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3日 星期日

2014年夏季日本旅行遊記(六)之吳清源大師百歲祝壽紀念會篇(04)

第八譜(111~120)
100BPD-10.png


張:黑113碰是漂亮的官子手筋,希望大家能夠記住這一招(笑)。此時白棋如果選擇115位內扳的確是可以吃掉角上黑子,但被黑棋這樣大幅佔去便宜,局面是否還是領先就很令人懷疑了。因此白棋故意不吃掉這塊可以吃掉的黑子,選擇白114外扳搶先手。

張:白120小飛,又引起了驚天動地的大變化。這一局會這麼有名,也是因為這一著引起的大變化造成的呢。白棋至此是真的只領先一點點而已,如果這一著真的如預期地獲得官子利益的話,就可以擴大優勢了。但是,此棋有點太貪心了...。


第九譜(121~161)
100BPD-11.png


張:原本白棋只是想要多賺兩目的便宜,沒想到卻遭到了木谷老師的121扳妙手反擊。黑121這手棋如果是當作詰棋問題來想的話,也許是很快就會想到,但要在實戰中發現卻不是那麼容易...。

張:由於黑棋在左上角有很多很大的劫材,白棋也只能硬著頭皮一路往右上角長出把劫的價值弄大。不過這樣的進行就很有趣了,誰也沒想到一開始黑棋一步步在右上經營的寶庫,現在反而被白棋一路路衝進破壞。

張:黑151碰角時,白棋還是得應一手,否則被黑棋單純在左上連下兩手,白棋損失更大。到了黑157擋住,白棋已經無劫可應,只好提子解決劫爭。這個劫爭的得失是白棋在右邊約獲利20目,而黑棋在左上活角則是27目左右的價值,看起來是白棋大虧七目;不過先手還掌握在白棋這邊,實際結算下來,白棋大約損失三目左右吧...。

小林:對不起,我家張栩就是愛算目數,在家裡總是講不停...(現場大笑)。所以原本是白棋領先一、兩目的局面,現在損失三目,等於是黑棋領先一兩目囉?

張:實際上還是要看雙方接下來的著手來判斷,沒那麼單純,但此刻局面已經變得非常細微到是沒錯。


第十譜(162~184)
100BPD-12.png


張:就是形勢相當細微,所以接下來雙方都繃緊神經拼命收官。其中白166碰就是官子手筋,目的是想先手下到168立,但黑棋也有169長的抵抗扳回一城;而白170長,則是考慮到將來可以多一個劫材的細膩手法...

小林:講到劫材,張栩又是眼睛發亮起來(笑)

張:總之,此處兩人下得都很精彩,真的是拚了命在收官。這一連串的攻防,雙方下得都是最佳手段,非常漂亮。

張:接下來勝負就要看中央怎麼收拾了,但這時吳老師下出失著。以結果來看,如果白184在下圖飛,則可能還是白棋稍好一點...。

100BPD-13.png


張:不過以正在下棋的人的立場來看,當然也不會不知道上圖1飛也是要點。只是這裡的收官非常難,看起來哪一點都對,下的時候很難判斷出怎麼下最好,所以才會下錯。畢竟我們也是在後來經過反覆的研究,才得到白棋如果上圖1飛可以小勝的結論。


第十一譜(185~208)
100BPD-14.png


張:黑185擠是非常強烈的手筋,詳細的說明此著之妙可能有點困難,但實戰186以下到黑191飛大致是單行道,可以看出有了185、187二子的接應,黑191飛就有很大的效果了。

小林:的確,這相關的配好真是恰當好處。

張:白192尖碰是不得已,此時黑193擠卻發生了失誤,應該要在下圖1單長才對。

100BPD-15.png

小林:以結果來看,可說是敗著?

張:是。原本黑棋在長之前先193擠,是想便宜一下,沒想到白棋下出了194連扳的厲害妙手。以結果來說,這就是勝著了。之所以會這麼說,是在很前面白80斷時,白棋已經確保了206提是先手的權利;於是乎白198以下緊黑氣,再206提,黑棋不得不207補,於是白208提回就變成大劫爭。不知道吳老師是不是早就料到會有此劫,所以左上170製造劫材就變成大好棋了。


第十二譜(209~276)
100BPD-16.png


張:由於白棋有很多不浪費的劫材,中央的劫爭是游刃有餘。而劫材不足的黑棋只好以227提二子來當作交換,但白棋有了左上角170長出製造劫材的準備後,得理不饒人地再於228打擴大劫爭。

小林:真是用意周到啊。

張:白228這樣用強,對黑棋來說是致命的打擊,就這樣白棋又奪回了微差的優勢。

小林:劫爭結束後,只剩下小官了。

張:對,所以以結論來看,就是中央的劫爭是最後的輸贏關鍵。最後白棋就以兩目獲勝。

小林:後來吳先生就在升降十局賽中將各個高手一一降級,但他自己卻說最值得回憶的就是一開始的第一局棋呢。

張:要在十局賽中比對手多贏四局是非常不簡單的事,從這些十局賽的內容來看,也真的讓我們學習到了很多東西。

至此,大約一個小時出頭的夫婦對口相聲就結束,而進行十五分鐘的中場休息。小川阿姨特別提醒大家,四樓中庭有在賣吳大國手的新書,所以棋迷紛紛魚貫而出準備搶購,我也順便出去放放風。


2014-07-23 14.36.09.jpg

由於我坐的位置比較後面,就直接從演講廳後門出來。這裡也有個中庭(不知道算不算六樓?),然後看到旅日棋士們(王立誠老師、林漢傑七段、林子淵七段)等人正在聊天,而後方的採訪記者(可能是讀賣直屬的日本電視台)已經等著要採訪王老師等人了。


2014-07-23 14.42.19.jpg

果然電視台開始採訪王銘琬與王立誠兩位老師


2014-07-23 14.42.23.jpg

訪問結束的王銘琬老師加入了以一位應該是台灣來的白髮先生(大約是海峰棋院或台灣棋院的代表?)為中心的龍門陣中,這時也看到王唯任老師出現了。

*8/5: 眼尖的線民指出白髮先生是應昌期基金會的楊佑家老師,特此訂正。

至於四樓的棋書販賣處,果然已經是搶成一團,於是我也趕快擠進去買了一本。但現場只收現金,零錢又不足,差點就因此買不成書...。

搶購之後,休息時間也差不多了,除了沒和旅日棋士們合照到(不好意思打擾他們聊天)與進去上應該很豪華的廁所外,算是心滿意足了,於是趕快回到現場,準備觀看下半場的紀念棋賽。


吳清源大師百歲祝壽紀念會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