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6日 星期日

安德列斯.奧登薩默2014獨奏會簡單感想


奧登薩默(Ottensamer,過去我是翻歐騰薩瑪,這裡以主辦單位的譯名為準)家族的小弟,柏林愛樂首席安德列斯(Andreas,舊譯:安卓斯),繼2013年之後,再度來到台灣開獨奏會。上一次,原本我也已經買票,但臨時被叫去對岸罰站,只好請上樣前去代打,一來享享眼福(畢竟人家又高又年輕)、二來順便幫我簽名。這次得知他要再度來台,自然不能放過機會。

好在,這次並沒有意外事件出現,今天終於能順利出席欣賞。

這次舉行音樂會的場地是在國家音樂廳的大廳,比上次的新舞台要大很多,所以最後觀眾大約只坐了七成滿;但以在大廳演出的管樂器獨奏會來說,這已經算是非常好的成績了(萊斯特大師前一次來時,只有五成左右的賣座)。另外,上次他來是來順便打片(當時剛出新專輯「Portraits」),這次沒有(但聽說明年初會出新專輯),只好還是拿著去年的專輯出來賣,但衝著有名可簽,銷售狀況似乎還是不錯。

這次的節目單,仍是沿用去年專輯與節目單用的封面,但曲目是完全不一樣的內容,而且仔細一看,內容還挺重的說:上半場就塞了韋伯、舒曼、皮亞佐拉三首各十五分鐘左右的長曲,下半場還有布拉姆斯,只能說二十五歲的年輕肉體本錢無限啊~ XD


2014-10-26 22.53.35.jpg
曲目我就不仔細抄了,請大家自己看節目單囉。順便說一下,右下拿來當紙鎮的是今天拿去簽名用的CD---去年出的專輯已經由上樣代簽過了,今天當然要換張CD去簽囉。

這次因為比較早就收到了音樂會的情報(感謝某鄭老師的通知),所以可以考量經濟因素,不必訂太高價位的票,而是買了相對來說比較偏後的2樓18排中央位置。根據以往印象,這個位置應該是可以聽得很清楚才對,不過意外的是,一開始的韋伯開始演奏後,卻有點聽不太清楚獨奏的聲音。後來中場討論,坐在更後面的鄭老師,也說聽不清楚,看樣子並不是我的耳朵有問題。仔細想想,有可能是合成簧片造成的因素;但後來聽皮亞佐拉時,前面是由單簧管的獨奏開始的,在沒有鋼琴伴奏時,其實好像也不是太小聲,顯然阿根廷籍鋼琴伴奏的火熱威力,也是導致觀眾聽不太清楚單簧管聲音的原因之一。但總結來說,他的音色是很乾淨漂亮沒錯,但相對來說真的是偏小(似乎比年邁的萊斯特大師還小聲),穿透力也比較弱一些。

至於詮釋上,跟在CD中聽到的內容很類似,很重視細節、很多魯八豆(Rubato,自由速度)、音色變化多端,對比也很強烈,還會配合曲風多用滑鍵或聲音變粗等特殊技巧來即興,聽起來就是很有味道。說到音色,他演奏舒曼更換成A調時,音色比起使用降B調甜美許多,令人印象非常深刻。但我覺得比較可惜的就是舒曼或布拉姆斯中的有些比較強調深沉的樂段,他還是吹得比較輕妙(這也是他整體的風格之一),是稍微可惜之處,也許這也是沒有歷盡風霜的人生體驗造成的吧?

他和阿根廷籍的伴奏荷西.葛拉多的默契非常之好;兩個人就像是在互相遊戲一般,速度不管怎麼變來變去,都可以對得起來。而且不愧是年輕人,安德列斯帥哥一下子在皮亞佐拉中拿出響板來邊吹邊打,一下子還把單簧管放在鋼琴上,跟著荷西小鬍子一起鋼琴四手聯彈(音樂世家的好處就是多才多藝),整場音樂會就是非常的活潑好玩。順便一提,為了要能這要四手聯彈惡搞,他們還故意把這首曲子從上半場的倒數第二首,換到了最後,以便可以歡樂退場。另外一個令人驚奇的地方,則是柯瓦契的致敬曲,原本是單簧管獨奏的版本,但今天演的卻是他們自己改編的附加鋼琴伴奏版,效果非常好,這也是今天聽到的一大收穫。(說不定下一張新專輯,就會這樣錄?)

這麼歡樂的音樂會,最後當然是贏得了滿堂采,因此他也演了兩首安可,一首是唱片中也灌錄了的蓋西文三首前奏曲的第一首,第二首則是布拉姆斯第六號匈牙利舞曲。

演出結束後,包括我在內,很多人忙著衝去休息室出口給他簽名。這時候的音樂廳,根本就變成了偶像歌手簽唱會(笑)---老實說,我還第一次看到簽名的隊伍能夠排到音樂廳樓上去的狀況。

2014-10-26 16.43.29.jpg
2014-10-26 16.52.28.jpg
盛況空前,甚至排到了斜坡走道樓上的簽名隊伍,不知情的人可能會嚇到吧?XD


2014-10-26 17.07.57.jpg
在排了大約十多分鐘後,我也獲得了和兩位音樂家合照的機會---又集到了一張世界頂尖單簧管家的照片了。

2014-10-26 22.51.38.jpg
這次帶去簽的CD,是他們父子三人在2008年出的三重奏CD,於是又嚇到了今天的單簧管演奏家主角與工作人員。安德列斯看到之後,甚至大呼:哇,這是好久以前的事了耶~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