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8日 星期四

堀越二郎的軌跡(下)

從喜好的高爾夫球中獲得靈感?


 剛性低下方式とゴルフ=2014年3月【時事通信社】
降低剛性法與高爾夫 

除了輕量化外,零戰的設計還有以下特徵:

  • 為了能撐住20公厘機槍的後座力,機體設計成比較長的樣子。
  • 為了使後方視界良好,採用了突出型的擋風玻璃
  • 為了防止失速、並且維持機體的穩定,將主翼的尾端形狀稍微扭下。
  • 採用可收式機輪(譯註:當時還有很多戰機是固定式機輪)與沈頭鉚釘來減低空氣阻力。
 此外,採用在機體外側裝上流線型的可拋式燃料槽設計,可使續行距離大幅增加。


 堀越が愛用したパナマ帽=2014年3月【時事通信社】
堀越喜歡戴的巴拿馬帽

 堀越最自豪的點子就是「降低剛性法」。飛機的昇降舵的操作會大大影響到操縱性。由於速度提升後,升降舵就會變重,而使得操作時會太過用力。故意使操縱系統容易變形或伸縮,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堀越在戰後就是以討論昇降舵操縱系統的降低剛性法論文而取得了東大的工程博士學位。(譯註:因為他大學還沒畢業就進了三菱,並沒有繼續進修)

 在紀念展的展示物中,還有堀越正在揮桿打高爾夫樣子的照片。高爾夫球是他的嗜好,差點是12桿。他也曾拿高爾夫俱樂部中的彈性來做降低剛性法的例子。搞不好他就是從喜好的高爾夫球中靈機一動想到了降低剛性法呢。

世界第一的戰鬥機



 堀越の直筆原稿=2014年3月【時事通信社】
堀越的親筆原稿

 1939年4月1日,在岐阜縣的各務原機場進行了新戰機的首次飛行。堀越在回憶中寫著:「四月一日來了。宛若是要祝福新戰鬥機的前途一樣的天氣晴朗,在各務原的陸地上也幾乎沒有風,而是熱浪滾滾...」。在突破了俯衝下降造成機體空中分解、使得資深試飛員死亡等故障問題後,開發終於成功。於是迴旋性能、續航距離、攻擊力都很優異的名戰機就此誕生。

 對零戰來說,它的首次實戰,是在1940年9月的中國重慶空戰。在這場戰鬥中,13架的零戰面對了超過一倍以上的對手,結果以完勝收場。後來在澳洲上空,零戰也壓倒了英國的噴火式戰機。這架在不列顛空戰立下大功的英國名機,在格鬥空戰中,也不是零戰的對手。


 第1回レッドバロン航空ショーでデモ飛行する零戦(52型)(上)とマスタング(P51-D)(下)(茨城・竜ヶ崎市の竜ヶ崎飛行場)=1995年5月3日【時事通信社】
在第1屆紅男爵(Red Baron)航空展中進行示範飛行的零戰(52型)(上)與野馬式(P51-D)(下)(茨城・龍崎市的龍崎機場)=1995年5月3日


 當初堀越在將海軍的計畫要求書全部讀過一遍後,寫下了以下的印象:「這個要求即使以世界水準來看也是非常之高,如果真的弄出滿足這些規格的戰鬥機,那毫無疑問地一定會成為近期世界第一的戰鬥機」。在美軍的F6F地獄貓(美國格魯曼公司)這樣的強力對手出現之前,零戰也真的如同堀越寫的印象一樣,毫無疑問是一代名機吧。

零戰是「傳統工藝品」



 愛知県豊山町の三菱重工名古屋航空宇宙システム製作所小牧南工場の史料室に展示されている零戦(零式艦上戦闘機)=2011年12月8日【時事通信社】
愛知縣豐山町三菱重工名古屋航空宇宙系統製作所小牧南工廠史料室中展示的零戰(零式艦上戰鬥機)=2011年12月8日

 作為零戰設計者的堀越,其名聲即使在日本之外也非常響亮。他曾去以製造直升機著名的美國塞考斯基飛機公司訪問過,結果這個訪問就被該公司當作一項榮耀,而在公司內的刊物大大地刊出「He Desigined Zero」的標題來介紹呢。

 至於對日本人來說,零戰到底算是怎樣的產品呢?

 「它是日本的傳統工藝品。就像精細的便當盒或野外茶會用的道具一樣,在嚴格的限制條件中卻能發揮最高的性能」。




 堀越が使っていた机=2014年3月【時事通信社】
堀越使用過的書桌

 近藤先生在被問到零戰的評價時,就回答了以上的答案。只要是技術高超的專業師傅,就可以做出好的便當盒。他說:「再由技術高超的廚師來製作便當的菜色,則拿來裝飯菜的便當盒也會閃閃發亮」。這句話,也很像零戰與反覆訓練而熟練的駕駛員之間的關係。

痛恨的「烈風」開發延遲



 タブレットの画面に浮かび上がる「烈風」=2014年3月【時事通信社】
在平板電腦的畫面中浮現的「烈風」想像圖

 包含堀越在內的三菱設計團隊在戰時中最後設計的飛機,則是具有「超級零戰」別名的夢幻戰鬥機「烈風」。這架注入堀越團隊圓熟技術的機體看起來更加漂亮俐落,具有稍微膨的柔軟流線型輪廓。

 預訂目標是試作機要在1944年5月首次試飛,但實際的開發進度卻追不上這個目標。根據堀越的筆記的紀錄來看,可以斷定是引擎的輸出馬力不足造成的。

 這是被海軍當局對引擎的錯誤統制與設計中的技術者不足給拖慢了腳步。結果烈風是一架也沒有量產,戰爭就結束了。而總共八架的試作機也被進駐軍給破壞,完全沒有留下實機。


 戦後、雑誌編集者の依頼で書いた「終戦日誌」=2014年3月【時事通信社】
戰後應雜誌編輯的邀請所寫的「終戰日誌」

 戰後,堀越說:「知道這個開發案幾乎是慢到悲慘的程度的人,紛紛都說這是他們最不甘心的機體設計」。若是能趕上量產的話,不知能和被稱為美軍最佳戰機的P-51野馬式打出怎樣的勝負啊?因此,在紀念展中看到利用「輔助實境(AR)」在平板電腦上浮現的烈風時,就讓人有這樣的想法。

協助採訪: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