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30日 星期六

新版「基本死活辭典」出版紀念特別對談(上)

譯自:「碁世界」雜誌2014年9月號

張栩策畫

新版「基本死活辭典」出版紀念特別對談

從級位棋友到高段者都值得推薦的一冊新書完成了。

張栩×林漢傑×桑本晉平

[前言]

在業餘棋友間相當受歡迎的就是日本棋院引以自豪的基本辭典系列叢書。而這套叢書繼「佈局」、「定石」、「手筋」之後,「死活」的部分也經過全面改訂,而於現在重新出版。

這個新版本的著者是張栩九段。不用說他是眾所周知的詰棋大名家。正是最適合這個死活辭典的人選。

而支持著張栩九段的,則是林漢傑七段(協助作圖)、與桑本晉平六段(整體架構編輯)。

(譯註:事實上桑本六段也是張栩的打譜集的整體架構編輯)

整體的製作期大約兩年,可說是花上相當多的時間,經過整理再整理所完成出來的書。

而完成後的精采程度是從張栩九段身上也可窺見相當的自信。

因此我們就邀請了和這次製作相關的三位棋士來談談這本新版「基本死活辭典」到底是怎樣的一本書、又該如何活用比較好,以及製作時的秘辛等等內容。

到底藉由身為當代詰棋名家的張栩九段之手,會做出怎樣的一本書呢?以下就由本雜誌編輯主持開始以下的對談吧。


===

編輯:
首先先請教張栩九段。想請您談一談接受成為「基本死活辭典」著者邀約的經緯、以及怎樣找來另外兩位成員組成團隊來進行製作的部分。

張栩(以下簡稱張):
好的。舊版的基本死活辭典是我小時候也看過的書,因此我知道這是一本非常棒的書,是一部鉅著。當來找我談著者的邀約時(約兩年前),就讓我覺得很光榮;相反地,要承接這麼重大的工作,也讓我很不安。我覺得這不是我一人之力就能完成的工作,所以為了要不要接受這份工作而非常煩惱;結果就談到如果是組成團隊來製作的話,是不是就有可能做好了?

編輯:
原來如此。

張:
尤其是以前曾經很照顧我的前輩桑本先生願意幫我擔任整體的架構編輯,就讓人覺得非常安心;接下來我就在想能不能找林漢傑先生來幫忙。畢竟林漢傑先生是詰棋的專家呢。

因此我就覺得,如果能合我們三人之力的話,應該可以做出不錯的東西來吧。

編輯:
漢傑先生,當張先生來找你時,您的心境如何?

林漢傑(以下簡稱林):
我在想,這我可以嗎?因為基本上我完全都不會呀(笑)。不過,這樣倒是個學習的機會,而且我聽說最辛苦的其實會是桑平先生...,那,我就接受這個工作吧!

編輯:
真是相當完美的分工合作啊(笑)。

桑本晉平(以下簡稱桑本):
(苦笑)

張:
舊版的基本死活辭典是本非常精采的名作,所以我覺得沒有必要做太多的變化,但也有那種如果加上這些會更好的地方。這個部分桑本先生就幫了非常大的忙。哎呀,甚至可以說這個部分就占了大半(笑)。關於全新的部分,還是需要新的主題圖,這時如果問說能不能按照這個主題來做個圖看看,感覺上漢傑先生就會馬上把圖準備好。

編輯:
漢傑先生,有沒有覺得很勉強做不到的地方?

林:
哎呀,最先覺得可能會很難,但倒是意外地可以很快做好。


新主題

編輯:
那前作與本作最大的不同是甚麼地方?

張:
這個部分就請桑本先生來說囉。

桑本:
是第五章的「爭奪一眼的攻防」與第六章「手筋」的項目。

張:
序章與第一章的部分不也是嗎?有加上了即使是級位者也看得懂的死活的基本中的基本(真眼與假眼的構造或是聚眼等等)之說明...。

桑本:
啊,那也是很重要的地方沒錯。

不過真要說相差最大的還是第五章與第六章吧。特別是「爭奪一眼的攻防」是我覺得最劃時代突破的部分。至今為止的棋書,都是在談某一個空間下是否能做出兩眼的問題,但在這章中,我們就是把「是否能作出一眼?」的主題集中成一個專門項目。

林:
我也覺得真的是至今為止都沒有這樣的專題。

編輯:
這是誰的點子?

林:
張先生。

張:
我都只是在出主意,對於思考主題的來說,都是靠漢傑先生幫忙努力的。

編輯:
漢傑先生,那有甚麼變化圖是讓您特別需要深思的?

林:
其實全部都是(笑)。好比說這個型...。

(正要拿出圖給我們看時,隔壁突然打斷...)

張:
啊,那個圖太難了吧。還是不要拿出來比較好(笑)。

編輯:
我們碁世界雜誌的讀者中高段者非常多,應該沒問題吧。我覺得反而是要這樣的圖才能吸引更多的人喔。

張:
啊,雖然剛才我拒絕把那個給你們看,是因為覺得不能因為是基本的東西就小看喔。因為其中也有搞不好連職業棋士都不知道的東西才對。我相信在讀了這個部分後,一定會在私底下想:「啊,原來這是這種東西啊」才對。

編輯:
啊,失禮了。

張:
像這個就很讚。1圖的話,白先就可做出一眼;但在2圖的情況下(沒有白A、黑B的交換),就只能打劫了。至於3圖的白1、3,也會因為黑4而做不出眼。

1圖
tsumego_01.png


2圖
tsumego_02.png


3圖
tsumego_03.png


(然後又繼續翻頁)

張:
剛才只不過是隨便選的一個問題,而以下這個(4圖)也是實戰中會出現的好問題。(白1跳入的話,結論是劫爭)

4圖
tsumego_04.png


編輯:
確實學到不少呢。至於第六章的「手筋」,又是怎樣的感覺啊?

桑本:
這也是個新的項目。在討論構想階段時,說出「我們來做個手筋的項目吧」的人正是我沒錯,但張先生卻說:「這沒辦法!」喔。

張:
啊~

桑本:
張先生是說:「手筋的數量太過龐大,實在是不可能整理完」。

張:
這只是因為明明就已經是部大作了,幹嘛還要自己搞得更辛苦啊(笑)。

桑本:
我就是這種體質啊(笑)。哎,真的要全部整理出來的話終究是不可能沒錯,但我覺得應該是可以整理個大概出來,於是當我說:「我就是想做做看」時,張先生就是「那,就做做看吧」的感覺了。然後,完成到某個程度時,張先生就說「哇,這樣的話應該可以拿來用用看了吧」。(笑)

張:
不是啦,我是看了以後非常感動啦。而且就連我做的問題也被收錄進去了。而且明明就是弄出了個很棒的單元,讓我多少有點抱歉的感覺,但也拜桑本先生之賜,這裡也加入了我的一點特色。

編輯:
說是死活的手筋一時也讓人冒不出印象來,所以想請問一下大致是怎樣的圖呢?

桑本:
好比說是5圖吧?這雖然是個點入的手筋,但其實也和6圖是同樣的手筋。可是可能會因為出現在不同的地方就被看成了是不一樣的問題。此外,7圖也是同樣的手筋。但我把這個拿給張先生看時,他卻說:「不一樣不是嗎?」,害我嚇一跳:「啥!」,結果他說:「原來是第三手啊?」(笑)

5圖
tsumego_05.png


6圖
tsumego_06.png


7圖
tsumego_07.png


張:
沒錯沒錯,仔細看的話,就知道是同樣的手筋。但是有點不容易注意到就是了。如果能特別意識到這種手筋的話,就可以變成解詰棋的關鍵了。就是雖然型態不太一樣,但這樣的手筋在這裡也行得通吧?的意思。

===

「基本死活辭典」相關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