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5日 星期四

[巨人]吳清源(14)

[7]


這個半子或是一子之差,對專家來說可說是天差地遠。從戰後的十局賽所看到吳清源的強大,可以說就是在這樣的進步差距下所支撐起來的吧。

橋本之後的下一位十局賽對手,就是當時的本因坊岩本薰和(岩本薰)。岩本過去在北京作為對手指導吳清源時,段位是六段。岩本可是棋士中罕見的行動派,年輕的時候甚至遠渡重洋去過巴西開農莊,結果還是無法忘情圍棋,又回到了日本。


吳對岩本的十局賽,是從昭和二十三年(1948年)七月開始。然後以每個月一局的速度進行,結果吳只輸掉了第三局,在第六局就以五勝一敗的成績,將岩本降級。

橋本輸掉、岩本也俯首稱臣,則眾目睽睽下的下一位合適對手,就只剩下一人了。而且如果是這位棋士出戰,應該可以和吳清源平分秋色...不,搞不好有打倒吳清源的可能;這位棋士就是有這樣可讓棋迷期待的充分實績。這位棋士,就是在昭和二十四年(1949年)成為日本最初(靠大手合升段)的九段棋士,藤澤庫之助。

藤澤是大正八年(1919年)出生,比吳小五歲。他在七歲的時候,參加了業餘的圍棋大賽,卻使一起參賽的眾多大人們顏面無光而拿下了冠軍,並且成為了日本棋院的院生。

所謂的院生制度,就是日本棋院用來培育職業棋士的教育系統。在過去,只有棋士導師自己培養徒弟的內弟子制度,有了院生制度後,就等於有日本棋院自身擔任起導師的角色了。而日本棋院中最欣賞藤澤的天分的,就是秀哉了。甚至有人說,除了藤澤以外,恐怕再有沒有其他給秀哉下過那麼多指導棋的棋士了。

在內弟子制度下,徒弟能和導師下指導棋的機會,一生只有兩次。一次是在入門拜師之時,另外一次則是升上初段之時(正式成為職業棋士,也就是「出師」了),合計就兩局。

就這點來看,藤澤比起其他秀哉的徒弟來說,真是非常受到秀哉的關愛。

而藤澤本人也沒有辜負秀哉的用心照顧。自從昭和八年(1933年)入段以來,就非常順利地一直往上升段。

在當時,即便是四段也分有甲、乙兩組,而在這兩組之間,實質上被設定有相差一段的棋力差距。升段的資格,也比現在嚴格許多,因此即便是像現在的林海峰名人或石田秀芳本因坊那樣可以用最短距離升段,藤澤的快速升段卻更有價值。

就在藤澤成為日本唯一九段的隔年二月,日本棋院也贈與了吳清源九段證書。

原本,是要在日本棋院的大手合賽中獲得好成績,才會被允許升段。好比說,即便是現在已經連續獲得四期本因坊的石田(芳夫),段位還是停留在八段上。只要他沒在大手合賽中獲得好成績,就算再連霸多少期的本因坊,也是無法升上九段。

也因此,贈送給吳九段段位,可說是異例的措施,也可以說是因為吳的顯赫戰績在說話呢。

而兩位九段的對決,也是圍棋迷們引頸期盼之事。

對藤澤來說,不僅是只有升段領先,也有對吳的實際成績做佐證。會這樣說是因為藤澤在六段時,曾經對當時八段的吳清源下了局差雖然是讓先(全部執黑)的十局賽,最後是以六勝四敗的成績獲勝。

雖說並沒有將對手降級,或者說局差不過是讓先,但總之他就是當時唯一贏過吳的棋士。所以棋迷們會覺得如果是藤澤的話就有可能打贏,這樣的期待也是理所當然的。

就連吳自己也預期到即將出現的強敵,就是藤澤。

在戰爭結束後不久,這兩人曾偶然地在北海道的苫小牧車站月台相遇。四周混雜著穿著國民制服背著登山背包出來的採購客。

不知道是誰先開始的,總之遲早會下十局賽的話題就出現了。吳是認定藤澤是緊追在自己身後的優秀棋士,而藤澤是將追上吳清源作為十局賽的目的。

吳說,希望比賽是當天就能下完。不過,藤澤卻說:「我沒有十小時以上的時限的話就下不下去」。

這是因為藤澤是長考型的棋士,每一手棋都要仔仔細細驗算,所以吃時限吃很兇。其實不管哪個棋士,都會把後續的著手算清楚後才會落子;但就是會有算不清的時候。

下的快型的棋士碰到這種時候,就是靠直覺來下。因為怎麼想也想不出來,就只好靠直覺了。

結果到底會怎樣就要碰運氣,他們心裡就會這樣自己說服自己。然而長考型棋士,就不會這樣爽快放棄。他們會用盡辦法想要算清楚。所以到他們真正甘願要下子時,就是要花很多時間。

藤澤就是以計算深遠而著名。就是因為對細算很有自信,才會說想要一定算出結果為止。

而吳則是下得很快,橋本也是,所以他們兩人的十局賽是每一局都當天下完的。

[巨人]吳清源系列文章: