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6日 星期五

[巨人]吳清源(15)

在體力上,吳是像鶴一樣的瘦弱身材,而藤澤則是像重型戰車一樣的強健體格。

然而,在兩者真正要進行對決前,還是得經過各種複雜曲折的發展。主要的難題,還是在吳要求時限十小時就好,而藤澤卻說要十三小時。如果時限是十小時,則兩天就可以下完,但如果是十三小時,就得花上三天了。

除此以外,還有其他的理由。就是一種情感問題的執拗。讀賣在對岩本的十局賽後,開辦了吳-橋本的第二次十局賽,但在公告上,卻把藤澤寫成像是逃避和吳清源對決一樣,而藤澤為了反駁這種說法而和讀賣大吵翻臉。


吳和橋本的第二次十局賽,局差上是橋本的半先、也就是等於以比吳低一段的資格來下。比賽從昭和二十五年(1950年)七月開始,最後是以吳的五勝三敗二和告終。雖說沒有將橋本再降級,但明顯地用一段差距的局差來下還是吳清源壓倒性的強勢。

既然如此,吳、藤澤的對決,就已經變成必然之事了。報社間的利害關係或時限主張的差異,通通被希望趕快看到到底他們兩人誰比較強的棋迷聲浪給打消,於是從昭和二十六年秋天開始,戰火就點燃了。時限最後就照藤澤的要求,決定為十三小時。

第一局是藤澤黑棋,以日光輪王寺為對局處來下,結果藤澤看錯棋,短短九十四手就讓吳清源獲勝。

然而第二局,藤澤白棋非常努力奮鬥,而贏了六目。第三局則是藤澤始終局面有利下,卻因為時限用完而下錯,最後只弄成和棋。

到了第四局,藤澤抓住吳的黑棋的過強手問題而巧妙騰挪成功而快意獲勝。至此是藤澤以二勝一敗一和領先。

這時有了很多不愧是藤澤的稱讚聲出現。此外藤澤在十局賽並行下,又以每日新聞為舞台和吳清源下了四局賽。這個比賽卻是使用貼目四目半的規則,並不是升降制。當然勝負還是會比,不過即使輸掉,也不會對局差造成影響。所以雖然藤澤在這個比賽中遭到了四連敗,但感覺起來就是無關痛癢。

即便如此,明明這兩人彼此都號稱是黑棋無敵,但到第四局為止,黑棋卻連一盤也沒贏過。尤其十局賽並無貼目,黑棋可說是絕對有利。也因此持白的一方,不會乖乖互圍收官,而會想辦法搞成白刃戰。黑棋只要避免變成如此,下得堅實一點就好了;但要是氣魄充足起來,黑棋也可能會積極和對方纏鬥。就是因為這樣,才會冒出這種連續都是白棋獲勝的奇妙現象。


[8]


第五局,則是藤澤黑棋,而是在昭和二十七年(1952年)三月中旬下的。在這局棋中,吳改變了以往的下法。吳在好幾年間,只要是拿白棋,一定是下相向小目的佈局,但這局棋中他卻放棄了這樣的下法。

最稀奇的還是他也花了很多時間思考。平常下得很快的吳,使用的時間總是不超過十小時,但在這局棋中,他最終花了十一小時又二十二分。

到了第三天的傍晚,局面才好不容易超過百手。在那個電力不足的時代中,停電日是已經決定好的,而這一天正是停電日,但這兩人由於太過投入勝負之中,即使變暗了也不知道。

[巨人]吳清源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