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8日 星期五

奧登薩默父子專訪(1)


譯自Pipers雜誌2010年9月號

德式單簧管最高峰寶座中的五分之三~奧登薩默父子專訪

---父親與哥哥是維也納愛樂首席、弟弟是柏林愛樂首席


[前言]

弟弟安德列斯(Andreas)才在今年(2010)6月通過柏林愛樂的單簧管首席甄試後,則柏林愛樂2、維也納愛樂3,合計五席的德式單簧管最高峰首席寶座中有三席被奧登薩默父子給佔去。

因此,我們要對6月末來到日本的這個黃金家庭進行緊急採訪!

===

記者:
首先我們就從最熱門的話題開始。安德列斯先生,首先恭喜您考上了柏林愛樂的單簧管首席。不過這次的甄試會是何時舉行的呢?

安德列斯:
就在六月上旬。

第三次甄試的韋伯是考上的決定關鍵

記者:
請跟我們說一下甄試是以怎樣的方式進行的呢?

安德列斯:第一次的甄試會共有邀請11人參加。但在那之前,會給學生或還沒有考上樂團職位的人舉行一場先行甄試會,就有很多人報名來參加。由於我在這之前剛剛才考上柏林德意志交響樂團的單簧管首席,因此就直接邀請我來參加第一次的甄試會。

第一次的甄試會要演奏莫札特的單簧管協奏曲,之後進入第二次甄試會的共有三位。第二次甄試會才是考管弦樂團樂句選粹;但這是三個人一起站在舞台上彼此聆聽彼此演奏的獨特甄試形式。另外,不管第一次或第二次甄試會,都沒有放下布幕,而是直接公開演奏的。

記者:
請問有女性參加嗎?

安德列斯:
在第一次甄試中有兩位,但都沒進入到第二次甄試。

記者:
那管弦樂團樂句選粹是考哪些曲子呢?

安德列斯:
都是很常考的部分。有托斯卡、貝多芬第四號、第六號交響曲、高大宜的加蘭塔舞曲、蕭士塔高維契的第九號交響曲...。不過第二次甄試,還是無法決定一位當選者,而是由最後的兩人進行第三次的甄試會演奏韋伯第一號單簧管協奏曲,最後才決定是我考上。(譯者按:這個考試方式和以前是大致相同,看起來就是柏林愛樂的傳統。)

記者:
音樂總監的賽門.拉圖先生也有在現場聆聽是吧?

安德列斯:
他是在柏林愛樂廳的大廳和所有團員一起聆聽。

記者:
那考上後的試用期到甚麼時候為止?

安德列斯:
柏林愛樂通常是要兩年(譯者按:以前卡爾.萊斯特時代只要一年),當然是希望能越早結束越好。但要試用到甚麼時間,其實是誰也不知道。

記者:
柏林愛樂傳統上是使用烏利澤(Wurlitzer)的樂器,但安德列斯先生您卻是拿著維也納式的漢默史密特(Hammerschmidt)的樂器來到日本。那在甄試會時,您使用的是甚麼樂器?

安德列斯:
其實既不是烏利澤、也不是漢默史密特,而是庫隆泰勒(Kronthaler的全新樂器。庫隆泰勒雖然是德國的樂器製作者,但卻在維也納的漢默史密特公司學習過好一陣子,因此除了標準的德式樂器外,也製作我們使用的維也納式樂器(譯註:德式和維也納式僅有一點點的差距,後續再來介紹)。

記者:
但沒有使用烏利澤的樂器不會有問題嗎?

安德列斯:
完全沒有問題!現在的柏林愛樂首席福克斯先生雖然目前也是使用烏利澤的樂器,但本來他也是在維也納學音樂的,因此我和他都是同樣具有維也納音色與風格的人,也有共同的演奏方式。

記者:
我們在四年前採訪哥哥丹尼爾(Daniel)先生時,他就已經以槍手的身分參加過維也納愛樂的演出了,之後也很順利地考上了維也納愛樂的首席呢。

丹尼爾:
其實目前我正式的身分也還是見習團員,因此在團員表上還看不到我的名字。在維也納愛樂,要正式登錄成團員通常是要在入團的三年之後。

記者:
不過當然是有經過首席甄試會的程序囉?

丹尼爾:
當然。在我參加甄試時,其實已經去維也納愛樂吹過好多次的槍手了。不過維也納愛樂和柏林愛樂不一樣,甄試時會放下布幕。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