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7日 星期六

[巨人]吳清源(16)

然而意外地電燈卻點亮了。這時兩人才同時「啊!」的一聲叫出來,然而抬頭看著天花板。

「如斯驚訝者 透春之人」

正是剛好也在現場的詩人中村汀女形容此景的詩句。

諷刺的是,就在電燈點亮沒多久,藤澤的著手卻開始陷入昏暗之中。這時的局勢,就算是被說成是消極,只要黑棋堅實地下下去,就可輕鬆獲勝,然而藤澤卻像是入魔一樣,一直連續下出強到緊繃的著手。


所謂強到緊繃的著手,就是下到像是走鋼索一樣拼命。也是這樣,這種棋的味道就會不好。換句話,很容易反被對方消滅。通常在劣勢下,使用這種緊繃的著手還可以理解;但藤澤在氣質上,並不是會下堅實、消極著手的類型。也許是受到少年時代,經常指導他的秀哉之影響,就在這種情況下顯現出來了吧。

說這是棋風,也的確是棋風的一種,但在這方面,吳清源的棋風正好是和藤澤形成對照。只要是局面不利,他就會強手連發來緊迫追擊;但看到局面有利時,絕對不會勉強行事,反而會早早「打烊」。吳清源在這方面的計算,的確是天下一品。

結果此局就因為藤澤下得過強而發生慘劇,讓白棋逆轉成功。於是兩人又變回二勝二敗一和的平手狀態。

然而,這第五局卻可說是改變勝負走向的分歧點。藤澤原本贏了此局,就可變成三勝一敗一和的態勢,就算接下來遭到五連敗,也不用怕被降級。相反地,對吳來說,在心情上就會變得沉重痛苦了。

這一來一往的差距極大。本局中不似以往地下快、罕見的大量投入時間來緊迫追上、最後終於能夠逆轉,其原因與其說是對勝負的執著,不如說是身經百戰的吳清源發揮出優異的經驗造成的吧。

實際上,在這種重大比賽下吳清源的強大,可說是無與倫比的。在這之後,他連勝了六、七、八、九局,而終於將藤澤給降級了。像是其中的第九局,在幾乎是不管怎麼下都會是藤澤獲勝形勢下進入終盤階段,甚至連吳自己也有了要輸掉的覺悟,結果藤澤還是在時間用盡的情況下出現嚴重錯覺而輸掉。

在隔天早上,NHK的麥克風就對著吳發問了。過去公共電視的眼光,是絕對看不上報社所主辦的圍棋賽的,唯有這兩人的對決,還是不能無視數百萬圍棋迷的存在的。此時吳清源說:

「我覺得勝負就是比運勢。如果運勢在我這邊的話,就會獲勝;沒有運勢的話,也有可能是我被降級吧。」

這回答的口氣卻是平淡如水。

說勝負是比運勢的話,聽起來又好像和他說下棋是比技術的看法矛盾了,不過其實這兩者是一致的。之所以會這麼說,是因為掌握住運勢也是一種技術。

當對手下出惡手時,要能加以追究,至少就必須有能夠追究惡手的技術才行。

吳清源畢竟也不是神,也是會下出壞棋。然而只要不具備追究其惡手的技術,就不可能有贏得了吳的道理。

過去,有個高段棋士就跟我說過以下的話:

「運氣也包含在實力之中。」

我認為這真是名言,換句話說,也跟我上面講述的東西是同樣的意思。

至於被降級的藤澤,在三個月後,又再度前來挑戰十局賽。這一次雖然是從相差一段資格的半先局差來下,吳卻還是在第六局以五勝一敗的成績將藤澤降級。這讓藤澤被掛上了低吳兩段的不名譽差距,就在這個出乎意外的成績下結束這場十局賽,後面的四局就不再下了。

已經將木谷、橋本、岩本、藤澤等人降級的吳清源,接下來的對手應該就是奪取本因坊大位的高川格或八段的坂田榮男。只不過,此刻高川的段位,還是只有七段而已。

就像前面也曾提過的一樣,頭銜和段位是兩回事。而他和吳清源之間,實質上就是有兩段的差距。

[巨人]吳清源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