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9日 星期三

驚人的藤澤秀行傳說(1)



譯者前言:故藤澤秀行名譽棋聖的八卦故事實在太多,被稱為「最後的無賴派」(原本這就是藤澤秀行的稱號之一)的依田紀基九段完全不能相比,因此只好分門別類整理之。

[人物像/評價篇]

  • 親生兒子藤澤一就八段曾說:「作為一為棋士,我非常尊敬他」;但「(債務尚未還清的)當時,真的很受不了他」。接著又說:「他太可怕了,希望世上再也不要有第二位藤澤秀行出現了」。
  • 超級討厭醫生。因此第一次動胃癌手術時,醫生只好先強迫打了麻醉針才能制服抓狂的藤澤秀行大師。其實替他動刀的醫生非常厲害,特別留下了原本應該完全切除的胃的四分之一,讓他後來還是可以正常的吃飯喝酒。這件事讓第二次替他動癌症手術的醫生在看X光片時嚇了一跳。
  • 住院時也非常不安份,除了在病房中抽菸、偷藏威士忌外,還跑去護士站騷擾護士,幾乎是為所欲為的狀態。結果在拆線前醫院就受不了了,只好強制請他出院。最後他還得去拜託別的醫院幫他拆線。
  • 去世前就決定好死後的法號(戒名)為「無名居士」,這說不定是他對自己的評價。
  • 曾在自己的詩集中說過,如果有來生,一定會更加好好努力下棋。
  • 過世之後,NHK替他弄了一個半紀錄片式的紀念專輯節目。但節目中的內容,其實是原本要幫他弄個傳記電影的。負責拍攝的相米慎二導演跟他說:「如果有個三億日圓的話,應該是可以拍出好作品」,而藤澤大師說:「OK,那準備個五億應該很夠了,我叫和我要好的國會議員去生錢」。相米又說:「此外,大概要花兩年才能拍好」。藤澤大師說:「這不行,要快點拍,我要死了」。沒想到,真的一語成懺。
  • 長年和藤澤秀行大師爭奪頭銜、也常常接受棋指導的林海峰國手則說:「藤澤老師不管多醉,著手都還是很正確」。
  • 大竹英雄則說:「這樣的人物如果再出現一次就很傷腦筋了,因為我們都不知道該如何應付了」。
  • 曹薰鉉說:瀨越憲作老師是我精神上的導師,藤澤秀行則是我盤上的導師。
  • 在去世後三年的2012年週刊碁「最尊敬/喜歡棋士」的職業棋士票選中獲得了第二名。(第一名是吳清源大師



[秀行塾/本業圍棋篇]

  • 秀行塾是藤澤秀行每年在湯河原舉辦的圍棋集訓營,基本上是為了培育新秀辦的(日語中「塾」的意思雖和中文差不多,但通常就是指「補習班」),但即使是出了名的大棋士,也會來參加。開始時是一年兩次,後來在是變成在年末一次。
  • 這個集訓營的原則是「來者不拒、去者不追」,基本上是免費參加,但要有被罵得狗血淋頭的覺悟。
  • 指導結束後,一定會辦飲酒會。
  • 參加過的棋士除了藤澤本門的徒弟外,林海峰、曹薰鉉、武宮正樹、孔令文...各門各派的棋士也都會參加。
  • 目前最紅的井山裕太與孫女藤澤里菜也都參加過。
  • 結城聰曾被踢出這個集訓過,後來才又重新加入。
  • 平常雖然都是沉迷於賭馬賭自行車之中,但是會突然聊起圍棋的事,如果藤澤一就回答不出來,就會被罵:「你根本就沒有好好用功嘛!」而被狠狠修理一頓。
  • 常常打譜到一半,發現有疑問時,就會直接打電話給棋譜的當事人詢問,在電話中進行討論驗證。
  • 但是即使是半夜,他也是電話照打不誤,如果當事者睡著沒接的話,就會直接跑去對方的家去;如果還是因為睡著而沒開門的話,就會在門口大喊:「Mxxxx~!!!Mxxxx!!!你給我滾出來!!!」。
  • 上述這件事傳開後,大家不敢不在任何時候、任何地點不接藤澤秀行的電話了...。而作家開高健也把這件事寫進了他短文之中:「喂!黑Mxxxx!給我滾出來!」


[副業篇]

  • 曾經以其住家阿佐谷為中心在電車中央線沿線各車站附近開過好幾家棋社。
  • 也開過不動產公司。在他公司的辦公室中會招待客人喝茶,但喝的是否真的是茶還是酒,他自己也記不清了。
  • 而且他的辦公室通常被年輕棋士當作研究用的棋社而大受好評。
  • 但最後這家公司害他賠了三億日圓。
  • 1999年發行自己的段位證書和日本棋院對抗,引起爭議。這是他對日本棋院的段位證書價碼過高所採取的「僅僅一人的造反」行動,結果受到了日本棋院的除名處份。但雙方在2003年和解,而讓藤澤秀行重新回到日本棋院。



[喝酒篇]

  • 愛喝威士忌。
  • 幾乎每天都喝酒,但其實酒量並不好。
  • 因此,常常出現酒精中毒的現象。
  • 但年輕的時候,曾因為惡搞,故意喝了一堆酒後跑去做肝臟健康檢查,但檢查的結果竟然全部正常。
  • 確定獲得第一期舊名人頭銜之時,其實正在外面喝悶酒。後來正式的頒獎儀式,聽說也因為喝酒沒有出席。
  • 特別是在1983年動過胃癌手術後,只要稍微喝一點點就會醉,但還是照喝不誤。
  • 飲酒過量→吐血→罹癌→治癒的反覆過程前後共有三次(胃癌、淋巴癌、前列腺癌),只能說是奇蹟。
  • 喝醉之後,就會出現亂喊女性私處髒話的壞習慣。所謂的女性私處髒話,日文是「Mxxxx」,即中文的「雞x」或「ㄅx」(x為自肅消音)。
  • 和鄧小平見面會談時,由於已經大醉,就開始發酒瘋一直問:「Mxxxx的中文怎麼說?」,迫使會談只好中止。
  • 即使參加NHK杯或上電視專訪,也會喝得醉醺醺亂說話,甚至喊出招牌的「Mxxxx」。
  • 1980年的NHK杯冠軍賽就是在喝醉酒的狀況下進行,竟然還是擊敗了對手高木祥一,第二次拿下冠軍杯。不愧是「不管多醉,著手都還是很正確」。
  • 某次因為喝得爛醉,而誤闖入一群女子棋士聚集討論的房間中,於是他就隨口一句:「甚麼啊,原來是一堆爛Mxxxx呀~」。憤怒的女性棋士們,特別設立了一個懲罰委員,處罰他三個月不准到棋院來。但在問他「有無辯解之處?」時,他回答:「我醉過頭了,甚麼都不記得。請告訴我,我到底說了些甚麼?」。結果誰也說不出(這麼髒的話),只好又當他無罪了。
  • 在日本電視台的電視棋聖戰衛冕快報時,派出了當家主播井田由美出來專訪他,但剛衛冕成功的藤澤大師早就威士忌充飽下肚,於是對著井田說「小姐,你真漂亮耶,要不要跟我來一下?」,當然就變成直播事件(放送事故)了。
  • 由於常常喝酒鬧事的關係,所以是警局的常客。有一次又被送入了常去的警局,但審問的是不認識他的新警官,於是就嚴厲的審問;隔天這個菜鳥就被警局的署長罵了。
  • 據說警局的下級警官已經因此有了秀行對應手冊。手冊的第一條是:打電話去他家。第二條是聽從他老婆的指示做出處置。
  • 不過藤澤夫人通常會說:「太麻煩的話,就請直接送入牢中揍他幾下」。而秀行大師則回憶說:「這是我妻的妙手」。
  • 負責秀行塾幹事的三村師兄回憶:「我們到了旅館後,首先就是要用木板將旅館中賣酒的自動販賣機(老式的日本旅館會有這種東西)封起來」。但忍不住喝酒的藤澤就會說:「喂,三村,給我喝一口酒吧,我說一口就好~」。三村:「不行!」。秀行:「我說一口就好!難道你敢不聽老師我的話?!」(在師徒關係很嚴格的時代,老師的話就是聖旨)。三村:「....(裝作沒聽到)」。(事實上,三村已經拿到了藤澤夫人的免死金牌,有了大義名分,所以有恃無恐)。




===

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