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6日 星期六

精彩的大鵰(誤)協奏曲

睽違數年(上一次應該是2009年),長號大師林伯格再度來到台灣開音樂會。除了這位大師第一次來台灣時,有去現場聆聽過一次外,中間的幾次都無緣欣賞,這次趁著不忙、而且有新作品世界首演的噱頭,於是再次前往國家音樂廳湊熱鬧。


此外,音樂會之前,還有同為長號、指揮、作曲家三職一身的同行許雙亮老師的做了比較類似閒聊的會前導聆,這裡先整理出來塞塞篇幅,以免露出本人聽不太懂音樂會的馬腳。

2014-09-03 19.10.58.jpg
許雙亮先生的會前導聆現場


===

這次由我來講解音樂會前的導聆,其實是最適合不過的了,因為我有先讀過這次要演出曲子的總譜,可以說非常了解其中的奧妙(笑)。

先來介紹一下今天的獨奏者---林柏格。他就像一般的銅管演奏家一樣,非常平易近人,也很隨興。自己的樂器通常就是隨便一塞就好。沒想到這次也是這樣,竟然就把喇叭口給撞壞了,昨天我還特別帶他去修(笑)。

此外,他本身除了是長號演奏家外,也是作曲家、指揮家。因此我曾經幫他在台灣辦了一場「三合一」的音樂會。最近他寫了一首「滑動的吉他」的作品,是一種給類似印度西塔琴的吉他的獨奏曲,預計明年初首演。所以他的作品,並不是只替銅管樂器、甚至是只有長號,而是非常多采多姿的。

這次他會寫這首預計由他自己和台北市交首演的長號協奏曲,緣由是這樣的:根據他自己說,他應該錄有一百首左右的長號協奏曲,其中大約有二、三十首是題獻給他首演的,但這些他吹太多了,實在不想再吹了,所以就想寫一首自己的協奏曲。他要價也不高---他跟別人都要很高,但因為喜歡我們樂團才要價不高:)

他總譜上特別註明了這首曲子是台北市立交響樂團邀約,並題獻給我們的音樂總監吉博.瓦格(Gilbert Varga)先生。

大家不要看到這首曲子曲名叫「金鵰(Golden Eagle)」,就覺得這是在描寫甚麼老鷹的。其實他是覺得如果用動物來比喻人的話,我們的總監就像老鷹一樣。因為你們看他頭髮白白的,就像美國的老鷹一樣,展現王者之風,很有氣派地俯視地面。另外,節目單解說裡面,林大師也提到一件事,就是我們的總監很敢要求排練的次數。要知道一般歐美的樂團,練一套曲目,是排練兩次就上台。也不敢要求多練,因為多練要加錢,工會還會抗議...。但我們的總監不論是在歐美或是在台灣,都敢要求練個五次、六次甚至七次、八次(這說不定也是林大師早早就來到台灣準備的原因 XD)。林大師覺得這很了不起,因為他自己踏入指揮界後,大概就知道這個世界的一些「眉角」、明白多要求排練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至於他這次寫的金鵰協奏曲,一、二、六段是非常熱鬧的段落、第四段是個慢板。而第三段與第五段是很短的段落,就是只有長號獨奏的Cadenza(裝飾奏)。我在這裡不想講太多深入的音樂內容,也不能放我們彩排的影片(!)給大家看,這樣等下大家就會覺得沒意思了。我只想講的是,雖然這首協奏曲有個金鵰的標題,但大家不必一定要去聯想曲子是在描寫甚麼情景,好像甚麼老鷹在俯視大地、老鷹在抓獵物之類的,反而限制住了大家的想像空間,所以在這裡我就不多說,讓大家實際去聆聽時再好好想像。

另外,我們今天並沒有安排甚麼序曲,而是直接在上半場排了兩首協奏曲。不過,大家不要聽完兩首協奏曲就跑了(真是一語說中觀眾們的如意算盤 XD),下半場的節目也是很精彩的。而第一首協奏曲---瓦根賽爾(Georg C. Wagenseil)寫的長號協奏曲,就等於是這場音樂會的序曲。這個曲子很多,只有兩個樂章。這裡要講一下為什麼這首曲子的獨奏樂器是中音長號(Alto Trombone),又為什麼那個時代的長號可以這樣做。大家可能以為長號這種樂器是在十九世紀以後才發達起來,事實上在莫札特或貝多芬的歌劇或宗教音樂中就有到長號了。這是因為在戲劇或宗教音樂中需要領唱的角色,而在其他銅管樂器還不太發達只能吹自然泛音的音高、木管樂器的音量又比較小時,長號就很適合這個工作。所以在德語圈的音樂作品中,就常常用到三種長號:中音長號領導女聲、標準長號(Tenor Trombone)就領導男高音,而低音長號(Bass Trombone)就領導男低音。也因此大家就會在貝多芬的合唱交響曲、莫札特的安魂曲或海頓的創世紀中聽到長號出來引導。

尤其在奧地利的哈布士堡王朝時期,很重視藝術的發展,皇帝們自己也大多會作曲。好比說約瑟夫一世,是該王朝十八世界的音樂家兼皇帝(笑),他就替中音長號寫了作品,以下我們就來聽聽林柏格灌錄的唱片中演奏他的作品「不知感恩的靈魂」。(略)

在當時哈布士堡的長號音樂家的薪水很高,絕對不是22K(笑),而可能是相當於部長級的水準。也因此,演奏長號在當時是一種世襲的工作。到了十九世紀初,因為銅管樂器開發出了按鍵,長號不再具有優勢,才變成不是世襲而是比較平民的樂器。

除了上半場的兩首協奏曲外,下半場的曲子是比較罕見的曲子---我沒有仔細去調查是不是台灣首演,但絕對是台北市交的首演。在國內就算有,應該也是很罕見,恐怕在唱片行也買不到錄音。其中一首是寫過有名小提琴奏鳴曲的法朗克(Cesar Franck)所寫的很深刻的音樂,就是以德國詩人的敘事詩為題材寫的交響詩「被詛咒的獵人」。一開始大家就可聽到法國好演奏出狩獵的主題。一般狩獵的曲子會採用6/8的節奏,不過這首曲子很特別,使用的卻是9/8拍的節奏。另外還有很多精心鋪陳設計的管弦樂技法,值得大家聆聽。

另外一首,也是很有名的美國作曲家巴伯(Samuel Barber)所寫的作品「米狄亞沉思與復仇之舞」,也是和聲與節奏很複雜的曲子。這是有名的舞蹈家瑪莎.葛蘭姆(Martha Graham)所邀約的作品。聽說葛蘭姆編一首舞蹈,酬勞是五百美金;但卻給了年輕的巴伯一千美金來做這首曲子,可見非常重視。聽說原本是找另外一位作曲家寫的曲子,但不滿意,才找上巴伯。原本這是給十一個獨奏樂器所演奏的舞劇音樂,後來巴伯把其中的內容濃縮成組曲,再放大成四管編制的管弦樂,就變成今晚我們要演出的版本。音樂的前半段是象徵慈母形象的溫柔音樂,但到了後半段則是非常精彩的復仇之舞音樂,很值得大家欣賞,可以說今天沒聽到這一段,今就等於白來了。

===

以上就是許老師的閒聊式導聆的內容,說實話還是跟免費的節目單(讚!)中寫的內容差不多,但是關於林柏格大師所寫的協奏曲解說,還是需要補充一下,我就直接來個節目單照片,請大家慢慢看 :)


2014-09-06 02.03.45.jpg

有沒有看到甚麼令人驚訝的東西?對!林大師竟然寫過單簧管協奏曲!!!

這個協奏曲僅有在林大師的網站放了介紹影片:

(關於協奏曲的作曲部分,則是從6:00左右開始)

聽完這個簡單的會前閒聊,時間也差不多了,趕快進入音樂廳中坐定。

老實說,今天去聽長號大師林伯格(Christian Lindberg)的音樂會前,心裡有點小擔心。擔心的倒不是獨奏會不會放炮或是伴奏會不會扯後腿的低次元問題,而是賣座可能會不如預期。畢竟我是演奏會前一週才買的票,當時在線上看售票狀況,似乎才過五成而已---同期舉行的小號大師多隆...ㄟ,是阿圖羅.山多瓦(Arturo Sandoval)的音樂會卻是賣了幾乎全滿的滿堂紅,真的有被冷遇的感覺。就我來看,林老師...不,是林大師,根本就是已經超越長號這項樂器範疇的優秀音樂家,即便不懂長號、不懂銅管樂如我,也很適合來聽這場音樂會啊。不過,不知道是不是演出前的星期日大師有親自去松菸誠品打廣告?還是IKEA的正確示範發音,感動了台灣人?總之,這場音樂會最後應該有八成以上的賣座,證明是我杞人憂天。

而坐下來沒多久、音樂廳例行的不得攝影、錄音警告播放後,照理說音樂會就要開始,但剛剛才在大廳解說過的許雙亮老師竟又拿著麥克風陪著市交音樂總監老爺爺薇閣瓦格單獨上台,看來是有甚麼重大事項要宣布。老爺爺先開口用中文跟大家打了一聲招呼,然後就以流利的英語說這是他來市交的第十場音樂會,是個很值得紀念的日子。然後開始稱讚起旁邊的許老師,因為許老師要追隨前一場才「散去」的單簧管教父陳威稜老師,將在三個月之後退休了!所以老爺爺特別要藉著這場音樂會來表揚一下。如此,市交的管樂聲部就完完全全進入了三管制的編制了。也因此,稍微演出大一點的曲子,就得找槍手來幫忙,就像這場音樂會一樣,小號、單簧管都有協力人員上台。不過老爺爺說,這是市交的汰舊換新、世代交替的升級計畫,在這場音樂會中,也有剛甄試進來的低音大提琴與第二部小提琴的新秀團員,要接受試用音樂會的考驗。

這個大約十分鐘的簡介結束後,所有團員才正式上台調音,然後就是今天的主角林大師和音樂總監老爺爺一起手牽手開心上台。林大師穿著他招牌的銀色緊身衣上台,搭配著小巧的中音長號,有點微妙的可愛感 XD

而且因當他拿起樂器,我才驚覺我選的位置可能有問題---我坐的位置是在一(二)樓20排居中的位置---視野是很好沒錯,音響比起四樓要模糊些,但這些都還好。最大的問題,還是這個位置是正對長號的號口!因為平常都以木管人的心態來思考,完全忘記了正對號口可能會遭到的強烈衝擊與可能聽到很多奇怪雜音的問題(汗)。但當獨奏的第一聲出來之後,除了聲音比較直接外,並不會有類似「竹片大厚」的雜音,音色一樣細緻優美,不愧是超級大師級的人物。而且可能因為是比較古典時期的作品,也可能是中音長號的樂器性質,林大師吹起來是比較柔美、音量上也比較克制一些,直到第二樂章的最後才把音量全部放出來。

至於第二首、林伯格自己寫的金鵰協奏曲,則是這一天最大的賣點。為此林大師還特別換上另一套紫色、看起來更像是薩克斯風手的打扮(沒禮貌)登台。這個曲子如標題所示,一開始就以長號獨奏的信號曲開始。換上了標準的長號,氣勢就不一樣,頗有整個音樂廳都共振起來的感覺。而且雖說不要太覺得這是個標題音樂,但實際的音樂聽起來還是會讓人感到很多的畫面在心中如跑馬燈一般轉過,非常地好聽易懂。當然,獨奏的部分是炫技再炫技、非常精采,音樂的詮釋上不論是音色變化、大小聲的對比、樂句的連結性,都讓人(至少是我這種外行)無話可說,而樂團的伴奏也非常稱職,特別是樂曲後半有一段依木管五重奏順序、讓各個聲部首席一人一句獨奏接到小號為止的樂段,也接的天衣無縫。聽到這裡,才發覺好像現場只有一隻主麥克風掉在樂團之上、也沒有電視攝影機再轉播的樣子,似乎是沒有要發首演CD與DVD的樣子,這樣會不會很可惜?

到了中場休息,就是令人有點為難的時刻----到底是要先在外面大廳埋伏好等待簽名(進場之前就問過工作人員,現場也一直廣播今天有安排簽名)?還是要進去捧捧場,聽完市交換了總監後的新表現?經過百般天人交戰,再加上上半場聽到樂團的精采表現,而且從今天的曲目安排,以及上半場還有一段簡介,就知道今天的曲目並不會拖太長,好讓觀眾可以慢慢排、簽名簽個高興。如果再加上把座位換到靠門邊,音樂會一結束就衝去簽名會場應該也不會拖太久才對的保險,最後決定還是進場聽完音樂會,再出來慢慢等簽名。

而下半場的演出,事實上也沒有讓人失望。法朗克的「被詛咒的獵人」,的確如同曲目解說所寫的一樣,頗有白遼士「幻想」交響曲第五樂章的風格,算是不難接受的作品。而巴伯的「米狄亞沉思與復仇之舞」,雖然節奏比較怪異、技巧也比較困難,但樂團演出並不差,可以感受到有好好排練的精采程度。也因此,最後的安可也是選擇了這首樂曲的快板部分重演一次。這個時候,看看手錶,才晚上九點十五分左右,證明我的先前的判斷正確,接下來就要全力衝刺趕往簽名處了!!!

但在工作人員一打開門,我一馬當先衝到一樓大廳時,果然已經有很多人放棄下半場,再等簽名了。而且人多到已經無法從一樓繼續排,而只好改上到二樓排隊...。


2014-09-03 21.25.12.jpg

我到時的二樓排隊現場。前方是某長號老師的公子,也在吹長號 XD


2014-09-03 21.27.58.jpg

從二樓望下去,大致上是這個樣子。坐在正中間,又換了一套衣服的林大師正忙於簽名拍照,而後面的照片是市交各聲部團員的合照。----等一下,老爺爺總監瓦格先生站起來是要和誰擁抱?,該不會是...???!


2014-09-03 21.31.02.jpg

等到我快排到樓下時,後方的人龍大概是這個樣子。


2014-09-03 21.35.21.jpg

然後大約不到十分鐘,也排到了合照與簽名 :)


2014-09-04 02.55.50.jpg

節目單是請老爺爺總監和林大師一起簽了名。


2014-09-04 02.56.11.jpg

帶去簽的CD,則是他過去發行的純長號獨奏(Unaccompaniment)專輯,其實我是想拿他錄的搞笑莫札特「角長號(Hornbone)」協奏曲,但臨時找不到,只好改換這張來救援。另外,大概是人比較多,就只有簽個C.L而已,顯然比在松菸誠品的簽名品質要差一些喔 @@

啊,順便說一下,林大師大概是喜歡上台灣了,預計明年還會再來一次。這次不知道有沒有單簧管演奏家要來挑戰一下他的單簧管協奏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