6日 星期二

華創新任副座水野和敏專訪(5)


在品質上讓製作者自信負起責任的「思考」

F:不知怎的,這和我所知道的印象有很大的不同。我以為看板管理方式是一種徹底壓榨外包協力廠來將生產效率提升到最大的做法....。

水:所謂的看板管理方式,其實就是指工匠技藝喔。這也是為何豐田對於去海外市場非常慎重的關係。他們會好好等待現場還無法適用這種方法的國家變成可以適用這種方法後才去。要去到海外設點時,豐田也不會搶頭香。這正是豐田聰明的地方。所以現在在全世界才能有統一的「豐田式品質」。

F:這和日產也在泰國設廠製造March,卻沒有做出預期的成績是一樣的意思吧。

水:明明前幾代一直都是(日本國內銷售車輛數)的前十名之內呀。總之,豐田就是很厲害啊。對於這種方式執行得非常徹底。比如說固定資產的管理方式好了。你知道只要是放在零件廠的工作機,通通都是由豐田出錢,上面都要貼著豐田的盤點標籤嗎?

F:是喔?他們做到這種程度喔...?

水:你去豐田的外包協力廠看看吧。比如說某家公司,那裏所有的沖壓機,就是豐田的盤點資產。豐田就是這樣連製造零件用的工具機械都要介入,來進行資產管理。也是這樣才能徹底做好產品製造。這樣你知道豐田為了品質可以做到甚麼程度了嗎?總之就是講究製造方法與精度。一直到最末端的全部過程都是豐田來進行管理。因此才能維持品質世界第一啊。

F:但聽起來有點可怕啊...被他們這樣的管理。

水:一點也不可怕啦。其實就是工匠精神(職人魂)啦。傳統工匠委託別人加工時,也會說「拜託你將我拿來的東西用我指定的這個『刨刀』來刨切」。也就是將我重要的刨刀寄放在你這裡,你就要依我的方式來做的意思。

F:不過,為何現在在這裡要講豐田的製造方式呢?

水:這就是我和台灣合作工作的前段喔。就是要對製品要有責任感。也就是與豐田公司同樣水準的責任感。然後就是我前面所講的東西歐的統合。你試著將這兩件事合起來考慮看看。

F:...抱歉...我完全想不通。

水:當你在思考今後日本的汽車產業,說的更大一點就是日本該要怎麼生存下去時,就會覺得光靠人口在減少、投資成本很高、租金也很貴的日本是不行的。因此很有必要去甚麼地方找個夥伴來同盟。那麼,成為我們夥伴的基本條件有哪些哩?

首先就是有完善的社會基礎建設、成本比日本便宜。然後要有和日本人一樣的商品價值觀、責任感。所謂「對商品的價值觀」,就是一種社會的共識,就是對顧客的服務精神。甚至說是一種國民性或公共道德也無妨。這些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形成的東西。

F:社會的基礎建設自然不必說,但您的意思是台灣人也具有和日本共通的商品價值觀與責任感囉。

日本和台灣攜手的話,就能對抗歐洲

水:對。台灣人本來就和日本人很相近。啊不對,說難聽一點,搞不好比現在的日本人更優秀。你去台灣看看,他們的車站甚至比日本都還要乾淨很多。只要去坐台灣的新幹線,就會發現有清潔阿桑拿著垃圾袋在巡查。我想這是要為了讓下一個乘坐的顧客搭乘時覺得很舒服吧。這種地方就比日本人還棒了。

F:原來如此,說起來台灣人的確也很遵守規矩排隊,不會亂插隊。

水:台灣所擁有的未知能力,日本人到現在都還沒有察覺到。我覺得他們是真的擁有很強大的能力。我去世界各國看過,並不太看到有這樣的國家。其電子產業現在恐怕也已經世界第一了。我想和台灣企業合作的最大理由也在這裡。

我覺得只要日本和台灣攜手合作,恐怕特別是在人力資源的競爭力上可能是世界第一了吧。只不過,只有日本方面的智慧單方面輸出的話就不太好了。所以,並不只能去台灣就職,也必須要在日本設立開發據點的公司,就是我提出的條件。而和日本擴大關係本來也是HAITEC的希望。因為他們想和日本的零件製造商一起共同開發、或是能夠擴大從日本輸入關鍵零件,甚至還想和擴大到和歐洲廠商合作的機會。這也是他們所期望的地方。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