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1日 星期三

[巨人]吳清源(19)

我看到吳這樣的對局姿態,是在昭和三十七年(1962年)八月,名人賽循環賽邁入大結局的階段,吳對坂田、藤澤秀行對橋本昌二的兩局同時對弈之時。

當時藤澤的成績是九勝二敗,如果能贏下橋本,就是無話可說的第一名。吳與坂田則都是八勝三敗。因此若是藤澤輸掉,則吳、坂田之戰的獲勝方就可獲得和藤澤進行同率加賽的機會。

雖說同時對局,但考慮到上述情形,所以特意將對局場所安排到不同地方。吳-坂田之戰是在虎之門的F旅館(福田家),而藤澤-橋本之戰則是在紀尾井町的F旅館(福田家)。

到了第二天的傍晚前,藤澤就敗下陣來,一面露出詭異的放鬆表情、一面離開了對局處。

而我就從紀尾井町趕去了虎之門。


這時進入對局室一看,吳就坐在右手邊的椅子上,而坂田則是盤腿坐在左手邊的台座上。(譯註:一直正坐=跪坐非常辛苦,所以很多時候棋士們會用盤坐的姿勢來交替)

比賽的主辦人員雖然很小心不要讓此處的對局者知道藤澤-橋本之戰的結果,然而勝負師特有的直覺,讓他們似乎已經明白結果。坂田甚至開始用:

「好呀~」

一樣簡直是武林高手的氣魄來下棋了。

而我,則回到了檢討室。年輕棋士們圍著瀨越,擺著局面的進展。

此時已是黑棋的坂田壓倒性領先的局面。

就在盤面各處仍在進行之中,也看到了由吳清源發掘而來到日本、當時還是六段的林海峰在現場。

「不管怎麼看,(黑棋)盤面就是好十目啊」

頂著個清爽小平頭的林海峰這麼說。

「有差這麼多嗎?」

「嗯」

林點頭稱是。

沒有人反駁林的話。以職業棋士的眼光來看,這似乎是已經無法動搖的形勢了。

然而這局棋卻在吳一步步地緊追下,最後竟下成了和棋。而名人賽有和棋白勝的規定。

不過比賽也有和棋勝卻要比真正的勝利要差的規定,因此雖然吳最後也是九勝三敗的成績,但循環賽的冠軍,也就是第一期名人,就成為了藤澤的囊中之物。

如果要看輸掉必勝之棋的坂田,這場敗仗對他多大的影響,只要看他在半夜突然驚醒起來,據說喊著:「那真的是和棋嗎?!」就知道了。

而第二期名人賽的循環賽,到了隔年七月,則是在吳五勝二敗、坂田六勝一敗的狀況下,進入了最終局的對弈。吳如果贏了此局,則兩人成績相同,但因為順位的關係(第一期的順位是吳第二、坂田第三),就可以獲得對藤澤名人的挑戰權。

另一方面,坂田則是已經從高川手上奪去了本因坊,下一個目標就是成為本因坊名人的雙冠王者,因此也是不管好壞就是要贏下此局。

不知是不是坂田的這份心志發揮效果,這局棋以坂田的壓倒性勝利收場。接下來坂田又以四比三的成績擊敗的藤澤,成為了秀哉以來的第二位本因坊名人。

[巨人]吳清源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