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7日 星期三

堀越二郎的軌跡(上)


===

零戰設計者~堀越二郎的軌跡

時事通信社 鈴木豐 2014年3月

對天空的憧憬


 製造当時のエンジンを搭載し、世界で唯一、飛行可能な零戦(零式艦上戦闘機)の展示(所沢航空発祥記念館提供)=2013年4月【時事通信社】
 安裝製造當時的引擎,是目前世界上唯一尚可飛行的零戰(零式艦上戰鬥機)的實機展示(照片提供:所澤航空發祥紀念館)

 成為2013年賣座卡通電影「風起(風立ちぬ)」主角原型的堀越二郎是以名戰機零式艦上戰鬥機(俗稱零戰或ZERO戰)的設計者而聞名。同年5月,在東京的堀越家中發現了他的筆記本或其著作原稿等等的貴重資料。琦玉縣所澤市的所澤航空發祥紀念館就以這些資料為中心舉辦了「堀越二郎 的生涯」之紀念展。逐步欣賞這些展示品,就能追尋到催生零戰之父的軌跡。


 堀越是在1982年去世,死後散失的相關資料並不少。身為所澤航空紀念館的主事學藝員的近藤亮回顧說:「他的這些親筆資料都整理得很好而令人驚訝」。


 企画展「堀越二郎の生涯」=2014年3月【時事通信社】
「堀越二郎的生涯」紀念展一景

 近藤先生說:「卡通電影是虛構的故事。故事中堀越先生的樣子和真正的史實是大不相同」(譯註:電影「風起」是借用了小說家堀辰雄的故事,而將堀辰雄的自身形象融合到了故事的主人翁身上,女主角的故事也是在描述堀辰雄的夫人。所以卡通中的主角雖然是在設計飛機,但個性與際遇比較像是東大文科畢業的堀辰雄)。堀越先生自己寫的共著的書雖然很多,但近藤先生認為:「就能發掘出這樣尚未加工狀態的資料這一點來說,是非常有價值的」。看了自己表現出害羞且不擅言詞的堀越先生的筆記後,可以從他那整齊排列的小字中明白他具有一絲不苟的認真性格。

  在愛用的巴拿馬帽(Panama Hat,譯註:戴巴拿馬帽也是日本戰前紳士喜歡的打扮,卡通中也使用這種帽子當男主角的招牌裝扮)、從戰前就開始使用的計算尺等堀越先生相關物品交錯中,還看得到其少年時代喜歡閱讀的雜誌「飛行少年」(大正4年=1925年11月號)的展示照片。這也顯示出他是從孩提時期,就對天空有著強烈的憧憬。最令人驚訝的是,其中還有關於「飛天圓盤」(就是現在所謂的UFO)原稿的照片,一起被展示出來。文章中雖然談及了戰後美國的飛天圓盤目擊事件,但正確的寫作時期就不清楚了。就算如此,
堀越先生和UFO會湊在一起的意外性還是非常足夠的。

強烈的盤旋特技飛行之體驗



 「零戦-その誕生と栄光の記録」の直筆原稿=2014年3月【時事通信社】
「零戰~其誕生與光榮的記錄」(譯註:這是堀越最有名的書之一)的親筆原稿

 1924年,堀越從東京第一高校進入東京帝國大學航空學系就讀。入學一個月後,就獲得了可坐在海軍的雙翼二人座阿芙羅練習機(譯註:Avro 504,日本海軍購自英國的練習機)後座體驗盤旋特技飛行的機會。在描述當時經驗的原稿上,他以紅筆特別寫著:「前方的地平線就和地面一起向右旋轉...」。被盤旋特技飛行給嚇到的堀越,從此深切的體認到駕駛員必須總是要一面承受重力加速度(G)、一面冷靜確實操作飛機才行。也許就是經歷過這樣的體驗,後來才會讓他開發出操縱性非常優異的零戰吧。

 1927年他進入三菱内燃機製造公司(即後來的三菱重工)(譯註:請注意1927年他才大三!)。從1929年到隔年之間他前往了德國容卡斯(譯註:Junkers。大名鼎鼎的坦克殺手、海鷗翼式俯衝轟炸機Ju87就是該公司的傑作)公司與美國的寇帝斯(譯註:Curtiss。在中國戰場知名的P-40,就是該公司的產品)公司參觀時拿到的簡介手冊,他也保存了下來。當時,歐美與日本的航空技術有相當大的差距。堀越雖被歐美的高技術水準給壓倒,但卻堅信這絕不是無法超越的差距。


 堀越の著作=2014年3月【時事通信社】
堀越的著作

 不過,由他最初擔當的戰鬥機開發卻以失敗告終。28歲、才剛新婚莞爾就成為七試艦上戰鬥機設計主任的堀越,在此案中嘗試了大膽的設計。相對於當時一般還是雙翼飛機為主流設計的時代,他卻要挑戰單翼機的設計。然而即使擁有萬丈雄心,卻因為覆蓋在試作機機翼上的布脹得太多,會造成高速飛行等狀況下的問題。從「不及格」、「就像笨重的鴨子一樣」等堀越自嘲的言詞中,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他的悔恨。

 但是七試的挫折並不是白費的。因為在七試之後設計的九試單座戰鬥機在1936年被日本海軍以九六式艦上戰鬥機的正式型號所採用了。這架戰機比起七試,其機體更加漂亮伶俐。這也是他首次使用了毫無突起的 「沈頭鉚釘」,而成功地大幅減低了空氣阻力。這個沈頭鉚釘設計之後也被零戰繼續沿用下去。


「打著如意算盤」的海軍要求



 企画展「堀越二郎の生涯」から=2014年3月【時事通信社】
「堀越二郎的生涯」紀念展的另一景

 1937年,日本海軍命令三菱等公司開始試作九六式艦戰的後繼機種的十二試艦上戰鬥機。不過,日本海軍要求的規格實在是太過嚴苛了。就是要造出續航力(距離)、速度、搭載量、操縱性都比外國戰機優秀的飛機。在寫給三菱內部的海軍參加會議記錄的堀越報告書上是這麼寫著的:

 「想要在同一架飛機中實現這樣的規格要求實在是打如意算盤」、「我也向海軍報告了『要求的標準實在是太高了』。」

 因此在神奈川縣横須賀市的海軍航空工廠(直屬日本海軍的工廠)招開的十二試艦戰計畫
説明審議會上,堀越就直接問了:「我們該把續航力、空戰性能、速度中的哪個項目看成最重要的部分來開發?」


 堀越が原稿用紙の欄外に描いた九試単座戦闘機の逆ガルの絵=2014年3月【時事通信社】
堀越在稿紙的框外所畫的九試單座戰鬥機的倒海鷗機翼

 針對這項質問,源田實少校認為是「空戰性能」,而柴田武雄少校則主張是「續航力」,兩人互不相讓,而使討論變得白熱化起來。於是,「為了要結束這種毫無交集的討論時間,設計者除了屈就現實造出符合所有規格的辦法給他們看以外,就別無良策了」,這讓堀越下定了決心。



即使一公克都要想辦法減輕



 十二試艦上戦闘機の模型=2014年3月【時事通信社】
十二試艦上戰鬥機的模型

 從1940年7月末改稱為零戰而被海軍正式採用的十二試艦戰之開發記錄中,可以看到堀越與其設計小組拋棄既有概念來設計的歷程。舉例來說,就是以馬力比美軍戰機差的引擎來挑戰減輕重量的極限以實現高超輕快的性能。

 因此設計中是連1公克都不能浪費。甚至控制到了機材全重量的十萬分之一的程度。在此方針之下,他們採用了不少費盡心思的方案。像是比較細長的樑柱或薄板等的結構,使其就算被拗彎到相當大的程度,都可以恢復原狀。


 紀元2600年式典出席のため正装した堀越=2014年3月【時事通信社】
為了出席日本紀元2600年慶典(譯註:就是這樣,十二試艦戰才被命名為零戰)而正裝的堀越


 然後在比較細或薄的零件上調低「安全係數」,使之更細、更薄。主翼改用一體成形、就可拿掉中央機翼與外部機翼間的笨重結合金屬零件。再者,又採用了當時還是新材料的「超級杜拉鋁合金(Duralumin)ESDT」作為主翼的內樑,光這個部分就減輕了大約30公斤的重量。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