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30日 星期日

奧登薩默父子專訪(2) 完


雖然相差兩歲,卻接受著完全相同的教育

記者:
四年前僅有恩斯特(Ernst)先生(父)接受了我們的採訪,這次我們想重新請問一下兩兄弟是為什麼會開始喜歡上單簧管的?

丹尼爾:
我和弟弟都是因為自己的意思而選擇吹單簧管的。

安德列斯:
沒錯,就是非常自然的這樣。我們兩位並不是誰叫我們要這樣,只是聽著父親的音色長大、而母親本身也是大提琴家,所以我們家中總是浸潤在音樂的氣氛中,也因此我們就在毫無阻力的情況下接受了單簧管的學習機會。

丹尼爾:
我和弟弟都是在十一歲開始學單簧管的。我們也都是從三歲開始學鋼琴的,也一樣都學過大提琴。因此我和弟弟雖然相差兩歲,卻完全平行地走上相同的道路。

恩斯特:
雖然他們是這樣說,但在身為父親的我眼中,弟弟安德列斯身上受到了更多的沉重壓力也是事實。因為父親是維也納愛樂的團員,哥哥又一步步地進步著,眼看也要進入同樣的樂團中開始演奏了。甚至可以說,就是因為我和丹尼爾已經在維也納愛樂中,對於比較後進的他,少了很多可以去維也納愛樂演奏的機會。因為我也深知安德列斯是很有天分的孩子,因此我就建議他改用德式的樂器(相對於維也納式)並且去德國念書。也是因為這樣他會去柏林愛樂學會中學習,也是有這樣的經緯存在。

安德列斯:
我在維也納時,使用維也納系統的樂器跟辛德勒教授(Johann Hindler,前維也納愛樂首席,現在改吹第二部)學習;去了柏林愛樂學會後,才開始使用德式系統(埃勒式)的樂器。
(編輯部註:不過,如前所述,他去參加柏林愛樂的甄試會時,還是使用維也納式的新樂器)

記者:
從辛德勒教授那邊,學到最多的是甚麼?

丹尼爾:
應該還是呼吸的方法吧。盡量吸飽氣,並且確實地用肚子撐住。此外還有維也納傳統的發聲方式...也就是很多不同形式的旋律發聲方法。我覺得這也是很重要的東西。

記者:
從他那邊學到的東西,和令尊的時代學的東西有甚麼改變的地方嗎?

丹尼爾:
應該是完全沒有甚麼變化才對。維也納的學校並不會跟隨時代而改用新的教學方法。而是採用傳統的演奏方法、從古至今不變的教導下去。這並不是修飾樂曲詮釋的教學方法,而主要是以呼吸方法與演奏方法為中心的上課方式。簡單來說,就是針對維也納愛樂的傳統曲目,比如說貝多芬或布拉姆斯的作品,學習該用怎樣的音色、怎樣的表情或怎樣的力度來表現出來。

記者:
那在柏林愛樂學會中呢?

安德列斯:
完全傾向於在樂團(柏林愛樂)中的實踐方法。也會叫我們演奏降E調或低音單簧管。

恩斯特:
請想想看,德式單簧管最高峰的首席位置,在柏林愛樂中有兩席、維也納愛樂中有三席,合計五席,這應該是大家都沒有異議的說法。而現在,這五席全部都是在維也納學過單簧管的人(不只是現任首席福克斯,連前任首席的阿洛伊斯.布蘭德霍福=Alois Brandhofer也是在維也納學過單簧管),而且這其中的三席又都是我們家的人。更好玩的是,現在福克斯先生也剛好在日本,所以在這個時間點上,五人中有四人都在東京呢(笑)。

記者:
那維也納愛樂的另外一位首席呢?

恩斯特:
是一位叫馬提斯.碩恩(Matthias Schorn)的年輕人,他也將在今年(2010年)秋天開始,成為我們維也納愛樂的正式團員。

三人喜歡的音樂家是各不相同的三種類型

記者:
兩兄弟的個性,當然是不太一樣的吧?

恩斯特:
當然是有不同的地方,但因為幾乎都是接受相同的教育,就結果來說演奏出來的東西非常相似,而且這也和我的演奏形式非常像。如果讓我們三人都去吹莫札特的單簧管協奏曲,應該會是非常相似的演奏才對。

那麼到底我們像在甚麼地方?第一就是演奏出來的音樂非常健康。聽起來既不會沉重痛苦,也不矯情,就是很明快、很健康的音樂。畢竟我們接受的教育就是這樣。

丹尼爾:
不僅是技巧,我們在音樂上希望表現的想法也是共通的。

記者:
容我繼續問個蠢問題。除了單簧管以外,你們喜歡的音樂家是誰?當然我們是期待三個人的答案都不一樣吧...(笑)。

丹尼爾:
我的話,是帕華洛帝。

恩斯特(稍微考慮了一下):
我是班尼.顧德曼(Benny Goodman。譯註:嗶嗶,這還是單簧管演奏家)。為什麼會是他,因為他能夠分別演奏爵士樂、古典樂、娛樂音樂等種種不同的音樂型態。比起一枝獨秀的音樂家來說,我更對全能型的音樂家感興趣。我覺得現今的時代太過專門化了,所以我們這個世代應該要更廣泛學習不同的音樂才對。

記者:
恩斯特先生應該是維也納中最先開始學習國際化音樂風格的單簧管演奏家吧?

恩斯特:
也許是。畢竟第一個和維也納愛樂演奏柯普蘭的單簧管協奏曲的人也是我。

安德列斯:
我最喜歡的音樂家是溫頓.馬沙利斯(Wynton Marsalis)。

恩斯特和丹尼爾(一同):
ㄟ?為啥?

安德列斯:
當馬沙利斯率領他的樂團來和柏林愛樂共演時,我就被他壓倒性的優異音樂性給迷住了。他真的是位很優秀的音樂家。

記者:
最後再問一個問題。現在三位都是使用塑膠簧片對嗎?

(不知何故,三人一起爆笑起來。可能是因為有預期到會被問這樣的問題吧)

丹尼爾:
沒錯,因為這種簧片和我們使用的新吹嘴配合起來非常棒。這種吹嘴是一位奧地利人尼克‧科悠克麥爾(Nick Kückmeier)所開發的。(譯註:現在以Playnick的品牌在銷售,目前在日本與台灣也很受歡迎)

安德列斯:
福克斯先生現在也用這種吹嘴的關係,所以柏林愛樂的全部單簧管團員也都使用了。

恩斯特:
在維也納愛樂的團員中也有一半是用這種吹嘴。這真是一個很厲害的發明,再過五年的話,說不定全世界的職業單簧管演奏家都會改用呢。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